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十八章 紫兰妖
    千层阙。

    长安城内喧闹,好像永远也打扰不到长安南街这处偏僻的所在,两百年来这里虽然是整个长安城内最神秘的存在,但似乎两百年的时间太久,以至于很多人都遗忘了这里。即便是近日千层阙的门外似乎多了很多双眼睛有意无意的注视,可是却没有人真的上来敲一下这里的大门,可能是惧怕心中的神秘感突然消失吧,也可能是害怕得罪里面住的人吧。

    不过,这样的宁静终究是在凤凰节后的第三个夜里被打破了。

    宁静的夜空中布满了繁星点点,无数银白色的星辉从天空笔直地垂落下来,照在了长安城内的千家万户。虽然白天人们还是在热衷于谈论着凤凰节发生的事情,可是夜里,似乎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除了那些彻夜不眠进行营业的店铺坊市,其他的都已经关门休息了,只余门前的一盏盏灯笼还在持续地为那些晚归的人们照亮着回家的路。

    而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长安内似乎吹起了一阵微风,无声无息地一直飘到了长安南街的偏僻处,一直到千层阙的门口才停了下来。

    微风散去,显现出来的则是一个身着紫衣少女,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千层阙。她能够感觉到眼前的院落并不简单,虽然外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那也仅仅是她看不破而已。

    透过星光依稀可以看到,少女容貌极美,柳叶双眉毛微挑,仿佛两轮新月,樱桃小口略显单薄,苍白的脸颊搭配着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珠,好似要望穿秋水,又好似透着无限温柔。她就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天然散发着一种高雅之气,让人忍不住靠近却又生不出一丝杂念。

    只是除了那股高雅之气,似乎还有着两股气息,一股不属于人身上的味道,一股则是颓败之气,两股气息相互围绕着她,久久不散。

    紫衣少女就这样站在千层阙的大门外看了许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走到门前,叩响了那一直没有人敲的大门。

    敲完门,她便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正值深夜,许多人已经都入睡了,所以她方才敲门的声音很轻,她害怕惹怒了里面的人。可是事后她又有点后悔,害怕自己敲门声音太低,里面的人没有听到。正当她犹豫要不要再敲一次门的时候,千层阙的大门却是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个十七八岁,身着黄纱的俏丽女子,和紫衣女子不同的是,黄纱女子的身上透漏着万千灵动,一静一动间绝不会给人一点暮色之气。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凤幽。

    紫衣女子打量着凤幽,凤幽也同样打量着紫衣女子,别人说许不知道对方身上那股不属于人身上的味道是什么,她可是清楚明白得很,那是妖气。

    而且这股妖气,她不止一次见过,原因无他,这股妖气和夜清涵身上的妖气一模一样,而且眼前的人身上的妖气比夜清涵身上的妖气要浓郁百倍,显然,夜清涵身上的妖气正是来自于对方。

    率先开口的是紫衣女子,她对着凤幽微微一礼道:“小妖求见青华公子,烦请姑娘通报。”

    虽然紫衣女子也看出了对面的女子同自己一样非人类,可是因为一来是在千层阙不敢造次,二来对方的身上并没有充斥着杀气,因而表现的极为客气。

    凤幽原本因为心疼夜清涵所以对害她的妖物生出了恶感,可是看到对面的紫衣女子,倒也并没有一般妖物所具有的奸诈魅惑,反倒充斥着一股高雅之气,尤其是看着对方的脸色苍白间透漏出来的虚弱,倒也减少了几分恶感,只是倒也并没有完全放下戒备,开口道:“随我来吧,公子已经候你多时了。”说完便是率先走了回去。

    凤幽说得随意,可是紫衣女子听得却是心中波澜迭生,那位青华公子居然提前知道自己要来。

    没容她多想,前方的凤幽伸手划开了结界,催着她进去,她只能快速跟着跨了进去。

    跨进结界的那一刻,紫衣女子便是感觉到了结界里面的天地间充斥着一股浓郁的灵气,令人格外的舒心。随即,她便是看到了道路两旁那些被精心种植的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她自身便是花妖,对于自己的种族自是十分的了解,这里面的有些花草,在外界已经绝种了,没想到在这里却是见到了。她心中不觉地对那位紫衣公子更加多了好奇。虽然她在来之前,就已经是足够好奇了。

    凤幽领着紫衣女子并没有走多久,便是在一处大厅的门外停了下来,她微微弯身,对着大厅里面道:“公子,人已经带来了。”

    “带进来吧。”房间里传出了青华的声音。

    闻言,凤幽领着紫衣女子走了进去。

    大厅内,青华此刻正坐在一处书案边,右手握着一支狼毫,在书案上的一张宣纸上挥挥洒洒,看似随意却又好像透着几分韵律。随着笔尖在宣纸上飞快窜动,待完成了最后一笔,才满意地将手中的狼毫放下。

    凤幽此刻也已经领进来了紫衣女子,走过来了书岸边,看着青华方才所作之画,却不知是何用意。

    宣纸上画的内容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长得极为可爱,可是此刻脸上带着惊恐之色,但还是双腿颤抖地立在悬崖边上,护着她身后只比她矮一头的一株紫色的兰花,而小女孩此刻的眼睛,则是盯着天空上一只正在俯冲下来的恶鹰。

    宣纸上画得栩栩如生,无论是那个小女孩,亦或者是那株兰花,还是那只俯冲下来的恶鹰,都似乎将要从纸上一跃而出一般,极具神韵。

    凤幽还好一点,可是站在远处的紫衣女子,当她眼角的余光撇见宣纸上画的内容的时候,却是瞬间全身呆滞,脸色苍白到了极致,再没有了一丝血色。

    良久之后,只见紫衣女子双腿弯曲,瞬间便是跪了下来,颤声道:“小妖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