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二章 前尘忘
    千层阙。

    青华。

    这是青衣男子的名字。

    根据眼前的黄纱女子的话说,青华正是一名仙人,具体为什么下界她也不清楚。

    按照天规,除了低等的地仙掌管些许基本不影响人间之事之外,其他地仙虽在人间居住但均需避世隐居,而剩下的仙人均是高居九重天上,轻易不得下到凡间的。

    而眼前的这座千层阙的主人,也是青华。

    自从两百多年前青华在里面一睡之后,就是整整沉睡了两百二十年之久,虽说时间有点长,但对于仙人来讲,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毕竟仙人长寿,有些仙人则是动不动闭关修炼个几百上千年也是常有的事情。

    “那么说你也是个神仙了?”

    青华算是暂时接受了这个身份,对着眼前的女子问道。

    “公子可是折煞小婢了。”女子连连摆手,“我不过是公子两百多年外出捡到的一只受伤的黄鸟。”

    “黄鸟?”

    “我本是九天灵兽黄鸟一族的后裔,只是血脉太过稀薄,所以不被族内重视就偷偷溜了出来,结果却是遇到了一直化形期的血鹰,危难之际多亏公子出手相助救下了我。您见我有些灵性,就带着我回了这千层阙,还赐下了一枚化形丹,所以才有小婢的今天。”

    看着对方言辞真切,青华也就没有多少怀疑,然后又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回公子的话,当日小婢尚未有名字,是您说‘凤栖梧桐,幽幽木香’,遂赐名‘凤幽’,难道公子也记得了?”

    黄纱女子一脸诚恳,不紧不慢地答道。

    “凤幽,好吧,我确实是忘记了。”

    青华一脸尴尬,确实他已经不记得这些事情了,只是感觉眼前这名叫凤幽的小鸟或者说女子没有说谎,包括她说的这些,只是感觉应该都是真实的,而且应该还不止这些。

    “哦,对了,这有吃的吗?”

    一睡两百多年,青华确实是有些饿了,只是看凤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所以不禁有些好奇,就问:“怎么了?”

    “公子,您都睡了两百多年了,外面的结界也两百多年没有打开了,也就没有人可以自由出入了,园子里也没有吃的。”凤幽幽幽地说道,好像深怕惹得青华不高兴,毕竟以前青华的脾气可是不怎么好的。随即补充道:“要不小婢采些朝露给公子?”。

    而听得凤幽这话,青华顿时又是一阵尴尬,摆了摆手,表示算了。鸟儿可以饮朝露,可他一个人,想想还是算了。

    突然间想起刚刚凤幽提到的结界,青华问道:“你刚说的结界?”

    凤幽指了指天空,回答道:“就是笼罩我们整个千层阙的结界啊。公子当年沉睡之前,为了防止被人打扰,就将曾经的结界进行了改动,不能进,也不能出了。”

    青华看了一眼天空,那里有一层好似泛着水波的涟漪,虽然透过那层涟漪依然能够看到天空,可是明显那层涟漪将里面和外面分成了两个世界。想来那应该就是那层所谓的“结界”:“那么我们现在能够出去吗?”

    “只要公子将结界进行改动,自然可以出去。”凤幽继续说道。

    青华听了一想,还是算了吧,只能先在里面呆着吧,一个人想象办法吧。想着一个人先静一静,理一理思绪,青华突然灵机一动,试着开口问道:“最后一个问题:‘我沉睡之前,可曾交代过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凤幽好似回忆了一下,脸上的喜悦一闪而过,应该是想到了什么,然后青华就是看到凤幽马上变成自己刚开始见到的那只小黄鸟,噗嗤噗嗤着翅膀飞走了。

    虽然小黄鸟的体型看着不过巴掌大小,可是身形却很是灵活,飞行的速度更是奇快,好似一阵风一般就不见了踪影。

    青华也不知道这只小黄鸟要去拿什么东西,也不知道需要多久,就重新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卧室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袅袅的沉香依旧在缓缓上升,好像是打算一直升到天上似的。

    只是不知道自己道这九天之上是否真的住着神仙?而自己是不是真的来自九天之上?那么在天上又该是什么样子呢?为什么自己现在全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呢?

    虽然现在的自己现在并不怀疑凤幽说的话,可是就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怎么看着都不像个仙人,倒有点像个囚犯,而且好像还是那种画地为牢的那种,真真的是“自作孽”啊,怎么想着自己就把结界改成了连自己都出不去呢?虽然青华并没有试试,但是自己很肯定,自己现在是绝对出不去啊。

    那么当初的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呢?

    到处的自己又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呢,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而且最重要的,自己为什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自己真的是失忆了吗?

    难道睡个两百年就能够睡失忆吗?

    有太多的问题不知道答案,只是凭现在自己的这个样子,好像也是没有一点办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仅仅只是片刻,凤幽化身的那只小黄鸟就飞了回来。因为青华并没有把门关上,所以小黄鸟是直接飞到了青若的面前,摇身一变,依然是身着黄纱的凤幽。

    凤幽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将手中的一卷竹简,不,应该是玉简递给了青华,白玉的简上光华流转,闪烁着淡淡的光芒,想来也不是凡物。

    青华打开之后,却见上面空无一字,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凤幽。

    凤幽连忙道:“应该是还需要公子您的一滴血才能看得见吧。”

    青华愣了愣,然后将右手的食指放进嘴里,轻轻一咬,然后将一滴血滴在了玉简之上。随着那滴血落到玉简上,那滴血就像随着经脉扩散一般,顺着快速地扩散到整卷玉简之上,然后一行行红色的字,仿佛泛着水波一样,呈现在玉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