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二十四章 双治法
    千层阙。

    次日,那束青光不见了,除了青华,谁也不知道那束青光是什么,更不知道那束青光里藏着什么。

    接下来,千层阙里的日子就变得相对平静一些了。

    每日日出十分,夜清涵便盘坐在院中,对着茫茫东方,心中默默念着那片《明目清心咒》,体悟着那种心中明澈的感觉。

    而那时候的凤幽,则是在院中打理着那些花花草草,丝毫不觉得累。

    红莲则是除了第一日住在了千层阙,往后的时日则是每日早晚往返于妙音坊与千层阙之间,白天需要请教青华,夜间则需要坐镇妙音坊,偶尔也会出场演奏一些曲子。

    日复一日,直到第六日,青华才主动向夜清涵提起了关于治疗的事情。

    看着这两日夜清涵的状态,虽然别人看不出什么,甚至夜清涵自己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青华却发现了端倪,这两日她身上的死气突然变得浓郁了太多,想来应该是那只紫兰小妖出了问题。

    这十年来,夜清涵和那只紫兰小妖彼此牵涉,早已经冥冥中息息相关,若是那只小妖一死,她也决计多活不了一个时辰。

    看着夜清涵额头间萦绕的死气,青华开口道:“夜姑娘这些日子在千层阙住的可好?”

    夜清涵道:“多谢公子挂念,清涵一切安好。”

    这几日中,她似乎已经不再是那个往日长安城内极负盛名的“夜神医”,似乎只是这千层阙内的一个普通人,每日静坐闲聊,早起体会清晨那种奇妙的感觉,之后便是欣赏着青华教授红莲弹奏的技巧,而她则是作为一个免费的听众,欣赏着长安城琴技最高超的两个人的超凡技艺。

    这样的生活要是被传出去,绝对会羡煞旁人的。

    青华点了点头,继续道:“关于姑娘的病,想必国师和令师之前应该与你有过沟通吧?”

    数日来,这还是青华第一次主动提起她的病,对此,夜清涵点了点头。

    她自己就是医者,虽然还不如师父这当代药神技术精湛,但是对于自身还是有诸多了解的。而唐国的国师亦与她沟通过,虽然尽说些玄之又玄的话,但她心中亦有几分猜测。

    “我可以采用两种救治之法,治疗夜姑娘的病症自是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青华顿了顿,继续道:“只是两种方法,对你眼睛的影响不尽不同,还需你自己决定。”

    夜清涵闻之,心中有一分喜悦,也有一分惊讶,喜的是她自己全无头绪的病情居然可以两种方法救治,惊的是对方居然询问自己的意见,于是她说道:“公子但说无妨。”

    “第一种方法治疗之后,你的眼睛可以复明,只是比之正常人,你的视力将弱上三分,毕竟你已失明十年,有些损伤已经难以恢复。”

    青华说着,也看着对方的表情,分明还是注意到对方有一瞬间有些微微有些暗淡的脸色,但也仅仅持续了一瞬就消失不见了。

    青华继续道:“至于第二种方法,你的眼睛也可复明,比之正常人不差分毫,不过,往后却是需你日日修习正统咒术,稍有懈怠,恐怕还会反噬己身。”

    “当然也有好处,你的双眸可见人所不能见,观人所不能观,于你医道一途,自然能更进一大步。”

    “只是恐怕从此,你就再也不能做一个凡人了。”

    夜清涵端坐着认真地听着,似乎并没有什么惊讶,反倒是突然仰头问道:“可是像公子和国师那般的修道人?”

    青华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当然不论摇头还是点头对方都看不到,他只是道:“类似吧。”

    林逸尘虽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是寿数也差不多将近两百多岁了吧,着实算是个老妖精了,不过从其模样上看不出丝毫。当然和他比起来,对方就更加显得小儿科了。所以当夜清涵将他们两人放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只是说了一句“类似”,因为他们并不是同类人。

    没有人再说话,大厅里显得静悄悄的,显然夜清涵在开始思考方才的问题。

    “夜姑娘不必着急回答,只需明日午时之前告诉我答案即可。”青华打算了对方的沉思,继续道:“若是想出去走走,可唤凤幽陪着你出去。”

    夜清涵起身行了一礼,道:“多谢公子。”

    早已经在门外等候的凤幽进来,搀扶着夜清涵走了出去。

    大厅里只剩下了青华一人,望着她们离开的身影,久久不语。

    方才所说的两种方法,第一种是强行清除夜清涵眼中的妖力,那妖力侵入十年之久,强行清除必然对其有多损伤,第二种则是利用她眼中的妖力化为己用,只是此法凶险,必须日日修习不缀,不然很可能反噬己身。

    两种方法各有利弊,自然就要看夜清涵她自己怎么选择了。

    夜清涵出去了,由凤幽带着出去了,两人乘着接送红莲的那辆妙音坊的马车出去的。这几日来她们和红莲相处即为融洽,借用马车之事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虽然青华并没有收红莲为徒,但是在红莲心中还是把青华当做师傅的,别的不说,先生的婢女使用马车,她那是一万个同意。

    这一日,夜清涵在凤幽的陪同下,先是回了一趟药神谷见了见师父,也在药神谷帮忙诊断了一些病人。然后两人又去了一趟钦天监,见了见国师,这位也算是她半个师傅,两人聊了很多东西。最后夜清涵回了尚书府一趟,见了见父母,只是并没有停留过久就离开了。

    马车缓缓驶过长安的街头,耳中传来的则是街上各种各样的声音。

    凤幽看着同样坐在马车对面的这个姑娘,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着什么。

    陪着这个姑娘转了一天,去的那些地方,见的那些人,她一直都在这个姑娘身边,虽然夜清涵和那些人说了好多的东西,却是没有一句话说道自己的病情的,也没有一句话是说道关于那两种治疗方法的,对方似乎是忘记了一般,又或者是心中早已经有了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