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七章 重布阵
    千层阙。

    明月当空,本该是对酒当歌、对月吟诗的时候,可是回到千层阙的两人却是完全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凤幽的嘴巴更是张开老大,足可以塞进去一颗鹅蛋了,难以置信的样子可以几百年都没有了。

    只见眼前的道路两侧,早已经不是早上他们出去的样子,那些早上还长势良好的花花草草,现在基本都是一幅即将枯死的样子,那些原本应该饱满的叶片早就已经变得软绵绵的,仿佛刚刚遭遇了一场霜寒一般,那些原本娇艳的花瓣,更是枯萎了太多,早已经没有光泽。

    “公子,咱们这是遭贼光顾了吗?”

    看着眼前的情形,凤幽也是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微微抬头问向一旁的青华。

    要知道,眼前原本那些漂亮娇艳的花花草草可是和她共同生活了足足两百多年,两百多年基本都是日日能够看到,虽然看得多了会有点无聊,但无法接受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变成这个样子啊。这当真就好像是一个小偷在自己的菜园子里将那些长势良好的蔬菜全部采了个光。

    “不是。”

    青华的目光顺着千层阙道路两边的所有花花草草望去。四个季节区域的花草,有三个区域的都已经焉了,只有春天区域的花草还相对比较好,虽然没有像其他区域那样枯萎,但所有的花花草草也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而此刻,外面的季节刚好是初春。显然,千层阙里面的花花草草太过精贵,完全受不了外面的气候环境,所以才会有现在的破败的景象。

    早上之前还有着结界一直罩着,结界能完全分割成四季的区域,相应的花草在相应的区域内生长。

    可是,也就是在今天早上,为了出去,青华将结界给破掉了,那些需要不同季节的花而全部都一下子处在了春季,绝大多数都不能适应外面的环境,所以才会有这副要死的样子。

    “是我大意了。”

    青华感慨道,摇了摇头。

    看出来青华此刻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凤幽也没有开口打扰,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

    “凤幽,你去井里打盆水来。”

    青华对着身边的凤幽吩咐道。

    “是。”

    凤幽答了一声,便是化身为小黄鸟飞走了,不消片刻功夫,则是端着一个铜盆走了过来,里面盛了满满的一盆清水。

    青华则是在四个区域的花草中走了一遍,时不时弯腰在地上在那些花草上采几片叶子或者花瓣,一圈回来,手里已经花花绿绿拿了不少于二十种的花草,然后将那些花草尽数丢在了那一盆清水中。

    随后,青华咬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却没急着将血液滴到盆里,而是右手掐起了手印,嘴里还默默念着口诀,直到一遍口诀念完,才右手呈剑指,从自己的心脏开始,顺着自己的左臂,一直到左手食指伤口处,紧接着便是看到三滴血,一滴一滴地滴进了清水中。

    随着这三滴血的滴入,青华一个酿跄险些摔倒,脸色更是变得苍白无比,仿佛一瞬间就虚脱一般。

    而从青华咬破手指开始到此刻,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味,一种来自血液里的香味,纯洁中带着些许诱惑,仿佛诱惑着所有的花花草草,那些原本枯萎的花草此刻都感觉比刚才精神了很多,所有的枝叶仿佛就在某个瞬间全部向着青华这里有着微微的倾斜,好像将要复活过来一般,又仿佛将要跳进那盆水里一般。

    而此刻的凤幽,更是双眼通红,眼睛死死盯着那清水,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头埋进那盆水里一般,可明显又再苦苦地挣扎,仿佛自己马上就要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头则是越来越低,明显有些挣扎,在尽力抵抗心中的诱惑。

    青华无奈,凡间的生物,又有几个能够抵抗得了仙人心头血的诱惑?

    而这血对于凤幽这样的灵兽以及那些化形的妖物更具诱惑,凤幽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实属难得,要是刚刚化形的时候,可怕直接就扑到了水中了。

    青华右手食指一指点出,点在了凤幽的眉心,凤幽则是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缓缓地向着一侧倒了下去。

    看了看倒在一旁的凤幽,青华又看向了眼前的那盆水。原本的一盆清水,现在则是泛着丝丝晶莹的血光,那些盆中刚刚采集的花草的叶片此刻则是显得饱满了很多,仿佛是刚刚从健康的植物上采集下来的一般。

    青华再没有犹豫,就坐在了水盆旁边,双手如同闪电一般变化着各种姿势,嘴里的咒语更是念得快速无比,直到半刻钟后,双手骤然指向了眼前的那盆水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光芒仿佛从双手上蔓延出来,融入了那盆水中,而后便是看到原本漂浮在水上的叶子花瓣开始肉眼可见地开始溶化,转眼更是彻底消失不见,而空气中弥漫的那股香味也是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着眼前融化了那二十多种花草和自己心头血的这盆水,青华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浸出的汗渍,摇了摇头:“现在这副身躯,终究是太弱了啊。”

    当然,如果此刻的青华知道,要是两百多年前还没有沉睡之前的青华,要布置出“遮天阵”,根本用不了一盏扯的功夫,更不用自己的三滴心头血,直接普通的一滴血就可以了。可是他终究是不知道啊,也不是两百多年的青华了。

    而虽然不知道以前的情形,可是终究还是感觉还在的,所以青华才会有这样的感慨。

    足足休息了半个时,青华才恢复了一些气力,而后又开始嘴唇微动,双手结印,各种看不懂的姿势开始不同的变换。

    这次时间更久,足足持续了一刻钟,青华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成剑指,一直点在了那盘水上,距离水面仅仅一指之隔,紧接着便是看到刚才那股若有若无的光芒从指间传进了水中,而盆中的水则是变成了一根细细的水柱,缓缓地向着天空延伸而去,一米,两米,三米……直到上升超过了千层最高的屋顶,而后又延伸了十多米,才陡然变化,向着四周扩散而去,直到笼罩了整个千层阙,才像只倒扣的大碗一般扣了下来,将整个千层阙都罩了起来。

    虽然只是浅浅的一层光罩,可就是这浅浅的一层光罩上面,仿佛有着水波流转,将整个千层阙都护在了里面,阻拦了外面的人投来的视线,更阻拦住了外面的人的脚步。

    那光罩并没有立刻停止,更是形成了几堵墙壁一般的,将四个季节区域的花花草草彼此隔了开来,而后仿佛墙壁一般的的光罩则是缓缓地散去,只剩下了可以看到的天空那一层仿佛涟漪一般的光罩。

    而眼前原本的那盆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铜盆空空如也,里面什么都没有,好像原本盆里就什么也没有。

    青华缓缓舒了口气,终于是完成了啊,随即将脸上的汗水擦去。此刻的他就像是刚刚淋了一场大雨一般,全身都彻底湿透了。

    只是此刻的他则是一点点力气都没有了,所以干脆就那样睡到在了地上,看着天上的明月,看着眼前四个区域的花花草草仿佛突然有了生机一般,在缓缓舒展着花枝,而后重新焕发出了生机,青华的脸上微微一笑,缓缓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