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二十七章 悲喜间
    千层阙。

    虽然有开心的事,不过似乎情绪这种东西,总是容易被悲伤所控制,相对于紫衣女子的死来讲,夜清涵的治疗以及接下来的复明,都显得开心不起来了。

    凤幽带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西厢房,手里还抱着那株紫兰走到了院中,可能是因为同为非人一类,同样需要化形一关的缘故吧,凤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失落。

    院中的花花草草被她这些天打理的非常好,几乎都在焕发着勃勃生机,只有一株兰花是个例外。那是一株并不起眼的兰花,虽然并没有像其他花草那样散发着勃勃生机,但是也并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

    凤幽记得这株兰花,正是那日青华从梦中醒来,自己不小心踢碎花盆的那株兰花,自那日起就被她种在了院中,之后她几乎日日都对那株兰花给予特殊的“照顾”。

    她本想在院中找一块空地的,却没想到看到了从东厢夜清涵那里出来的青华,此刻青华的脸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嘴角甚至都有些干涸,连走路也有些不稳。

    凤幽快步走过去,一只手拿着那株紫兰,另一只手搀扶住了青华,开口道:“公子,你怎么样?”

    “并无大碍。”青华说着,示意自己不需要搀扶的。

    “那位夜姑娘怎么样了?”凤幽松开了搀扶青华的手,又问道。

    “已无大碍了。”青华回答道,随后不由看向了凤幽手中的那株紫兰,不由叹了口气。

    终究还是这样了,虽然早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

    凤幽准备将手中的那株紫兰递给青华看看,可是就在她双手抬起的瞬间,有阵微风轻轻吹过,而她的手则是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那风微凉,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可是就在经过凤幽的手边时,凤幽手边的那一株紫兰仿佛风化一般,尽数变成了青色的粉末,随风缓缓飘散开来。

    凤幽呆住了,这算是灰飞烟灭吗?

    凤幽把目光投向了青华,却是看见青华的眼睛正紧紧盯着某一处,随即她也看了过去,就看到,那些青色的粉末随风吹的飘飘荡荡,竟然有一半的粉末被飘向了一株兰花身上。

    再看那株兰花,正是那株被凤幽踢坏了花盆后栽种过来的,每日更有还对那株兰花打理的尤为细心呢。

    此刻,那些青色的粉末,有些落在了那株兰花的根部,有些落在了兰花的叶子上。而那株兰花,似乎也随着那些青色的粉末飘落过去,变得更加精神了许多,越发的幽绿,微微在风中摆动的叶子,好似因为欢快在翩翩起舞一般。

    看着这个样子,青华也是露出了几分意外,随即走了过去,咬破了右手食指,将一小滴鲜血滴了下去,空气中顿时弥漫了一股特殊的香味。那滴血还没等到落下去,便是化成了一团血雾,然后尽数没入了那些油绿的叶子中。随后便是看到那些叶子似乎在一瞬间染上了一层红色,但马上就又消退了,但是那原本幽绿的叶子,此刻绿意更加幽深了几分,而那种香味也已经彻底消失了。

    看着青华彻底完成了动作,凤幽才开口问道:“公子,这是?”

    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亦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甚至不知道是好是坏。

    青华好似松了口气,对着凤幽道:“能不能再生,就看接下来的七日了。”

    凤幽继续问道:“那之后的那个她,还是原来的那个她吗?”

    她还是想知道原来的那只紫兰小妖,到底有没有可能活过来。毕竟那只紫兰小妖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啊,她总觉得就这么没有了有些可惜。

    “应该不是了吧”,青华说着摇了摇头,随即又补充了一句话,“总好过魂飞魄散要好多了。”

    那只紫兰小妖毕竟已经彻底死了,虽然还是有着她的那些精华所在,不过之后的生命,应该更多地是以现在院中的这株兰花为主。

    不过,能够以另外的这种方式继续存活下来,已经算是极其不错了。

    青华反身向着卧室走了过去,大概是因为他此刻脚步酿跄,所以走得并不快。

    凤幽有仔细看了两眼那株兰花,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后,也追着青华走了过去。

    此刻的青华,感觉并不是很好,很困很累。

    这些天来总也少不了在损失自己身上的血,先是为了重新布置结界损失了三滴心头血,现在又为了夜清涵损失了两滴心头血,其他的血更是来来回回献了多次了,可是终究还是没有结束呢。

    想了想,青华取出了两个小玉瓶,将方才咬破还没来及的伤口又重新弄开,往两个玉瓶里分别滴了七滴鲜血进去,随即塞住了小玉瓶。

    这时候,门外的凤幽走了进来,闻到房间里还弥漫着的淡淡鲜血的香味,她看了看青华,此刻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如纸来形容了,她有些担忧,但对方却是制止了她说话。

    “我恐怕需要沉睡几日了,接下来的日子,千层阙里的事情还是得交给你了。”

    青华将手中的两个小玉瓶递给了凤幽,继续说道:“这两瓶仙血,你分七日,一瓶用来帮夜清涵敷眼睛,另一瓶你用来浇灌那株兰花,加清水调和即可。”

    “不出意外,就在第七日,夜清涵的眼睛便能够复明,而那株兰花,也将会在第七日化形。”

    说完了,青华便是向后一躺,倒在了那张白玉榻上,进而便是彻底陷入了沉睡中。

    凤幽看着手中的两个小玉瓶,久久无言。

    虽然自家公子什么也没有说,不过这些天来,她自是知道,来来回回他已经损失了不少精血了,他真的已经不是那个原来的那个仙人了。她不知道公子那沉睡的两百多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醒来后的他真的是变了,变得多了几分人情味。

    凤幽取过毯子,帮青华盖好,然后随即便是退了出去。

    虽然有些不开心的因素,不过好在一切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啊,想到这里,凤幽的嘴角不由多了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