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十九张 因与果
    千层阙。

    当紫衣女子看清了青华笔下的画作,终于是将一段故事讲了出来,一段让整个长安人都觉得心疼的故事讲了出来。

    话说十年前中秋佳节,夜清涵的父亲夜昭因为在外为官颇有政绩,被调任回京接替尚书一职,带着家人护卫,途径空明谷休息。

    空明谷位于长安以北八十里,虽然风景优美,偏僻寂静,但因常年浓雾不散,鲜有人迹,据说只有在一年中的某一日午间才会有散开的趋势。

    当日时至晌午,车马劳顿,众人都下车休息,夜清涵作为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便也是出了马车,蹦蹦跳跳玩耍,不知不觉却是到了一处断崖。

    小孩心性,自由贪玩,当其偶然得见崖边的一株紫色兰花长得极为漂亮,便是动了好奇心,一人跑去观看。即便是在断崖边上,似乎女孩心中也没有一点的害怕。

    女孩小心翼翼地接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株兰花,不由赶快道:“好漂亮的兰花啊。”

    整株兰花仅仅比小女孩低了一个头,碧绿的根茎支撑着十四五瓣翠绿的叶片,顶着一簇紫色的花瓣正在绽放,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虽然小女孩特别的喜欢着这株紫兰花,却并没有将其摘走,只是看了会儿,当听到父母喊她时就准备离开,还挥手向那株紫兰花说了声再见。

    “唳——”

    可就在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天空骤然传来一声鹰啼,一只苍鹰自断崖的远方向着这边俯冲而来,目标直指那株兰花。

    小女孩有些害怕,却终究还是站在了那株兰花前面,顶着颤动的双腿,拦在了那株兰花的前方。她很害怕,但她还是想保护那株兰花,脸上流露出坚定之色。

    好似一阵狂风吹过,小女孩被苍鹰一爪甩了出去,手臂之上满是鲜血,瞬间染红了衣衫,还没有来得及闭着眼睛,就昏了过去。

    就在这时,那株紫兰花突然间开始颤抖,一股紫色的恐怖气息以紫兰花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地面的碎石都似乎颤动了一下,那只苍鹰更是被气流推得一个不稳显现摔倒在地,不过随即就飞上了天空向着远方消失而去。

    而那株紫兰花,舞动着花枝,好似像一个跳舞的女子,阵阵紫色的气息以花枝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而去,旋即那株兰花似乎变成了一个人影,有了人类的五官,一双柳叶眉,殷桃小嘴,配合那张精致的小脸,完全就是一个身着紫衣的美人,脸上更是泛起了笑容,只是脸色却是苍白的即为吓人。

    再看那株紫兰花,却是没有了踪影,好似凭空消失一般。

    紫衣女子走之小女孩身边,看了看小女孩的伤势,手臂上虽然流了很多血,但是倒也并不严重,可是此刻小女孩的眼睛,却是泛着丝丝的紫气。

    看着那眼中的紫气,紫衣女子脸上顿时有些慌神,急忙挥舞着手臂,十指飞动,一指点向了小女孩的双眼中间,试图摄取小女孩眼中透漏的紫气。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即将成功的时候,体内却是一阵阵绞痛,随即一阵阵虚弱传来,然后整个人脸色煞白,终是两眼一闭晕了过去,倒在了小女孩身上。

    随即,紫衣女子凭空消失,重新出现的,则是原先断崖边上的那株紫兰花,静静地躺在小女孩的怀里。

    “小妖本是空明谷中的一株紫兰,长在断崖边上,日夜吸收天地精华,但求一日能够化形成功。可是就在十年前的那日,因为谷中浓雾消散,被一只恶鹰盯上,幸得那个小女孩舍身相护,得以勉强提前化形。只是,虽然能像现在这般维持片刻人形,但终究还是化形失败了,而且还在化形过程中未能控制住妖力,灼伤了救小妖的小女孩的眼睛,致她从此失明。”紫衣女子立在一旁,脸上带着回忆之色,道。

    听着紫衣女子的话,凤幽也是明白了几分,开口问道:“你说的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就是现在的夜清涵?”

    “是,”紫衣女子点了点头,面上满是愧疚之色,继续道:“这些年来,小妖虽勉强使用自己的妖力帮她镇压眼睛上的妖气,使其不致侵入体内,可是因我本就早已伤及根本,实力难济,终究还是镇压不住了。近日来,小妖自感时日无多,不日便将魂飞魄散。小妖性命微薄,可是实在不该连累夜清涵姑娘也英年故去。昨日得见公子所制幻真香,想来公子定然绝非凡人,故此来求公子,救那位姑娘一命。”说着,紫衣女子再次跪在了青华面前。

    看着重新跪在地上是紫衣女子,凤幽也不免感慨,心生悲凉。当时的紫兰花为求自保化形,却不慎灼伤了夜清涵的眼睛,也是实属无意。这些年来她又本着救命之恩一直默默救治夜清涵,也确实感人。想想当初的自己,若不是有幸遇到了公子,自己也必然命丧血鹰爪下。这样想着,她将双眼看向了青华。

    此刻的青华似乎在地思考着什么,并没有立即说话,大厅里的气氛顿时有些沉闷,却无人开口说话。

    没过多久,只见青华抬头看着紫衣女子说道:“一切皆因她救你而起,才有这些年来的因与果。我自是能救她,甚至还能让她的眼睛复原,只是,只是想要救她,你必死无疑。”

    听着这话,凤幽倒是一愣,夜清涵虽然因为这紫兰妖而眼睛失明,但这紫兰妖并未做什么坏事啊,难道就一定要非死不可吗?

    紫衣女子脸上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即神色坚定说道:“此事错在小妖,若能救她,小妖愿意一命换一命。”

    “你想办法让她来这千层阙,到时我自会救她。只是,”青华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我救她之时,也将是你魂飞魄散之时。”

    “多谢公子。”说完,紫衣女子对着青华磕了三个头,然后出了大厅,被凤幽领着送离了千层阙。

    缘起缘灭,这世间因与果,谁真能说得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