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第二卷 玄气江湖 第四十章 各有心思
    当那声清脆的枪声和乔阳的怒骂戛然而止时,刘蟒的脑子里嗡的爆出一片空白,整个人就这么愣住了。

    “我去你大爷.....”陈昌河奋力挣扎但却无济于事,只能猩红双眼大声喝骂。

    “噗!”

    “唔!”

    “我劝你最好别做无谓的挣扎。”张廷浩性子也烈,悄无声息的一翻手,一张黄符出现在他掌心之中。

    可还不等他将符箓激发,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透掌而过!

    剧烈的疼痛让他再无法聚精会神以念激发符箓,闷哼一声之后双目满是仇恨的目光狠狠的剜向那出刀黑衣人。

    乔阳,那爱笑爱闹很是不靠谱,但却非常贴心的力禅汉子!就,就这么没了?不可置信的伤感瞬间包裹了三人那颤抖的心。

    “带走吧!注意他们的手段。”矮瘦黑衣头领从林中走出,一张白色手帕上满是猩红的血迹。

    刘蟒定定的看着他,一双眸子亮得吓人,像是要把他的面容死死的刻进骨子里。

    可让人意外的是,看着那人手里的猩红,不知怎的,刘蟒出奇的安静,连挣扎的动作都再不出现。

    “呵,午时三刻,咱再见。”矮瘦黑衣人呵呵一笑,随手将那猩红的手帕一扔,转身也进了那别墅之中。

    自从真正入玄以来,不,应该是自打他刘蟒幼时就跟人打架开始,没有任何一次能比这次更加憋屈!

    堂堂大玄师,竟然被那无时无刻不顶在自己后心的枪口制得死死的!他想赌,但他不敢!

    龙气出手应该有可能让这些身手不凡的护卫精神瞬间失守,但他不敢保证能够制住他们全部。

    一旦失手,简单一个下意识的指尖动作,他们手里的家伙就能在自己的身上爆出一个血洞!

    更何况,如果赌,输了可不止赔上他一个人的性命,张廷浩与老爹也难逃波及。

    虽然心中恨意汹涌,但刘蟒强迫自己必须冷静。距离午时三刻还有时间,只要不当场身死,那机会便会出现在下一刻的任意一瞬!

    ........

    别墅之中,普格与吴家少主相对而坐,矮瘦黑衣首领进入之后低声与普格说了一句,便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不再言语。

    吴少主喜欢白色,因为它代表神圣,认为这是权力的象征。故此,就连他身后的近身护卫大都穿着以白色为主。

    而普格却恰巧与其相反,不管是他还是下属,均以黑色着装。

    为了让这少主不至于心里膈应,普格以他们行暗事本就是吴家暗卫为理由,这才让少主心中不至于抵触。

    “为什么非要等到午时三刻?夜长梦多,直接动手不是更好?”吴家少主心里有些焦灼,搓着手很是急不可耐!

    人心如此,如果看不到希望倒还罢了。如今临门一脚球都带到门口了,非得等会儿再踢,这种焦灼是个人都觉得心如猫抓。

    “少主莫急。”普格微笑道:“一切都是为了更加稳妥而已,好饭不怕晚,还请少主多等上那么些许时辰。”

    午时三刻骄阳正空,乃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人的精气神也是最为萎靡不振,这一点不分人群,就像是日月轮转一般,乃是人之三气周而复始运转的一个截点!哪怕是玄气师也避免不了这个近乎于天性的规律。

    古时一般斩刑为何选择午时开刀,也是出于一种人性化的考量。

    这时候人就算是心有悲恨,那也难以避免的会出现片刻迷蒙!此时下刀,身心痛苦都会减少很多。

    午时三刻跟恰午时又不同,虽然只是悬殊了那么一时半刻,但因阳气攀升到了极致的缘故,所以两个时候针对的犯人却是全然不同的两个极端!

    午时,仁斩!三刻,乃是灭杀!

