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五章 盲神医
    桂花楼。

    窗外的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似乎是赶着一些人回家,也要留一些人在外面一样,而桂花楼上的两人,则好像是被留下的两人。

    即便是沉睡了两百多年的青华,又或者是被困了两百多年没有走出千层阙的凤幽,在经过最初的一个时辰的吃法,也已经塞满了胃。

    只是看着窗外飘飘落落的雨丝依旧没有被斩断的样子,两人也是有些烦躁。

    好在这桂花楼的桂花酿当真是名不虚全,随着青华渐渐地喝下去,却越发觉得幽香纯美。所以青华则是手里端着青瓷白盏,一盏一盏品着绝品佳酿。

    桌子一边的凤幽显然也是吃多了,百无聊赖中点了一盘花生,头搭在桌子上的左臂上,右手将一颗又一颗花生向着天空抛去,那一颗颗花生在经历了向上飞去之后又掉落回来,最后准确非常地掉进凤幽的樱桃小口中。

    而这一幕则是将几次上来送酒的小二看看一愣一愣的,还以为是凤幽是练杂耍出身,不过被凤幽呛了一嘴之后,却也再也不敢这么多嘴了。

    而又过了一个时辰,雨丝还是没有停止的意思,好在这两人也没有着急着要回去的意思,所以依旧是一人品着桂花酿,一个玩着花生豆。

    只是在那么一瞬间,青华已经习惯性地就要将盏中的桂花酿直接喝下去的时候,却停了那么两个呼吸的时间,才将嘴边的桂花酿喝了下去。

    “公子,有妖气。”

    旁边把玩着花生的凤幽则是在嘴里的一颗花生吃下去的,坐了起来,看着青华依旧在喝着酒,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现一样,还是忍不住说道。

    青华依旧不紧不慢地喝着酒,仅仅只是“嗯”了一声。

    或许是看到青华不怎么在意,又或许是凤幽也感觉到了那股妖气不是从妖身上发出来的,所以极淡,于是又变回了原来百无聊赖的样子,继续扔着花生。

    随即便是有小二领着两名少女从楼下走了上来,和其他不同的是,小二的脸上透漏着发在内心的感激,而且看脸上的表情,显然也是认识眼前的姑娘。

    那两位少女的人还没有上来,但是声音却是一高一低从楼下早早地传了上来。

    “师姐,你说国师大人也不看看天气,明知道你身体不便,却还是要你在这样的天气来这桂花楼,难道就不能改天吗?”

    “师妹,莫妄议国师大人,他也是为了我好,他说这里可能存在着我的一线希望!”

    “国师大人也找了那么多人了,师傅也看了很多次了。只是……唉,我是怕师妹你像上次一样再失望怎么办?”

    “都已经习惯了,只是还是有那么点的小贪心,想再看看这个世界,看看爹娘。”

    “这老天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师姐你都救了那多人了,怎么就不能满足以下你这样一个愿望呢?一点都不公平。”

    “治病救人乃是我们医者本分,师妹切莫这么说话!”

    或许是好奇这两名少女的对话,又或许是因为那股淡淡的妖气正是从眼前的一个少女身上传了出来,所以青华和凤幽都是在一旁偷偷打量着眼前的二人。

    在小二的带领下,从楼下走上的两名少女年龄并不一般大小,那位被称为师妹的,年龄偏小一点,应该是刚刚年满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脸的青涩,少女气息还没有完全褪去,说话明显是声音大的那位。虽然话说得大大咧咧,但是一张鹅蛋脸再过些年应该也将会是个漂亮的女孩,比凤幽差了点,但穿着一身碧绿纱裙,看着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旁边的另外一个女孩明显比起她成熟许多,大概十七八岁,身着一身黑色纱衣,却遮不住其凹凸有致的身材。眉目如画,瓜子脸庞,脸上带着些许苍白,明显有些清瘦,显然是身体不怎么好。

    再看两人走路的姿势,明显是绿衣女孩扶着黑衣女孩,青华和凤幽瞬间就是明白了,那名黑衣女孩却是名盲女。

    上了三楼,小二也没有说什么,径直领着两人一侧屏风包围的桌子坐下,只是在路过的时候,那位绿意女孩看了青华和凤幽一眼,看着两人一个喝酒、一个玩着花生,撇了撇嘴,倒也没有说什么。

    此刻三楼除了小二领着的那两名少女,就是青华和凤幽两人,再没有其他人,不然的必然有人会认出那两名少女,尤其是那名黑衣少女,正是鼎鼎大名的神医夜清涵,整个长安城的人基本都知道的那位盲神医。

    夜清涵。

    唐国尚书夜昭之次女,少时不知因何缘故导致双目失明,身体微弱,尽管尚书夜昭请遍唐国名医依然不得其法,后在唐国国师的建议下,将其送去了药神谷。

    可惜的是,药神谷谷主居然对夜清涵的眼睛也束手无策。只是没过过久,药神谷谷主居然宣布将夜清涵收为入室弟子,更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令人震惊的是,夜清涵虽然双目失明,但天资奇高,居然在短短数年的时间里,完全习得药神谷谷主的真传,不仅超越了其所有的弟子,更是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如今的药神谷,谷主常年闭关研习药典,基本已经是夜清涵在一手打理。而夜清涵也是医者仁心,救死扶伤,更是常常免费就诊赠药,深得长安百姓爱戴与喜欢,被人尊称为“夜神医”。

    只是唯一令人惋惜的,还是夜清涵的那双眼睛,至今不见丝毫好转,而身体却每况愈下,正是应了那句“医者不紫衣”,让人甚为惋惜。

    而扶着夜清涵走在她身边的,则是同样出自药神谷的弟子韩云诺。

    落了座,夜清涵问道:“外面还坐着其他人吗?”

    韩云诺没想到夜清涵居然也能知道,只是说道:“是还坐着两个人,一位品着酒的公子,还有一位玩着花生米的姑娘。”

    “哦,当真是两个妙人!”

    夜清涵微微一笑,嘴角仿佛泛起了一朵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