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十四章 红莲奏
    长安城,妙音坊。

    袅袅青烟,如幻如真,就在这间不大的房间里弥漫开来,仿佛给整个房间都笼上了一层轻纱。淡淡香味,香气中蕴含着那种独特的味道,不禁使人心神开始放松,令得人不由地感觉说不出的轻松。

    其实这也难怪,不说其他,光是夜清涵的那颗药丸就已经是弥足珍贵了,可是偏偏还被青华直接捏碎了,再加上青华还融入自己的两滴鲜血,于是乎,这本事平平无奇的几片叶子,自然就具备了神奇的功效,这令人放松舒心不过是最寻常的功效而已。

    而真正神奇的功效,自然是应该应验在夜清涵的身上,那枯荣的叶子,正是为了她。

    别人自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可是夜清涵却是清晰地感觉到了。

    随着那一支青香的燃烧,她的眼前渐渐模糊间似乎出现了一抹模糊的光亮,而那光亮还在逐渐地开始变得更加夺目,就恍然一个在黑暗中走了许久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束光,然后随着自己的脚步,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光亮。

    大概是过了接近半刻钟的时间,夜清涵的脑海里居然浮现了整个房间里的布局,那些房间内的盆景,那些身边的人,那些桌凳,甚至刚才坐过的床榻,都开始逐渐地浮现在了眼前。

    多少年了,到底是多少年了,她自己的眼前便开始是黑漆漆一片,再没有任何的光亮,可是,就是今天,就是此刻,她真的看到了,看到了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的师妹,也看到了自己身边的青华和凤幽两人。

    此刻,内心的激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那两行热泪便是从那一双带着淡淡妖气的眸子中流了出来。

    “师姐,你这是怎么了?”

    韩云诺一下就蒙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师姐还哭上了呢?

    可是就在夜清涵准备说话的时候,青华却是先一步指着那支还在燃烧的青香,先她一步,一句话堵住了她张开的嘴。

    “此香一旦燃起,便是不可移动,动则必灭。此香燃起,或可看到异象,但切莫当时与人言。”

    青华的话说得隐含,但也没有办法,总不能直接说这幻真香可以让盲人看到眼前的东西吧?这就有些骇人听闻了。

    即便这话说得隐含,夜清涵也还是听懂了,随即她看了一眼那正在燃烧的青香,便是安慰韩云诺说道:“我没事,只是眼睛里进了沙子。”

    这话也就是韩云诺信了,居然还真的过去帮夜清涵检查眼睛,想帮她把沙子吹出来。

    看到夜清涵的表现,凤幽也是一脸的蒙圈,不过想到刚刚自家公子的作为,也就释怀了,想来应该是自家公子刚才制作的那两支香的杰作吧。

    青华没有说的一些话是,这幻真香倒也并不是真的帮助夜清涵的眼睛恢复了视力,只是这幻真香刺激了夜清涵的大脑,使得将场间的真实照反进了大脑中,从而好似眼睛看到了眼前的事物一般。而之所以不让看到的人当时将看到的东西说出来,是担心看到的人说出来之后,导致其他人瞎想,以为其自身陷入幻境中走不出来。

    浮生若梦,亦幻亦真,对于有些人来讲是幻境成真,而对有些人来讲,可能是真成幻境了。

    眼中重新能够看到这一切,对于夜清涵来讲显然也是够激动的,她对着青华微微躬身之后,几乎是将房间里的角角落落、各种装饰都看了一遍,因为当时不能对人言,所以她又不能对韩云诺说,反而韩云诺一直在自己身边,生怕她不小心撞到了。

    她也同样看到了一层平台上正在进行的演奏,此刻是一个紫衣少女,手边拿着一支精致的玉笛,那清脆的笛声正在从玉笛中传出来,仿佛长了翅膀一般,飘向各个角落。

    她看到了一层平台外的人,也看到了对面房间里形形色色的人,她看到还有一个窗户的人正在对着自己打招呼,她也向着那个方向挥了挥手,以示回应。

    曾经的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看不到了,一生都只能在没有光的世界里度过,却不曾想有生之年还能在看看这个世间一回,虽然可能只是短短的一会儿工夫,但终究是看到了。

    良久,当她将一切都看了个遍,才重新回到了桌边,看着此刻端坐在桌边的青华,无论她多么的努力,却是怎么也看不到青华的脸,那张脸似乎有着层层迷雾遮掩,她怎么也看不透。

    夜清涵对着青华深深行礼,道:“公子当真不是凡人。”

    这可是把一边的韩云诺看得目瞪口呆,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难道是师姐是中了邪了吗,也没见她对谁这样过啊。

    倒是青华微微一笑,将余下的那支青香也是推了过去,道:“只此一支,好生使用。”

    夜清涵连忙接过,几乎是捧在了怀里,道:“多谢公子馈赠。”

    余下的事,则是几人听着外面一层传来的曲子,静静欣赏着,偶尔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当然更多地还是夜清涵终究是想看看,于是后来几乎是倚在了窗边,静静看着,也听着平台上传来的曲子。

    不知不觉便是两个时辰过去了,今年的凤凰节即将接近终点,但是终于迎来了压轴的曲子。

    已是子时,几乎所有人都倦意全无,一层的凑到了平台附近,而二层、顶层的人也是都凑到了窗边,静静看着那个一袭红衣,也用一方红色丝巾遮住了容颜的女子静静走上了平台,坐在了平台的正北方向,将怀抱着的一方古琴放在了眼前的白玉琴台上。

    没错,这便是今晚的压轴大戏。

    没错,这便是今夜要奏响《凤凰引》的人。

    没错,这便是妙音坊的魁首红莲。

    据说这位红莲姑娘从小便是在妙音坊长大,十岁开始学琴,十五岁已经学有所成,如今尚不足二十岁,却是整个长安城,甚至整个唐国境内都是最有名的琴师。

    而她手里拿着的,这是著名的红玉古琴。

    据说,她是这百年来最有可能成功奏出《凤凰引》的人。

    何为成功奏出?

    自然是引得凤凰现,方能谓之成功。

    今夜,人们对此期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