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二卷 佛妖辩 第三十五章 重叩门
    长安城,大唐帝国,皇宫。

    昨夜。

    镇守北关的唐国大将军昨日回朝来述职了。

    镇守在唐国边疆最北方的这位大将军姓秦,单名一个重字,今年尚不到五十而已,却已经是头上陆陆续续长出了华发,这华发虽然说显示这几分苍老,不过更多的则是显示着他的赫赫战功。

    镇北关是唐国最艰苦的要塞,没有之一,那里放眼望去一片荒芜,气候干旱,条件艰苦。但是可能就是因为这样险恶的条件吧,所以才造成了镇北关外存活着最凶悍的敌人——匈奴。他们善于骑射,民风彪悍,时常侵略大唐的北方居民,不少居民都深受其害,苦不堪言。

    不过这样的日子,在二十年前便是彻底得到了改善,而原因便是出在这位唐国大将军秦重身上,因为二十年前正是他开始镇守镇北关的日子。自他到任之后,数次出击匈奴,大胜而归,虽然没有彻底剿灭对方,却是使得凶悍的匈奴自此再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侵害北方的百姓,没有匈奴为患的百姓的生活也是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秦重育有两子,长子秦怀仁,幼子秦怀玉,这次回长安述职便是带着幼子秦怀玉,长子则是留守在镇北关继续镇守。

    昨日白天秦重进宫述职,晚上则是皇帝专门设宴犒赏秦重父子,并封赏其幼子秦怀玉为少将军,从此大唐的历史上便是多了一位最年轻的少将军,年仅十八岁。期间随同出席的百官也不再少数,还专门诏令妙音坊在宴席之上献奏,还点名曾经奏出《凤凰引》的红莲必须出席。

    妙音坊遵循诏令去献奏了,红莲也去了,不过红莲却并没有按照皇帝的旨意去弹奏《凤凰引》。

    妙音坊历来不会违背皇帝在旨意,便是其他人也鲜有人感拒绝皇帝的意思,可是昨夜却是发生了,着实惊呆了朝中的不少人,妙音坊的众人更是冷汗淋漓。

    当时的红莲态度坚决,异常镇静地说道:“先生有言,凤凰乃是神鸟,不可成为凡音所惑,适才要求弟子十年内不得再成功奏《凤凰引》。”

    唐国皇帝正想发怒,不料就在那时,钦天监来人,送来了一封当朝国师的手书,上边仅仅写了八个字——“十年之内,不见凤凰”。看了林逸尘的手书,皇帝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脸上却是冰冷一片,对着红莲道:“你当真不奏?”

    只闻红莲不卑不亢道:“大唐重礼,尊师重道,先生的要求,红莲必须遵从。”

    皇帝脸上神色变化奇快,一眨眼之后便是拍掌大笑,称赞道:“当真巾帼不让须眉。”

    而后皇帝将国师的手书转给了大将军秦重,礼贤下士道:“大将军劳苦功高,朕今夜却不能让大将军听闻大唐的名曲了。”

    看了国师的手书,又看到皇帝如此作态,秦重诚惶诚恐,哪里还敢多做计较。

    之后的宴席就没有那么紧张了,虽然红莲没有奏《凤凰引》,却是弹奏了妙音坊的另一首名曲《晚来风》,虽没有表现的太过惊艳,不过也是让得众人尽数陷入曲中,难以自拔。

    次日。

    妙音坊。

    大将军秦重幼子秦怀玉,痴迷于红莲的琴曲,觉得昨夜没有听够,便是约了不少儿时朋友,前去妙音坊听曲,却是整整等了一天都不见红莲的踪影,原以为红莲也会同往日一般晚间回妙音坊献奏,却不成想红莲因为千层阙之事,捎回妙音坊的消息是今夜不回去了。

    秦怀玉虽然长得相貌堂堂,却性格耿直,为人冲动,恃武而骄,不知长安城内近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在饮了不少酒水之后,甚觉脸上挂不住,更是在朋友的起哄下,亲自赶赴千层阙,定要将红莲带回妙音坊为众人献奏。

    千层阙。

    戌时。

    月光皎洁,星光璀璨,长安南街五匹快马疾驰而过,马蹄声声,踏得地面上的石子乱撞,便是地面也仿佛在震动起伏。五匹快马皆为久经沙场的老马,彼此之间也都是步伐整齐,脚力惊人,并未耽搁多久便是到了千层阙的门前。

    五人翻身下马,最前方的一人将马绳递给了后面的一人,便是快步走向了前方的紫檀大门,一双经过长期练枪而满是老茧的双手重重地叩击在了千层阙的大门上。

    “咚——咚——”

    得亏这千层阙的大门本身就是颇为厚实的紫檀木所致,要是一般的木头,只怕早就在那双手臂的重力敲击之下毁了。显然直到现在,敲门之人的心中的火气也没有下去。

    再看那敲门的人,十八出头,眉毛好似两柄锋利的长剑,鼻梁高耸,脸颊微黑,长得倒是一幅相貌堂堂、翩翩公子的模样,一双眼睛却透着骇人的光芒,更隐隐间仿佛还隐藏着一缕杀气,那该是经历了沙场的历练而得来的。

    而其身后的那四人,全部三十多岁,脸上饱经风霜,却掩藏不住久经沙场的锐气,便是从长安北街的妙音坊一路急马而来,却是面不红气不喘,显然也是常年骑马之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妙音坊久等红莲不见,来千层阙寻红莲的秦怀玉,大唐最年轻的少将军。而他身后的四人,也是此次从镇北关回来的将士,护卫他的安全。

    这时,四人里面看起来年纪偏长的一位走上前来对着秦怀玉睡道:“少将军,千层阙号称我长安城内最神秘之地,两百年都不曾开门,如今听说最近不久前才开门,我们初回长安,并不了解太多情况,少将军还是小心为上。”

    此人在秦怀玉从妙音坊出来就想要提醒对方来着,可是当时秦怀玉跑的太快,他没来得及。

    此刻秦怀玉的酒也醒了一分,想起了关于千层阙的传闻,不过心中却是不以为然,道:“这里是长安城,天子脚下,有什么好怕的。”

    对方还想劝秦怀玉来着,不过却是被秦怀玉伸手打断了,反而抽出双臂再次叩击在了千层阙的大门之上。

    他可是记得,昨夜皇帝要求红莲奏《凤凰引》之时,红莲拒绝说是先生不让,而且她的那位先生,好像就是千层阙里面的那位吧!想到这里,秦怀玉不禁有些气愤,便是因为里面那位一句话,便是让得他父亲也难听那闻名长安的《凤凰引》了。

    他也想见见,那位所谓的“先生”,到底是何许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