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十三章 幻真香
    长安城,妙音坊。

    戌时一到,整个妙音坊的吵杂之声顿时就消失无踪,一阵阵动听的乐曲便是从一层中央平台上缓缓传出来,飘着每一个开着的窗户,也飘进了每一位听众的耳中。

    一年一度的凤凰节,便是在这一曲《凤凰颂》中拉开了序幕。

    青华和凤幽,夜清涵和韩云诺也是走到了窗户边,静静倾听着这美妙的乐曲。

    透过窗口,青华看到,同自己一样的其他房间的人,此刻也是走到了窗边,注视着也倾听着坊内的音乐,一层的听众已经几乎停止了走动,全部翘首以待。可能是为了照顾让更多的人能够欣赏到这绝美的乐曲吧,妙音坊入口的大门敞开着,坊内的乐曲也是通过那敞开的大门,传入了幽深的夜色里。

    而此刻,一层的平台上,十八名红衣的少女,或弹着琴曲,或吹着长萧,或拨弄琵琶,或扯拉二胡,或横吹短笛,或鼓按笙管,时而婉转哀伤,时而明快激荡,乐声飘扬,动人心魄,牵动着每一个坊间的人。

    莫说别人,就是青华也是一时间险些为这乐曲所迷,心神震荡。只是,相比于那日梦中所听之曲,倒是差了太多。当然,这些凡间,自然比不得那日梦境。

    即便是这样,青华也是看到,坊内的听众全是一副沉醉的表情,显然已经是沉醉于其中的妙音之中。

    青华侧颜,便是看到身边夜清涵的那张俏脸,此刻后者的脸上也是一副美妙的表情,嘴角还不自觉地泛着一抹微笑,如痴如痴。

    直到一刻钟后,整首曲子全部奏完,坊间再无一丝声音,众人才纷纷醒来,坐回原来的座位,口中无一不是赞美之词。原先平台上的十八名红衣少女也早已经退了下去。

    房间里的青华四人也是纷纷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想必是刚才的乐曲太多美妙,因而四人的心情似乎都是不错。

    落座之后,夜清涵对着青华的方向问道:“公子觉得,方才的曲子如何?”

    虽然眼盲,但过人的听力下,她还是能够明显知道青华距离自己多远。

    青华直言道:“极好。”

    确实是极好,坊内那么多的听众同时沉醉其中,自是说明了今日的曲子到底有多好,多引人入胜。

    夜清涵捋了捋耳边的青丝,继续说道:“公子自非凡人,当是听过比这更好的曲子吧。”

    青华想了想,不禁想起了那日梦中所见之景,所闻之曲,不禁感慨到:“曾偶然于梦中,闻得妙音,非世间所有。”

    这话,不禁让夜清涵、韩云诺愣了愣,就是凤幽也是吃惊,虽然在青华身边许久,但她还真不知道多少自家公子的事情。

    能够让眼前之人感慨,不知道那曲子该是多么的美妙才是,夜清涵不禁道:“能让公子称赞,当时九天仙曲吧,清涵倒真是向往非常。”

    只是,想到自己的这双眼眸,自少时便是失了色彩,从此眼前一片黑暗,朦胧间便再无黑白之分,不由自嘲一笑:“呵呵,清涵虚妄,让公子见笑了。”

    青华摆了摆手,似是看穿了眼前之人心中的那份悲凉,宽声道:“无妨。”

    身边的凤幽似乎也是有话要讲,但是在青华的示意之下,也是只字未提。

    窗外有司仪主持着今夜凤凰节的仪式,说了没几句话,又想起了一阵琴音,琴音曼妙,袅袅而来,不知勾动着坊内多少人的心弦,有人又重新站在了窗边,有人则是静静坐着倾听。

    房间内的夜清涵和韩云诺也是重新投入到了琴音之中,不过并没有再次站到窗边。

    青华摇了摇头,终是站了起来,向着四周的盆景走了过去,凤幽也是急急忙忙跟了过去。

    房间的盆景被打理的极为小心,每一株花草都显得勃勃生机,那些枯黄的残枝败叶应是早早地被清理了出去,青华足足转了一圈,才仅仅找到了两片枯叶。然后,他又采集了其他的看着有些衰败迹象的十四片叶子,以及两片有着勃勃旺盛生机的叶片。

    一共十八片叶子,被青华逐个首尾相连在桌子上摆成了两排。看着桌子上的十八片叶子,青华取出了那枚夜清涵之前赠予的药丸,顿时那股药香再次弥漫开来。

    或许是现在的琴音并不如开场的那般吸引人,又或许是此刻药香弥漫,夜清涵两人也是收回了注意力,虽然不知道眼前之人到底想做什么,却也并没有打扰,只是静静地,或在观看,或在聆听。

    青华并没有吝惜那颗药丸的弥足珍贵,右手拇指食指轻搓,就在韩云诺肉痛的表情中,将整颗药丸搓的粉碎,尽数洒在了那十八片叶子上。

    随后,青华右手成剑指对着左手食指轻挥,便见其左手食指裂开一道小半寸的血口,两滴鲜血也是顺着那小半寸的伤口分别滴落到了那两排的叶子上,那一刻,那两排叶子似乎是重新具备了生命一般,闪着从未有过的光芒。

    凤幽看着那两滴鲜血,内心不禁就有一分躁动和贪婪,瞬间想要将其吞没。那两滴血中,分明弥漫着一股香味,对她来讲格外的诱人,总是诱惑着她顺从心中的欲望。不过,很快她就咬了一下舌尖,强自压下了心中的那股躁动。

    空气中弥漫的那股鲜血的香味,不仅仅是凤幽闻到了,夜清涵和韩云诺也是闻到了,而此刻,韩云诺的脸上正带着几分震惊,在夜清涵耳边低语,将所看到的告诉了夜清涵。两人心中虽然疑惑,却也并未开口多问什么,只是带着震惊或听或看下去。

    当那两滴鲜血滴落到两排的叶子上时,青华的右手就开始闪电般地结印,那些奇怪的印记便是凤幽也看得眼花缭乱,直到数十息之后,青华才双手合到一处,在那两排叶子上空轻轻抹过。

    待得青华双手抹过,那两排总共十八片叶子早已消失不见,余下的只是两柱细细的长香,泛着淡青色的光芒,也散发着独特的沁人香味。

    韩云诺嘴张得奇大,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脸上的震惊之色更是无以言表,直到许久之后,才在夜清涵的耳边说了起来,后者的神色也是满脸的震惊,丝毫不比韩云诺差。

    青华取了凤幽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汗,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他的脸色比之前又苍白了几分。而凤幽则是取了香炉,将其中的一柱青香点了起来,青烟袅袅升起,随即那种独特的香味便是在整个房间弥漫开来。

    浮生若梦,亦幻亦真,此香名曰:幻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