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二十九章 再入梦
    千层阙。

    红莲看望完青华,便是早早地离开了。虽然凤幽和夜清涵为人很好,对她也是极好,但是她更加痴迷于琴,而且晚上宫里献奏的事情极为重要,她也需要回去准备。

    红莲走后没有多久,千层阙又来了一人,没错,正是当朝的国师林逸尘,同行而来的还有一辆马车,那辆被青华定位“诊金”的马车。

    看着这个老家伙,凤幽本来不打算给开门的,不过听到对方来送诊金,看着对方身后的那列打着“千层阙”字样的马车,凤幽也就不好意思不给开门了,只因对方送来的马车当真是诚意十足。

    虽然眼前的马车并不是时分的宽大,但是有两米的宽度也足够使用了,而马车的周身用的是上等的金丝楠木,光华的木材之上还隐隐可见金丝条纹。

    虽然金丝楠木并非是多么的出彩,但是据凤幽所知,在凡间这金丝楠木已经是极为顶尖的木材之一了。金丝楠木其木质坚硬耐腐,一直有“水不能浸,蚁不能穴“之说。其生长更是缓慢,而其生长规律又是大器晚成,细细打量,眼前所用的材质应该也超过的两百年之久了。在长安城内,甚至是整个唐国,除了宫内的物件,可还没有听谁说哪家的座驾用金丝楠木打造过。

    车辆外部用深青色的帷幔进行装饰,质地上乘,应该也是长安城内的名家之手,不过凤幽并没有认出是哪家之手。

    马车前方做动力牵引的是两匹一般大小的白色良驹,据说应该是产自唐国西北方边疆的天山一带,那里的因为环境恶劣,所产的良驹更是脚力数倍于其他地方。

    整个马车看起来并没有显多么华丽,却是给一种厚重大气之感,透露出不俗的身份地位,匹配千层阙的身份倒也勉强算是足够。显然,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位当朝的国师是真正下了功夫的。

    凤幽命人将马车安顿好,便是领着林逸尘走了进去。难得这老头如此大方,她自然也不能失了礼数。

    “你家公子呢?”走在前面的林逸尘问道。

    “我家公子已经沉睡了好几日了,现在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凤幽倒是没有隐瞒,虽说这老头道法通玄,实力不差,但她也不惧,自忖自己还是可以应付得了的。

    “哦?”林逸尘倒是没有想到会这样,“那我能见见夜清涵吗?”

    “诊金”他已经送到了,可是他也要验证一下那昂贵的“诊金”是不是值那个价钱。虽然来之前,他卜了卦,已是卜到了结果,不过还是想确认一下。

    “国师请随我来。”说着凤幽领着国师去见了夜清涵。

    亲自见了夜清涵,仔细检查之后,又通过夜清涵将最近这段时间的事情进行叙述,林逸尘也算是终于放下了心来,不禁感慨:“当真是神乎其技啊!”

    夜清涵点了点头,也道:“师兄确实堪比仙人!”

    听着这话,林逸尘转而一笑,意味深长说道:“我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将你认作师妹。”

    以青华的身份,自然不会是因为想和夜清涵搭上关系,还是这中间到底夹杂着什么样的原因,他自是不知道。

    同样不知道原因的还有夜清涵,只听她说道:“这点清涵也未想明白。”

    林逸尘安慰说道:“既然对方诚心认你做师妹,也是你天大的机缘,或许日后能够助你达成所愿,甚至说不定你还能够走出一条非凡之路。”

    夜清涵不懂,不过也没有多问。

    林逸尘也没有多说,他虽然可以卜卦去预测,不过要是什么都提前知晓,也就没有了多少意思了。

    余下来了日子,就是林逸尘在院子里转悠,看看这儿看看那儿,晚饭的时候都没有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就坐下来了,甚至到夜间他都没有离开的意思,可把凤幽看得一愣一愣的,最后也没辙,只好在西厢给找了一间房间安排住了下来。

    云深不知处。

    千层阙内发生的事情,青华自然是不知道的,自那日给夜清涵治疗完成之后,他倒在白玉榻上之后,整个人便是又进入了梦中,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进入的还是上次在梦中出现的那个地方。

    入眼依然是满目的流棠,以及流棠花瓣落下化成的青色流光,奔向那五彩山峰内的山谷中。只是,这一次耳边并没有如上次那般听到琴曲,应该是弹琴的那个绝美的女子不在的缘故吧。

    青华没有犹豫,沿着上次走过的路缓缓向前走去。可能是因为在现实中失血过多的缘故吧,他走得并不快,甚至没走多久便是有些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以至于同样的一条路,花费的时间却是上次的三倍还多。

    看着一路上比起上次来并没有变化的景象,越过五彩山峰,到达里面的山谷,上次他就是来到了脚下的地方。看着那个巨大的湖泊,湖泊中设置的阵法已经消失了,聚拢的白雾也消散了很多,所以他能够清晰地看到湖泊中央的那座三层小楼,却并没有看到小楼顶层静坐弹奏的那个绝美的女子。

    青华犹豫了片刻,还是向着湖泊中央的小楼走了过去,踩着湖泊上木板支撑出来地小路,一步一步登上那座三层小楼,从一层一直走到三层,最后青华就坐在了上次那个女子弹琴的地方。

    小楼里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东西,甚至连桌椅这类东西都没有,更别说可能表明主人身份的东西。

    仔细想想,上次青华看到的也不过是如此,只是并没有太在意而已。

    青华坐在小楼中,想着上次那个觉得熟悉的绝美的女子,却始终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只是熟悉,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坐在此刻的地方,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一道道青色的流光,流棠花瓣所化的青光在这里看过去,更加增添了几分美妙,仿佛梦幻,连心神都忍不住想要沉醉进去。

    突然,青华想起了那日从红玉古琴中得到的那道青光,那也是流棠花所化,而那道青光中并没有太多的信息,只是藏着一个名字,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晗嫣。

    青华突然间想到那夜得知这个名字,没来由就觉得这应该是那个绝美女子的名字,没有任何缘由,没有任何道理,可是这个念头一旦生成,就彻底占据了青华的脑海,瞬间根深蒂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