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八章 流棠梦
    云深不知处。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又或许是因为那三滴精血可能伤及根本,总之这一夜当那一抹黑暗袭来的时候,青华便是昏昏沉沉,意识在这种沉重中飘飘荡荡,仿佛跨越了万水千山,到了某处不知名的地方。

    恍惚中睁开双眼,看到的早已不再是熟悉的千层阙,而是一处全然不知名的地方。

    眼前云雾缭绕,茫茫间仿佛是白色的雾气,遮蔽了远眺的视线,隐隐约约可见远方应该有着一座山,山上泛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应该是有着漫山遍野的花草吧。

    视线逐渐拉近,一条青石小径顺着山势蔓延,小径两旁时不时会出现一株株海棠树,一直延伸到青华所在的地方。

    再近些,看向眼前,青华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一处凉亭中,起身站定,再仔细打量一下周身,仿佛置身仙境一般,凉亭安逸,海棠花开,青石小径,苍山如画,心中倒也不免感慨当真是一番好景致。

    有风微漾,轻卷鬓间发尾,捎来一瓣花瓣,轻轻掠过青华身侧。花瓣晶莹,好似是用上等玉石雕刻而成的薄薄的玉片一般,泛着淡淡的青色光华,一缕缕幽香沁人心脾,从风中传来,也是从那一瓣花瓣中缓缓渗透出来。

    青华伸出右手,准备接住那一瓣花瓣,却不曾想,就在那一瓣花瓣即将落到掌心的那一瞬,那花瓣蓦然间骤化为一缕青光,拖着一条短短的青色光芒的尾巴,笔直地向着远方消失而去。

    青华心下不免好奇,转身向着凉亭边上的一株海棠树走去。走近了却是更加好奇,这株海棠树虽然时不时地有着花瓣从树上飘落,但海棠树下却是连一瓣花瓣都不曾有,那些下落的花瓣,均是在落地的一瞬间,化作为了一抹青光,拖着一条条好看的青色的尾巴,向着远方的那座若隐若现的山峰而去。

    “居然是流棠啊!”

    青华喃喃道,终于是明白了眼前所出现的并不是原来以为的海棠花,而是只存在传说中的奇花——流棠。

    世有奇花,形似海棠,沐晨光而绽,敛花身而为青光,引魂而破迷,是为流棠。

    青华朝着远山望去,青石小道的尽头,那在云雾中泛着五彩光芒的山峰,在视线的尽头时隐时现,好似一场虚幻的梦境,却充满了诱人的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窥。

    就在这时,有着琴音从远方传来,琴声袅袅,好似山间泉水般明快,又好似里面藏着万千思绪。

    琴音阵阵,如泣如诉,让人忍不住就想闭着眼睛沉醉其中。

    青华咬了咬舌尖,才从那种沉醉中恢复了醒了过来,仔细分辨了一下,发现那琴音正是从远方那座神秘的山中传出来的。

    流棠花指引的方向,琴音引导的方向,好像都是在指引着自己应该向着远方的那座山峰而去,青华心中的好奇不由得变得更加浓厚了几分。

    抬了抬脚步,青华再没有停留,向着远方琴声传来的方向,顺着那一条青石铺就的小径,伴随着那一道道流棠的青光,缓缓走了过去。

    一路上,那开在小径旁边的流棠花散发着阵阵的香气,那些晶莹的花瓣,没有一片坠落到地面上,全部化为了一道道青光,向着远方飞去。

    青华倒也没有对此感到奇怪,流棠花虽然根植于泥土中,可是花瓣却是圣洁异常,不沾一缕尘埃,自然不会像其他的花儿一样落于尘埃,化作春泥。

    或许是因为一路上的那流棠花的香味缓解了身体的疲惫,虽然相距甚远,青华连续走了两三个时辰,可是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疲累,而且始终到感觉到精神是相当的饱满。

    终于踏上了那座散发着五彩光芒的山峰,看着眼前着万紫千红说得出和说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青华倒是更加觉得自己不虚此行。

    而在这两三个时辰中,那袅袅琴音却始终都没有停止过。或许是那弹奏的主人的自己也沉醉其中吧,否则要是在人间的人要连续这样弹奏个二三时辰而不停歇,恐怕早就将一双手废了吧,青华如是想。不过此处到处透漏着古怪,倒也不能以常理度之。连世间难寻的流棠在这里都随处可见,这里的主人即便说是仙人倒也不是不可能。

    路过那满山的姹紫嫣红,继续跟随着流棠花的青光,闻着那耳边的琴音传来的方向,青华继续往前走去。

    又经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青华终于是走到了终点,眼前的并不是山巅,而更加像是一处望不见尽头的山谷。山谷的两侧种满了各种精致的花草,显然比之前青华所看到的那些更加名贵。

    山谷中笼罩着的白色雾气也是更加的浓厚,只是隐约可以看到谷中有一个巨大的湖泊,袅袅的雾气应该就是从这个巨大的湖泊中升起来的。而那些一路上的所看到流棠花所化作的青光,则是尽数投入了那个湖泊消失不见了。

    透过白色的雾气,青华向着湖泊望去,湖泊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圆形三层小楼,而小楼的第三层中,似乎正在有着一个白衣的女子正静坐弹奏着手边七弦琴。

    虽然由于白色的雾气遮挡,青华看不清那儿的具体情形,但是青华很确认一路上始终陪伴在耳边的琴声,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青华虽然没有看到那个弹琴的人,但是依然可以确认那应该是一个女子,而且应该是很美的一个女子。

    最重要的是,那个女子,青华应该是认识的。

    不知道为什么,青华就是能够这样认为。

    青华试着向着那座小楼里的人喊了两声,却是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他明白,应该是里面的人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很明显,眼前这个巨大的湖泊应该是被人布置了阵法,隔绝了外面的声音的传入,也隔绝了外面的人的进入。

    就在这时,那一直都没有停止的琴音却突然停了下来,青华抬头,向着那个弹琴的人望了过去,刚才那个被迷雾遮挡的人此刻却是清晰地看在了眼中。

    一袭薄纱遮面,却依然难以遮挡住那女子美之万一,那双仿佛水晶一般的眼眸,却是令得这满上的姹紫嫣红、万般色彩都沉寂了,也黯淡了。

    那女子一身白色轻纱素衣,眉如远山翠羽,肌如冰山白雪,即便她静静坐在那里,也能看得出其腰肢纤细。脸上薄纱遮掩,清眸顾盼流转,仿佛有着万千青光汇聚,在眼中袅袅流转生辉,天地间的万事万物仿佛都已黯然失色。

    而就在青华也为之茫然沉醉的时候,有着一道轻灵的嗓音传进了青华的耳中,其音优美,其声空灵,更胜过之前那一路的袅袅琴音。

    “你终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