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二十章 不速客
    千层阙。

    “老头,看了半天戏,就这么离开,不太好吧?”

    目视着凤幽将紫衣女子送出大门,青华瞥了别处一眼,悠悠地道。从紫衣女子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那里,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随后,那处被阴影遮挡视线的死角里,仿佛是有着黑影蠕动,紧接着便是走出来一人。

    来人是一个老头,一身白色玄衣,虽然白发白须,却俊逸非凡,面色红润,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仙风道骨,真真像极了世人口中神仙的模样。

    虽然被人“揪”了出来,老头也不过嘿嘿一笑,便是径直向着青华走了过来,一直到距离青华一丈的距离才停下来,对着青华行礼道:“唐国国师林逸尘,见过道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国当朝国师,掌钦天监,观天象,推历法,玄修道法,占星卜吉。虽然并不常见这位国师临朝听政,每逢天现异象,亦或者将士出征,总也少不了这位国师的身影。

    三日前的凤凰节,轰动整个长安从凤凰现世、百鸟朝凤,唐国的皇帝曾也关于此事问询过这位当朝国师,当时的国师起卦,给出的答案只有两个字——“大吉”。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是据说当时的皇帝再没有多问什么,激动地扬长而去。

    此时的凤幽已经重新返回来了,看到大厅中突然出现的老头,虽然面色和蔼,并无恶意,却还是瞬间神经紧张,不见她如何动作便是闪身到了青华的身边,显然是随时准备出手。

    青华向着凤幽看了看,示意对方无碍,凤幽才放松了几分,随即走到一边,却并没有放松多少警惕。

    对方既然可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进入这千层阙,并且隐藏如此长的时间,显然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是以她亦不敢放松警惕。

    青华重新看向了对面的白发老头,嘴上的语气却并没有什么客气:“老头,你这深夜造访,恐怕不会是仅仅来这里看看吧?”

    见对方没有多少客气,林逸尘也是看着对方,开口道:“那么道友觉得我是所为何事?”

    “那只小妖一来你就跟着来了,她一走你就跟着也要走,恐怕不会是为了那只小妖吧?”青华看对方没有直接表露来意的意思,继续道:“而是为了那只小妖所求之事吧?”

    青华虽然也是在问,但是心中却是肯定非常。如果真的是为了那只小妖,对方绝对不会等那只小妖进入千层阙。

    对面的林逸尘脸上虽然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内心却是暗暗心惊,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快就猜到了自己的来意。只是接下来青华的话,却是让对方更加的心惊。

    青华又向凤幽看了一眼,继续道:“三日前,凤幽在赌坊好巧不巧地就被人以一万两银子买了那位药神谷主的帖子,恐怕也跟你这老头脱不了干系吧?”

    “而那日我们在桂花楼饮酒,偏偏就是那日那位盲神医也冒雨出现在了桂花楼,其中应该也有你这老头的参与吧?”

    听到赌坊的事情,凤幽已经不禁有些心惊,如今又听到那日在桂花楼的事情,不禁抬眼深深看了一眼满前这个仙风道骨的老道,难怪那么多次都感觉好巧不巧地就和夜清涵她们遇到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地里搞鬼啊。

    虽然她觉得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也觉得夜清涵她们也挺可怜,只是还是觉得这样被人操控的感觉着实不佳。

    林逸尘并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反而道:“道友既有这般本事,自也该知我所为为何吧?”

    “咳咳”,青华忍不住咳嗽一身,看着林逸尘,脸色转变严肃,似提醒:“你我既为修道人,自是应当明白,妄动天命,恐徒惹灾祸。”

    林逸尘的面色也是一紧,转身看着满天星辰,双手负于身后,像是回答青华,又似在自言自语:“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这一刻,唐国的当朝国师迎着满天星光,玄衣轻动,恍如降临世间的仙人一般,清逸出尘,伟岸高大,真有一番绝世之姿。

    不过他这姿势虽美,再怎么仙人,也比不过真正的仙人,毕竟眼前可是站着个真仙人呢。再想起老头今夜可是偷偷摸摸进入了他的千层阙,还有那么多天这老头背地里指手画脚,他内心也是极为不痛快呢。

    虽说这老头似乎也没有什么恶意,更是为了救人,不过任谁被那样背地里摆弄恐怕都不会心里痛快吧?

    同样看不惯这老头的,还有凤幽,虽然她不是仙,但好歹也是神兽黄鸟一族,偏偏这老头私自混进来不说,还背后搞鬼了那么多天,她都差点以为那天真的是自己运气好,随即也没什么好话:“老头,不管怎么说,你今晚私闯千层阙,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好好的被一个小妖给打断,林逸尘也是有些一时失态,堂堂大唐国师备受推崇,受人尊重,随口皱眉便是对着凤幽说了一句:“主人说话,哪有你这婢女插嘴的份儿?”

    虽然林逸尘说的语气并不重,青华却不在乎这些,本来就不待见这老头,没想到这老头倒是越来越放肆了。

    “我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这老头指手画脚了?”

    随着青华的话说出口,其右手中指指间,一点殷红的鲜血渗出,汇聚成一颗血珠,直接脱离指间,向着林逸尘飞去。

    血珠在飞去的过程中,却是渐渐变大,不过一息时间就变成了一道透明的血红水幕,待林逸尘注意到的时候,那道水幕却是直接撞了上去,速度快到惊人,随即便是看到一道灰白色的流光斜着向天空穿透而出,消失在了夜空中。

    “咯咯……”

    夜空中传出了凤幽咯咯的笑声,她刚才好像看到那位国师大人好像是脸贴那道水幕飞出的,那张老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着说不出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