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三十四章 问仙道
    千层阙。

    化形后的白芷顺利留在了千层阙,对此青华和林逸尘都没有意外。虽然化形后的妖物能力比起普通人强大太多,不过这世间人们对妖物的能力,大多人都存在恐惧和厌恶之心,一经发现大多数都是被想方设法铲除。

    所以即便是这世间可能存在不少的妖物,但也都是尽量伪装自己,要么隐居在深山老林修炼,要么则是隐藏自己的能力像个正常人一般生活,不过这样的做法在一些修道人的眼中却终究难以遁形,这也是为什么最初青华和凤幽能够感知到夜清涵眼中存在妖气的原因。

    当日下午,凤幽和红莲便是出了千层阙,去桂花楼置办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并买了好几坛桂花酿,还去了芙蓉园买了不少点心。一则是为了庆祝夜清涵眼睛复明,二则也是为了祝贺兰花化形成人,三则也算是为了招待林逸尘。虽说那辆马车是作为“诊金”要来的,不过看在对方肯定付出了不少心血的份上,千层阙也不能失了礼数。

    当然,还是有个原因,也算是消磨时间,等林逸尘说的夜间要来的那个赶车人。

    当天,红莲也向妙音坊交代说今夜不会回去了,要留在千层阙,于是乎一对师兄妹,两只婢女小妖,一个学生,另加一个客人,千层阙倒是从未出现过如此多的人。

    酒过三巡,林逸尘和青华两人坐在大厅门口的台阶上,其他人几个女子则是或在一旁静坐听着两人谈话,或者也是抬头望着天空。

    看着夜空的中的一轮弯月以及满天星河,不禁开口道:“道友既非凡人,可否与我讲讲这天上之事?”

    显然,喝过一顿酒之后,林逸尘也算是摸透了青华的脾气,知道对方并非是什么喜怒无常之人,随即在千层阙也变得随意了许多,也问出了不少他心中的谜团。

    青华灌了一口桂花酿:“堂堂大唐国师,也问着飘渺之事?”

    “缥缈?”林逸尘摇了摇头,对着开口一笑,继续道:“那是对于凡人之说,对于道友而言,也算缥缈吗?”

    对别人能够是缥缈之事,可是对于青华呢?虽然并没有见过青华施展多少本事,可是就凭青华身边的跟着神兽黄鸟凤幽,引导红莲操琴引来神鸟凤凰,治愈得了举世难医的夜清涵,更是弹指间帮助草木化形,便是绝非凡人之属。他虽然卜不出对方的身份,但是心中却是明白对方身份绝不简单。

    “自是不算,”青华随意道:“只是,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国师既修人道,时常窥探天道,当冥冥中所有感悟才是,又何必想着飘渺之事?”

    青华这话说的隐含,但身为大唐国师的林逸尘却是能够理解。他身为大唐国师,虽然道法通玄,倒是也注定了要操心大唐帝国之事,注定撇不开这凡俗之事。心困于凡尘俗世,不能挥剑斩断俗缘,便是他这一生的羁绊,也注定了他与仙道无缘。当然,以他现在的年龄,即便是真的彻底了断俗缘,专心仙道,恐怕也已经是为时已晚。

    林逸尘苦笑一声,说道:“自知无缘仙道,但还是想问问仙途。好奇吧,若有来生,倒是想试试能不能叩得开仙门。”

    青华遥望天际,似乎想把夜空看穿一般,喃喃不确定道:“天上寂寥千载,恐也免不了七情六欲吧。”

    青华确实不确定,因为他现在并没有想起多少事情来,关于自己,关于天上,还是一片空白。只是可能是感觉吧,所以方才他才那般说。

    虽然青华说的声音很低,但是一旁的林逸尘还是听到了,他倒是没有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他以为对方会说天上亭台楼阁林立,云中曼妙仙子飞舞,俨然一副神仙逍遥的日子,因为书中都是这样描述的,怎么到了青华这里却是这样的话?

    不光林逸尘这样想,连白芷、红莲和夜清涵都是一愣,她们也好奇,也在听,不知道青华的话怎么会和书中描写的有太多的不一样呢?

    只有一旁的凤幽好似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因为只有她知道,即便是她归为神兽一类,也终究是在族中不受重视,不然她也不会遇到青华,并且出现在这千层阙里。

    青华深深地灌了一口桂花酿,却发现手中的酒壶已经到了底,早已经没有了酒。

    凤幽原本想帮青华再去取一壶的,却是被夜清涵拦住了,护着对着青华说道:“师兄,你今日已经喝得够多了,你的身体并不适合喝太多酒。”

    这话夜清涵今夜已经说了两遍了,青华以手扶额,顿感头疼,真不知道自己认了这个师妹到底是对是错啊。

    白天的时候,夜清涵重新为青华把了脉,虽然还是不太清楚青华的身体状况,但是彼此她当日在妙音坊的表现已经好了很多,也是也是对青华开了药方,要求其每日服用,并且要求其戒酒戒献血施法。

    看着青华的样子,凤幽在一边强忍着偷偷笑着。不论两百年前还是两百年后,她可是从来没有谁能够管着自家公子,没想到自己公子也会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克星”。

    此刻在看到凤幽的样子,青华顿觉脸上一团黑,站起身来,挥了挥衣袖,便是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身后则是传出了他的声音:“凤幽,今晚的事情交给你了,若是折了千层阙的任何一株花花草草,你明天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

    听到这话,凤幽顿时再也不强忍着了,放声大笑开来。

    虽然青华说的严肃,不过对凤幽来讲,要护着这满院的花花草草,倒也不是什么难事,除非对方像旁边的大唐的国师一般。不过据她这些日子所知,即便是方才回朝的大将军,那也不是眼前这位国师的对手,所以她放心的很。

    而看着这一主一仆的情形,其他四人也是一个个笑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