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三十二章 白衣女
    千层阙。

    “国师,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事情,夜清涵还是问出了口。当然,这也仅仅是她自己以为的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实则十年前,她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导致十年来一直都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夜清涵问的话,一旁的红莲也是听到了,在惊异于眼前景象的时候,也同时惊异于自己耳中听到话,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穿着道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头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唐国国师大人。

    虽然她现在也是闻名长安的人了,可是比起这位神秘的国师大人倒也并不算什么。这位国师大人道法玄妙,可是能够影响整个唐国决定的人,在整个唐国中,除了那位最有权势的帝国皇帝之外,应该就属这位唐国国师最有权利了吧?不过后者并不在意这些地位,反而时常神出鬼没,以至于人们只知道国师大人的事迹,却并没有多少人真的见过这位国师大人的真面目。

    看到眼前的人物,红莲连忙向着林逸尘行了一礼,希望对方不要责怪自己方才并没有认出对方的失礼行为。

    林逸尘看着红莲的动作,并没去任何刁难,示意对方不用太多礼,然后看着已经走到自己的身边的夜清涵,开口解释道:“万物有灵,经历一定岁月修炼或者一定奇遇之后,都可以幻化成人形。”

    “这千层阙内灵气充裕,再加上被人悉心照料,那株兰花已经到了幻化成人形的时候了。”

    “化形时需要吸收大量的天地灵气,此刻便是那株兰花化形的关键时刻,所以才有此番的景象。”

    红莲和夜清涵微楞,倒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好巧不巧地遇到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曾经只存在于她们知晓的一些书籍中而已。看着这院内突然起的气流形成的风,此刻全部都被吸向了那株兰花,仿佛那株兰花的周身有着一个无底洞一般,全部被吸收不见了。

    院内再没有人说话了,四人就那样站在那株兰花十丈开外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万物化形,终究都只能是自己的事情,谁也帮不上忙,也插手不得。

    随着无数的灵气被那株兰花吸收,后者也变得越发的靓丽,那墨绿的叶子仿佛一条条手臂,在被灵气的滋养中随风摆动,好似跳着一支舞蹈一般,摇曳生姿,楚楚动人。

    而随着大量的灵气被吸收,随着那些叶子的摆弄,站在十丈开外的四人却是看到,在那株兰花上方,那里开着一朵纯白色兰花花苞的地方,花苞已经全部绽放,此刻那里似乎有着一个虚幻的身影在逐渐地变得清晰,也在逐渐地变得凝实。

    红莲与夜清涵看得痴迷,那女子身着一身白衣,张开着双臂,凭空站立在那株兰花花瓣的正上方。下方墨绿的叶子还在摆动,可是她却是飘在那里任凭风怎么吹也一动不动。

    可能是好奇心使然,也可能是因为此刻身旁站着林逸尘和凤幽,也可能是因为此刻在千层阙中,总之两人浑然不知道害怕。不然要是被其他的凡人看到,恐怕直接就被吓跑了,甚至吓晕也不是不可能。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株兰花上方飘着的白衣女子的轮廓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双柳叶双眉仿佛两轮新月,下面两只眼睛仿佛两个星辰一般熠熠生辉,单薄的嘴唇拼凑出一张殷桃小口,配合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虽然仅仅是站在那里,却是有着一种高雅之气和一股温柔气息相互交织,从其身上散发出来。

    红莲和夜清涵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凤幽和林逸尘却是心中不由的一动,无他,只因眼前这株兰花幻化而成的人形居然和原来的那只紫兰小妖一模一样。

    林逸尘不明所以,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凤幽心中却是有个大概,应该是那日那株兰花吸收了原来那只紫兰小妖的大半精华所致吧,就是不知道此刻化形之后的她是否还能够有着原来那只紫兰小妖的记忆?此刻的她是否是原来的她呢?

    院内的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了很多,可是那株兰花正上方的白衣女子的身体却还没有彻底凝实。

    凤幽看了一眼天空,然后又看了看满院的花花草草,便是明白了所在。天空中青华布置的结界稀薄了很多,院中的那些花花草草也有些枯萎的迹象。不是那株兰花不愿意放开吸收灵气了,而是因为再向之前那样吸收下去,恐怕这满院的花花草草就要彻底枯死了。

    青华后来布置的遮天阵除了可以防止窥探,阻拦人员进出之外,也在缓慢地聚集附近的天地灵气,配合自己的鲜血构造出的结界共同滋养里面的花花草草。

    可是聚集灵气终究不是这结界的主要功能,千层阙内虽然灵气原本充沛,但是化形所需天地灵气甚巨,很明显现在已经满足不了此刻这株兰花的需要了。

    好在这株兰花是有心的,不然这样下去,恐怕那些花花草草都将枯死。

    不过虽说这株兰花可以放缓吸收的速度,不过此刻处于化形的关键时期,这么做的风险实在不小,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化形失败,甚至还会有损根基。

    凤幽和国师林逸尘对视了,两人却是无可奈何。这聚集灵气的法术,又怎么会是随便什么人都会啊!

    就在这时候,一道青色的影子,仿佛一阵风一般,径直地掠过四人身前,最后停留在那株兰花前一丈距离,三滴鲜血顺着右手食指飞出,飞向不同的方向,一滴没入了那株兰花墨绿的叶片中,一滴没入了那株兰花上方略显虚幻的白衣女子的眉心,最后一滴则是直接向着天空飞去,没入了千层阙上方已经略显稀薄的结界。

    随即众人便是见到,那株兰花墨绿的叶子突然停止了摆动,仿佛瞬间静止了一般,随后那株兰花竟然从泥土中缓缓上升,整株兰花随着墨绿色的叶子一起缓缓地融入了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体中。

    再看那个白衣女子,随着青华那滴鲜血没入眉心,整个身体竟然在快速变得凝实起来,仿佛就是一个真人在飘在那儿一样。而当那株兰花缓缓地融入其身体的时候,白衣女子的身体也是终于变得彻底凝实了,白色的长裙在风中飘舞,仿佛不食人间的仙女,遗世而高贵。

    而天空中的结界,随着那滴血的融入,竟然仿佛水面泛起了涟漪一般,层层波动,迅速扩散到这个结界,隔了不过三息,然后便是仿佛消散一般隐去了。但是院中的那些花花草草,却是好像又重新受到了滋养,居然快速从方才枯萎的状态恢复过来,不过百息,便是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