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二十六章 见生死
    千层阙。

    午时。

    夜清涵此刻正在躺在东厢自己房间的那张床上,双目紧闭,嘴角还伴随着不时地抽搐,额头和脸上的汗水更是不断流淌下来,却仅仅是落在了枕上。

    除此之外,她全身的衣服也因为汗水紧紧地裹在了身上,散发出阵阵的体香。

    相比于头上的传来的阵阵发痒,她更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里了,如果不是想到对方现在已经是自己师兄,夜清涵觉得自己恐怕真得找个洞钻进去了。

    可是现在的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躺在床上,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虽然她的眼睛看不见,但是她却是能够感知到,一共有七根银针刺在了她的头部,第一根刺在了她眉心的印堂穴上,接下来两根刺在了她眼睛内侧的晴明穴上,两根刺在了她眼睛外侧的外明穴上,最后的两根刺在了她头部两侧的太阳穴上。

    行针刺穴,她自是明白,对方是刺激自己的这七处穴位都是和眼睛相关的,不过这样的事情她师父药神也曾经做过,只是对她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最令她惊奇的是,对方行针之快与准,那七根银针不仅扎得相当精准,而且奇快,基本是在第一根扎进去的时候,其他六根就已经全部扎完了。如果不是她明显感觉到此刻是有七根针,恐怕一定会认为对方仅仅才扎下去了第一针。

    夜清涵自然不知道,因为除了眉心印堂的那一根银针是青华自己扎入的,其他都是在那一瞬间,旁边的凤幽施展了御物之术而完成的。

    虽然凤幽从未表现出什么神奇的地方,不过好歹也是修炼了几百年的神兽一族,并且化形也两百多年了,御物之术自然是通晓的,只是同一时间操控六根飞针而已,自然不在话下。

    当然,并非是青华有意让凤幽在一边施展,而是为了用那其中的四针银针封住夜清涵眼睛内的妖力,免得其流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

    而对于四根还是六根,对凤幽来讲并没有区别,所以才有了凤幽方才操控六根飞针的情形。

    接下来,凤幽帮忙给床上的夜清涵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知道这间房间里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事,而接下来她不适合在场,因为她承受不住那种诱惑,便是退了出去,转身去西厢那只紫兰小妖所在的房间。

    待凤幽关上了门,房间里突然间就被一股浓浓的香味所弥漫,那是一种很特殊的香味,散发在空气中,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那是一种来自血液的味道,来自青华的心头血,正缓缓地从青华右手的食指指尖流出来。虽然那是鲜血,不过却并不如何闻得到血腥味,反而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香味。

    夜清涵也闻到了那种香味,情绪也随之一振,那个味道她曾经闻到过,在妙音坊,只是这次的味道比上次浓烈了十倍不止。那夜的事情,自己的师妹韩云诺后来仔细地告诉了自己,她知道那夜的幻真香里面掺杂了青华的血,虽然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位师兄的血中怎么会有着香味呢。

    此刻同样的味道,虽然香味的浓度不一样,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那就是师兄的血,至于为什么有这么浓烈的香味,她不知道。

    这样想着,夜清涵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了。她说不出来话,有些东西她只能默默地记在心里,尽管她看不到,尽管她还不知道自己猜想的是不是事实。

    夜清涵自然不会知道那是青华的心头血,青华自己也不想有事没事就自己给自己放点血出来玩,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他作为仙人的一身仙力此刻全部系于自己一身的血液中,唯有以这心头血为媒,才方有办法压制夜清涵双目中的妖力,并为其清洗双目,使其复明。

    随即,青华的右手食指渗透出来的两滴鲜血并没有滴落,反而像是漂浮一般,静静地悬浮在空气中,而那浓浓的香味也正是从这两滴鲜血中散发出来的。

    两滴鲜血自己不会凭空悬浮,而是因为青华暗中施法才停留住的。青华的一身仙力全部系于自己的血液中,他自然可以轻易操控。而那夜他之所以可以凭借一滴血将林逸尘打飞出去,也全是这个缘故。

    看着那两滴鲜血,青华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甚至自己都快有些站不稳了,只见他微微挥了挥手,那两滴鲜血好似具备了灵性一般,缓缓地飞向了夜清涵,准确地落进了夜清涵那失明了十年的双目中了。

    仿佛有两滴雨水落尽了自己久旱的眼睛里来了,那是一种很是舒服的感觉,仿佛眼睛在重生一般,这是夜清涵的感觉。

    而事实上,那两滴鲜血在落入夜清涵眼睛后,就迅速地消失不见了,就那样匪夷所思地融入了夜清涵的眼睛里了。

    在同一时间的东厢房里,那个紫衣女子却是就在这一瞬间痛苦非常,随即瘫倒在地痛苦呻吟,身形变得虚幻,慢慢竟然现出了原形,之后便是一动不动了,那痛苦的呻吟也是听不见了。

    站在一边的凤幽看着地上的那一株紫兰,从顶端花朵到根须达到接近四尺的地步,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大的紫兰花呢。虽然整株紫兰花都并没有枯死的迹象,青翠欲滴的叶片似乎还具备着勃勃生机,但是顶端的那一朵紫兰花,却是已经焉了,甚至看着像已经焉了很多天了。

    凤幽心中突然有些难过,就这样,方才还在自己身边站着的那只小妖就这样死了吗?她突然间想起了那天凤凰节她问自己家公子真的不打算救救夜清涵时候,公子说夜清涵要生就得有人死,没想到现在这只小妖真的就死了。

    叹了口气,凤幽走了过去,把整株紫兰花都拾了起来,捧在手里,向着门外走去。她想在外面的找一块地方把这株兰花重新再栽种下来,尝试看还有没有复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