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三十章 眼复明
    千层阙。

    第七日。

    一如往日,卯时起来,夜清涵就在院中静坐默咒,内心一片清明,大脑的思路也是格外的顺畅,而凤幽则是依然在一边打理着那些花花草草。

    不同的是,今日多了一人,因为昨日国师林逸尘赖着并没有离开,所以只是比夜清涵和凤幽稍晚起床了半个时辰,此刻也是在院中转悠,看看对日静坐的夜清涵,也看着早晨那满院的花花草草。

    在凤幽的打理下,他看到其中的一种兰花,比起昨日更加的精神,那摆动的叶片极具灵性。作为唐国的国师,道法通玄,他自然能够感觉到那一株兰花,显然已经开启了神志,随时都有可能化形。

    世间草木虽说皆是具备灵性,不过真正能够开启神志的却是少之又少。而开具神志之后,再修炼若干岁月,便可以化形,到时候便可谓是鲤鱼跃龙门,一步登天,开启另一种生命的形态。

    已经是来了三次千层阙了,他自然是能够感觉到这小小的一方院落之中,充斥着极为浓郁的天地灵气,不然的话,恐怕那株兰花不论是开启神志还是随时准备化形,都是需要不知多少岁月吧。

    此刻的太阳方才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展露出一丝丝,而东方的天空却已经被霞光染成了一片,在那一片片白雾和霞光交相辉映之下,隐约可见一缕缕的紫气从中喷薄而出,此种景色绝对是美不胜收。

    就在此时,林逸尘将目光重新转回,看向此刻一边的夜清涵,便是惊讶地看到,此时的后者正对着东方静坐,还没有复明的眸子盯着东方的霞光,不时有着一道紫气闪过,甚为惊奇。

    林逸尘捋了捋垂下的白胡子,不禁点了点头,心中大定。即便是今日夜清涵不能彻底地复明,那么复明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其眼中的那一道紫气,对其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仅可以滋养那一双眼睛,时间久了还能滋养其身体。

    不得不说,这千层阙的主人当真不是凡人,这法子不要说他想不到,便是想到了也没有办法做到。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夜清涵重新站起了身,虽然静坐一个时辰动也未动,可是她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疲累,反而神清气爽,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

    凤幽将夜清涵搀扶回了她所住的那间西厢房,让其躺在了床上。

    见夜清涵已经躺好,凤幽则是拿出了那只小玉瓶,将里面的最后一点青华的血倒进了早已经准备好清水的盆中。

    红色的仙血带着淡淡的香味,滴入清水中,泛起淡淡的涟漪,向着四方扩散,然后水面又快速地归于平静再无波澜。而那一滴仙血,仿佛长出了触角,缓缓地向着四周延伸扩散,最后融入到清水中,消失不见。

    这一切夜清涵并没有看到,她只是每次都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猜测应该是青华的鲜血所致。

    她看不见,但是此刻站在一边的林逸尘却是看得一清二楚,一手捋着胡须,心中却是在不停地感慨。他自是看得清楚,那散发着淡淡香味的血应该就是属于青华的,想不到对方居然这么看重夜清涵,能够舍得自己的血来每日滋养夜清涵的那双眼睛。

    相比之下,他倒是觉得对方的开的所谓的“诊金”有些低廉了,虽然那辆马车也是费了他不少的力气的,不过比起对方的血来,当真是差劲多了。

    凤幽取了一块干净的毛巾,伸手入那盆清水中打湿毛巾,然后拧了半干,相对折叠之后,将其轻轻覆盖在了夜清涵的眼睛之上。

    顿时,一种痒痒麻麻的感觉从夜清涵的眼睛上扩散出来,向着她全身扩散而去,夜清涵虽然很想用手去抚摸一下自己的眼睛,却还是忍住了。

    这样的感觉,这七日来她每日都在经历,虽说现在还是有点难受,但是早已经习惯了。而每次随着她的眼睛被敷过之后,那种眼前模糊的感觉便是会减少一分,眼前看到的轮廓便是会清晰一分。她知道,那是她的眼睛在渐渐地恢复过来,渐渐地重新看到这个世间的面貌。

    每隔一刻钟,凤幽便是将毛巾取回,放入盆中重新打湿,再次敷在夜清涵的眼睛上面。如此反复,直到一个半时辰之后,凤幽将最后一次的毛巾取回。

    凤幽看着闭眼着衣躺在床上的夜清涵,缓缓地道:“夜姐姐,你现在可以将眼睛慢慢地睁开了。”

    这些日子她和夜清涵相处的极好,虽然她年纪比夜清涵长了几百年,不过面向上看起来她比夜清涵还要年轻,随意熟识之后,对方便是让她称呼其为“姐姐”。

    青华沉睡前交代过,不出意外,当那小瓶仙血用完的今日,应该夜清涵的便可复明。如今,她已经将小瓶内的鲜血全部使用完毕,自然也应该是夜清涵复明的时候。

    听到凤幽的话,夜清涵心中也忍不住一阵激动,十年眼前全是一片黑暗的日子,终究是要结束了吗?

    夜清涵的睫毛微动,上下眼皮轻轻颤动,缓缓地睁开有一丝丝缝隙,逐渐扩大。只是方才睁开一丝,眼睛便是一片刺痛,她的双手条件反射般重新覆盖上双眼,重新遮住了视线。

    十年不见阳光,再次见到眼睛却是一片刺痛,不过她却是开心的,因为方才她确实是看到了光。

    一旁的凤幽和林逸尘看到了夜清涵的动作,却是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夜清涵心中默默念动《明目清心咒》,心中的激动缓缓地平息下来,眼睛的刺痛感也缓缓地消失而去,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收回了遮住双眼的双手,双眼睫毛轻颤,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眼中方才感受到的刺痛感并没有消失,不过确实已经微弱了太多,而眼前近日来模糊的轮廓正在逐渐地变得清晰,直到最后一丝模糊也消失不见,眼前呈现的再不是黑暗一片,而是各种各样的事物,各种各样往日只存在记忆和想象中的事物。

    十年不见天日,她的眼睛终于又看得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