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二十三章 流棠光
    千层阙。

    “你我之间,并无师徒缘分。”

    青华的声音自大厅内悠悠地传了开来,红莲的脸色则是震惊,还带着莫名的失落。

    以她此刻的身份和琴技,不论是谁应该都乐意收其为徒吧。可是那些人,又有几人她能看得上呢?唯一看上的人,却反而没有那缘分。

    当真有些戏剧哪!

    一旁的夜清涵也听得有些不是滋味。她自然不会怀疑青华的话,当朝的国师林逸尘也经常说一些玄之又玄的话语。世间缘分,玄妙无穷,她也是个红尘中人,自是窥不破的。

    青华想了想,继续道:“我可允你自由出入这千层阙,亦可授你诸般技巧,但是却需你允我一事。”

    红莲愣愣地抬头看着青华,她自然是听出来了,允她出入千层阙,授她诸般技巧,便是变相地把她当做弟子来看待,只是不承认那层身份而已。

    心中一阵窃喜之后,红莲急忙正色问道:“先生请讲,红莲一定答应。”

    青华郑重说道:“自今日始,但凡你能够引动诸般异象,十年之内均不可复来。”

    青华的话,以红莲此刻的能耐,便是说,十年之内不可再引得凤凰现世,红莲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为什么?”

    青华解释道:“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如之凤凰,贵为神鸟,怎可常为凡音所惑?否则便是乱了天道,于你自身也无好处。”

    红莲心中明了,往日还是她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据她所知,妙音坊成功引来凤凰的事情,也不过出现过两次,当年第一位引来凤凰的那位妙音坊先辈后来并没有继续引来,想来应是并非做不到,而是不能吧。

    想通此处,红莲便是再没有任何犹豫,深深地点了点头:“红莲谨记先生教诲。”

    凤幽过去搀扶起了跪在地上的红莲,道:“千层阙里没那么多礼数,妹妹别动不动就跪的。”

    虽然凤幽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不过却也是活了数百年了,称呼红莲为妹妹也不过是因为她们看起来相仿,在凡间还是不要说出自己年龄免得吓了别人。

    对此,红莲看着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凤幽,只以为对方比自己稍年长,倒也没有计较:“多谢姐姐。”

    红莲和凤幽、夜清涵两人说着话,而她随身携带的红玉古琴则此刻摆放在了青华身边的桌上。

    看着摆放在自己眼前的红玉古琴,青华的心中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更加强烈,那种感觉明明确确来自于琴身镶嵌的那块红色古玉中,只是她端详了半天也不见看不出任何端倪。甚至他又滴了一滴自己血上去,往日百试百灵的鲜血今次却是没有了任何效果。

    无奈之下,青华尝试着拨动了琴弦,慢慢弹奏了起来。

    琴声袅袅,如泣如诉,他所弹奏的正是那天梦中所听到那首曲子。而随着他的弹奏,渐渐地发现竟是有着淡淡的流光从琴身中镶嵌的红玉中慢慢渗透出来,渐渐地在琴身上方三寸的地方开始汇聚。

    尽管那些流光几近透明,但青华还是发现了那是青色的,那青色的流光,正是他曾于梦中见过的流棠花瓣所化的青光。

    明白了此时的弹奏有了效果,青华更是卖力地继续弹奏下去。一时间,整个千层阙内到处都飘荡着琴声,仿若仙乐,使人闻之入迷。

    早在青华拨动琴弦的时候,凤幽三人的注意力便是被吸引了过来。

    看着青华十指连弹的动作,听着耳边传来的曼妙琴音,注视着琴弦颤动间缓缓汇聚在上方的流光,三人也是听得看得入了迷,脸上一副陶醉忘我之色,好似入了一个好梦,时不时还能嘴角上扬一下。

    莫说凤幽三人,便是千层阙院中那满院的花花草草,也仿佛被赋予了灵性,皆弯曲了枝干,也似在倾听大厅内传来的袅袅琴音。好在千层阙的结界也具备着隔音的作用,不然只怕又将造成长安城内的一场轰动。

    不知过了多久,三人方才从琴音的沉醉中醒了过来,琴音早已消失不在,弹琴的青华也已经离开了大厅,只剩下那张红玉古琴还静静地躺在桌上,仿佛一直都是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

    凤幽和红莲望向窗外,不禁有些吃惊,天空已经是漫天的星辰,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仔细看去,还能看到一抹小小的月牙,银白色的,发着微弱的光芒。

    原来世间竟也有这般曲子,让人浑然忘却烦恼,也忘却了时间。

    夜清涵回了自己住的东厢,红莲也因为太晚没有回妙音坊,就住在了东厢夜清涵所在房间的隔壁。

    因为有红莲在夜清涵隔壁住着,所以凤幽待将夜清涵送回住处,将红莲住的地方也收拾了一下之后,便走去了青华所在的卧室。

    她并没有进去那间卧室,虽然往日她曾颠颠撞撞地闯进去过,但今天没有。

    那间卧室里面并没有开灯,但作为神兽玄鸟一族,凤幽自然能够感知到青华人就在里面,似乎心情不怎么好。所以她并未去打扰自家公子,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青华的卧室确实没有开灯,但里面却并非是漆黑一片。青华坐在地上,背靠着玉榻,他面前,距离地面两尺高的地方,悬浮着一束淡淡的青光,仿若一束青色的火苗,不停地跳跃着,发出淡淡的微弱的光芒。

    可是那不是火苗,如果看得仔细,就能发现那束跳动的青光的最中央,分明是一朵花,那朵花的样子和海棠一般无二。那淡淡的青光,正是从那朵花中散发出来。

    看着眼前的那朵流棠花,青华此刻的心里却是颇为矛盾。

    他有种感觉,眼前的这束青光,应与他的记忆有关,或能解开他些许被封的记忆,让他想起某些事。只是,他真的乐意想起那些事吗?为什么他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要那样做?

    就是那个声音,一直在提醒他,以至于他现在还是在犹豫不定中徘徊。

    满天的星光伴随着微弱的月光撒在了长安城的夜色中,而他却是久久都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