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十五章 凤凰来
    长安城,妙音坊。

    万众瞩目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此刻平台上,那一身红衣,且一方红色丝巾遮面的俏丽女子,而在她素手波动间,便是有着袅袅琴音如水一般扩散开来,涌入人们的脑海中,涌入人们的心田中。

    那琴音似乎透着一股魔力,仿若天籁,在人们的心田荡漾着一所小船,似乎就那么要载着每个人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归来一般,又仿佛一缕微风,带着淡淡的芳香,催促着每个人向着某个方向行进,找寻生命中遗失的美好。

    就在那么一个瞬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同一时刻沉浸在了琴音的美好中,仿佛要开始一段忘我的沉睡,使得每个人都不愿醒来。

    整个妙音坊开始变得鸦雀无声,连呼吸也都消失了,似乎那满楼的人,都静止了一般,没人走动,也没有吵闹,也没人呼吸。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沉醉进去了,至少弹琴的人还在不停地拨动着琴弦,继续为坊内的看客奉献着恍若天籁的琴音。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没有沉醉进入,自始至终都没有沉醉进去,不错,那个人便是青华。

    倒也并不是说曲子不够美妙,也不是弹琴的琴技不够高明,而是因为不久前青华就听过这首曲子,而且当时弹奏的人,那琴技比现在的人高超了不知道多少倍,那曲子的好听程度也远远不是现在的曲子可比的。

    如果非要说的话,那么此刻红莲弹奏的曲子,仅仅只是他当时听到的一部分,青华能够快速地知道这仅仅是一部分,是因为当时他听到的曲子的开始的时候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还要说的话,那么就是此刻红莲弹奏的曲子,还是当时他听到的那首曲子有些略微的差异的,那些差异虽然并不明显,但确实存在,他对当时的那首曲子实在是太印象深刻了。

    不错,青华所谓的不久前听过,正是那一夜的梦中,在那个满是流棠花瓣的梦中,那个梦中看不清的阁楼里,那个阁楼里美得有些不像话的白衣轻纱素衣女子,她当时弹奏的正是这首《凤凰引》,不,应该是这首《凤凰引》只是那个女子弹奏的曲子的一部分。

    不过,除却这些,真正让青华没有沉浸入曲子的原因是,从红莲出现的那一刻,他的视线一直都在红莲的身上。这么说也不对,更准确点讲,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红莲手里的红玉古琴上。

    红玉古琴的琴身并不是真的用红玉制作而成的,而是用最上等的黄花梨木制作而成,而之所以命名为红玉,是因为琴身的正中央,镶嵌着一块不知道多少年岁月的红色古玉。古玉和琴身完美地结合在了一处,好似长在了琴身之中一般,严丝合缝,找不到一丝的空隙。

    红玉古琴到底是什么年代被制作出来的没人知晓,但是红玉古琴的落到现在的红莲手中却也不过五载而已。

    青华之所以一定要来这妙音坊,除了好奇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总感觉自己会遇到一件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

    而今,看到了眼前的红玉古琴,他知道那个感觉就是从这张古琴上而来的,更准确地说,那种感觉所指向的,正是镶嵌在红玉古琴上的那块红玉。虽然他还没有弄明白到底为什么,但那种感觉是不会错的。

    只是此刻这样的场合,又怎么可能让他近距离地好好看看那把红玉古琴呢?且不说红莲正在弹奏,便是放在平时,以红玉古琴价值连城的贵重,恐怕也不会允许他一个陌生人去看看的。

    俄而,青华微微一笑,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自己不方便求到,那就只能主动让红莲自己带着琴来给自己看了。

    看着房间里还在琴音沉醉中的三人,青华从房间四周的盆景中摘了一片叶子,擦拭干净,重新坐回了桌边,把弄了几下那片叶子,放在嘴中轻轻吹奏。

    “噗……”

    因为是第一次,青华并没有吹出任何的音符,反而发出像是没憋住笑出声一般的声音,不过无所谓,他又开始重新尝试。

    青华自己是无所谓,可是却是把在同一个屋子里的三人从琴音的沉醉中惊醒了。

    看着青华的样子,韩雨诺谝了谝嘴低估了一声,至于说了什么没有人能够听到,不过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凤幽也看向了青华的那里,不明白青华到底在干什么,夜清涵也看向了青华那儿,因为幻真香的缘故,她也是能够看到青华在做什么,同样什么也没有说。

    夜清涵重新望向了一层平台,心中难免有些遗憾,曲子已经进行了一半了,可是平台之上除了红莲一人,再没有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东西。《凤凰引》的琴声还在继续扩散,可是想要引得凤凰现身,谈何容易啊?

    其他的人还沉浸在袅袅的琴音中,可是弹琴的红莲的心中,却并不是那般平静。正如夜清涵所想,想要引来凤凰,哪会容易啊?那么多年的凤凰节,却是再也没有引来凤凰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红莲的心中就越是着急,掌心的汗水也是越来越多,不知道是劳累所致,还是着急所致?

    十年苦工,终究还是要付之东流吗?

    到底是哪里错了?

    对于一个琴技已经接近巅峰的人来讲,不能证明自己大概是最痛苦的事情。

    红莲的心中也是不免叹息了一声,大概是自己太过痴念了吧。

    可是,就在红莲心中的那一声叹息之后,似乎是有人听到了她的叹息,随之而来是一种乐器之外是声音,好似短笛一声声,又似长萧一阵阵,透漏着一丝奇怪,又好像一切都理所应当,就是那么一阵奇怪的声音,居然和她所弹奏的琴音重合在了一起。

    《凤凰引》的曲谱,只有妙音坊才有,而且《凤凰引》曲子奇难,能够弹奏出来的人绝对是少之又少,整个妙音坊中,能够完整弹奏出《凤凰引》的人不仅仅只有她,但是此刻还在妙音坊中并且还能完整弹奏出来的人,就只有她一人了。

    红莲实在想不出这个人到底什么人?

    更加让红莲奇怪的是,当她的琴音和那人的那种奇特的声音重合之后,居然并不是在他们两人合奏,而是变成了那个人在引导着自己弹奏。那种声音中似乎带着一股魔力,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居然就让自己跟着那种引导来弹奏,而且她明显感觉到受到了这种引导之后,那首《凤凰引》变得更加顺遂了,更加完美了。

    这样的发现,让红莲变得心惊,但更多的是兴奋,好似在沙漠中找到了水源一般,于是她更加卖力地开始弹奏。

    “锵锵——”

    不过是百息的时间刚过,便是自远远传来了一声厉吼,那声音透着几分欢快,又透着几分喜悦,

    这一刻,红莲笑了,笑得很开心,像一个小孩得到了自己最喜爱的糖果似的,心中很满足。

    凤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