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十章 凤凰节
    长安北街。

    走走停停,好似两个初次来到长安城里的人,从南街一路逛完了北街,自然是青华和凤幽两个人,那些原本跟在身后的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自然是他们有意甩开的。

    长安城一路繁华盛景,着实令人兴叹。

    看着日落西山,青华二人则是找了一处茶肆,慢慢品着茶,也准备着夜间去妙音坊一遭。

    不仅仅是他们,更是有许多的达官贵人、风流才子,或乘坐轿子或乘坐马车,更是早一步已经在不远处的妙音坊处排起了队伍。

    无怪乎他们,只因为今夜正是妙音坊一年一度地凤凰节。

    而谈起所谓的“凤凰节”,却是长安城内的一桩奇闻:据传当年妙音坊初建不久,妙音坊当时的琴女便是在夜间抚琴一曲《凤凰引》,不仅引来了百鸟争鸣,更是吸引来了传说中的凤凰,因而轰动整个长安城。只是一别多年,后人无论如何也难以达到当日的水准,虽还能奏得出《凤凰引》,却始终不见百鸟来,更不见凤凰来。

    而也因为那一夜,妙音坊便留下了这所谓的“凤凰节”,想来除了纪念之外,还有大概就是真想把当日的盛况重现吧。

    据传今夜将要奏这《凤凰引》的琴女更是被妙音坊称为百年来的最出色的人,想来妙音坊也是寄希望于今夜吧。

    这些消息自是青华和凤幽一路听来的,这可是除了千层阙重开之外,长安城内此刻最热闹的话题。

    不过看着不远处那些早已经排队的人,凤幽倒是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你这都皱了一路的眉头了?”

    青华将嘴边的茶一饮而尽。

    “公子,您倒是悠闲,您倒是说说这么多人,一会儿我们怎么进去妙音坊?而且我们也没那么多银子!”

    凤幽没好气道。

    原因无他,两百多年前她这位主子就没什么凡间的银两,两百多年后一醒来更是到现在一分收入都没有,虽然和他每天这么吃吃喝喝确实开心,可是真的没有多少钱了。

    而白天逛了一路,她也是听说了,今夜的妙音坊,因为人数众多,除了那些已经拿到妙音坊特制入场帖的人,其他人的都是没有办法进入妙音坊的。至于那妙音坊特制的入场帖子,早已在一个月前就开始陆续发放和售卖。除了那些由妙音坊免费赠送出去的,售卖出去的据说价格那是绝对的高啊,而且还是有市无价。

    对此,她倒是真不知道自己眼前这位公子是怎么想的,又是想怎么进入妙音坊内。

    “我记得刚才过来的时候,那边有家赌坊来着,你去里面碰碰运气。”

    青华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地方,悠闲说道。

    “公子,您没发烧吧?”

    凤幽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可思议,转而一脸严肃继续说道:“仙界之人不得妄用仙法干涉凡间事物,那可是违背天条!”

    “谁让你用仙法了?”

    青华没好气道,“在凡间呆了这么久了,难道用凡人间的本事,你就不会了?”

    “这样也行?”

    凤幽一脸的难以置信。

    “只要不违背天条,做这么一半次,只要不过分就行了。”

    青华说道,说得理所当然。

    要是让人知道他这么位仙人居然这样,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很有损仙人的形象呢?

    凤幽想了想,感觉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于是真就像青华说的那样,转了个头,向着那家赌坊的方向走了过去,那步伐分明透着几分欢快,眼角也带着几分狡黠。

    人间有趣之事不少,难得公子这么说,那还不得好好玩一玩,出了事嘛自然有人担着。嘿嘿,话说她还没进去过赌坊呢。

    渐渐,落日收起了最后一抹余晖,袅袅月光带着一份冷寂笼罩着整个长安城,而月光下的长安也是一片灯红通明,千家万户的微弱的灯盏,仿佛万千颗星辰在熠熠生辉,此刻的北街则是越发地热闹非凡。

    关闭了整整一天的妙音坊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各色人物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入场帖子,依次有人领着,缓缓步入那座看起来应该有三层的豪华楼内,消失在外面的街道上。

    青华算算时间,凤幽应该也是差不多就要回来了。而就在准备起身的时候,青华感受到了一阵妖气,虽然微弱,但那阵妖气确实存在,并且还是前几天感受过的。

    青华向着茶肆外面的街上看去,一辆宽敞的马车正在街上缓缓地驶过,目标正是前方不远处的妙音坊。马车四周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马车里面是什么人,但是从那阵妖气上青华知道,绝对少不了上次在桂花楼见过的那位盲神医夜清涵。

    看着那辆缓缓走过的马车,青华也不由地叹了口气。虽然这位神医妙手仁心,深受长安百姓爱戴,只是太过可惜,命不久矣。

    “公子,她的状况又变坏了吗?”

    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凤幽居然就已经回来了,还悄悄然站在了青华身边,显然她也是知晓了马车里的人。

    “本来就很坏啊。”

    青华摇了摇头说道,并未多说。

    “那她还能活多久?”

    凤幽有些不忍心,但还是坚持问出了想问却又一直不敢问的事情。

    “一个月吧。”

    青华揉了揉眉心,注视着那辆马车缓缓消失在视线中才说道。

    “你就真不打算救她吗?”

    凤幽盯着青华说道。

    能救却不救,总感觉这事有些残忍,虽然两百年前的青华就是那样一个有些冷血的人。但她终究还是希望有些人能够不一样的,比如那个心善又有些可怜的盲神医,比如这个当年救了自己的公子。

    “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次青华的回答却是认真了一些。

    “什么意思?”

    凤幽不懂。

    “她要生,就得有人死。”

    青华看着凤幽说道,说完他站了起来,继续补充道:“而若非那人,她恐怕也活不到如今。”

    看着早已远去的马车,凤幽久久不语,一种叫伤感的情绪在心头蔓延开来。上天却好似开玩笑一般,终究还是要一些人逝去,终究明白了青华的那一声叹息,终究还是能救却又不能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