    传言午时三刻的阳气,可以让十恶不赦之犯魂飞魄散,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

    而普格之所以要等到午时三刻,午时精气萎靡的因素占一部分。当然,这不是对于刘蟒等人突发奇想的仁慈,而是那个时候方便他们抽泄玄气罢了。

    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这茫茫蟒盘气脉,在午时三刻之时,正好也是势气流转回穴的一个轮转岔口。

    此时注气,才能确保最大限度的将玄气完美绽放。

    就像是海浪一般,逐浪之中的推动会浪费掉不少波涛,而若是将这波涛的力量汇于一点,在气浪顶峰之时释放,那便会产生一加一等于三的妙用!

    “我实在有些迫不及待了!”

    吴家少主起身看着窗外远处静静屹立的吴氏祖坟,一摆手道:“去!摆香设案,莫要浪费时间。本少就在那祖坟位置等着!”

    “是!”身旁白衣护卫领命而去。

    而另一个护卫貌似有些犹豫:“少爷,这事儿,真的不用跟老爷汇报么?这,可是大事!”

    他们是卖命不假,但具体说来还是给吴家卖命!而现在,掌握吴家绝对权力的可还不是这位少主。

    都是吴家老兵,家主对这事的重视程度他们还能不清楚么?

    如果这事不报家主,事成了还好,大不了只有个象征意义的知情不报之罪,可万一要是出了岔子....那,可就不好交代了。

    “放心,老爷子人老心不老,喜欢惊喜。此事若成,想来他应该会同意我进入官场了吧。”吴家少主心情不错,并没有呵斥这位多事的护卫,反而是笑得很畅快。

    他早就想踏足官场,看着老爷子那指点江山的霸气,这份躁动隐藏在心里已经好几年了。

    只不过,因为自己平日里间的行为貌似让老爷子有些生气。虽然在奢靡花销方面并未限制他,可却是坚决不准他踏足官场!这一点,是吴家少主心里的暗伤。

    看不起自己?

    呵呵,等我把吴家这么多代都没有完成的事儿做成,到时候看你还能以什么借口否决我走仕途!

    家境虽有高低,但这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叛逆却是不分家庭的。这吴家少主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追求,那就是完成这祖坟龙穴的激活。

    届时,自己家这南湖省之王的名头才能真正的名副其实!

    “老头子,时候真的到了么?”待这房中所有人都离去之后,普格身后柔声响起,妻子轻轻的将双手放在他的肩上。

    那十指微扣,仿佛是在颤抖!

    “是啊文心!时候到了!”普格看着下方开始忙活起来的众人怅声道。

    直到现在,他的脸上才真的浮现出一股热切!他,同样很激动!

    “如果事情能够成功,你能陪着我和儿子从此不再理会玄气江湖的事,离开这南湖范围,安心养老么?”妻子看着普格的目光隐约带着恳求。

    “你可曾见过这江湖真的容得下退隐蛊师?”面对妻子的恳求普格面色不动,但他的双眼却半丝不去看她的眸子,他怕自己目光之中的狂热会灼伤爱人!

    玄蛊师,终身弄蛊!

    不受同行待见这无所谓,但蛊师的气与蛊虫常年融合,这一点,注定了蛊师这个职业与其他玄师的晚年天差地别。

    虫虽不大,但其心似兽!

    它们的本性之中深藏凶性,好斗厮杀基本属于天性,这是蛊的命,也是蛊师的命。

    所以,他们做不到像普通玄师一样退隐江湖修身养性颐养天年。

    长期不释放蛊虫的杀性,最终只会百蛊反噬命丧当场!所以在蛊师这一行,真正意义上的隐退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是蛊师,他爱人是蛊师!故此,他们必将生在江湖死于江湖。

    “真的不可能么....”江文心闻言有些失望。

    这么多年,她已经有些厌倦了这为人卖命的日子。女人,在某个年龄,的确会多愁善感...

    年少时她与他携手闯江湖,为了吴家兴盛,她也曾经是南湖玄道之中一个辣手催命的女毒师!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的出事。转身再看普格那一如既往的狂热....她真的不知道这辈子,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效忠吴家是祖上传下来的遗命,但她真的累了。

    有普格在,她注定无法脱身....但身心俱疲之下,她仍旧选择了耗尽蛊群,只留下了本命蛊虫相伴。从此成为普格身后的女人,一个看客。

    “我们还是先把心思放在眼前吧!儿子,还等着我们呢。”普格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安抚道。

    “嗯。”提起儿子,江文心脸上满是期待。

    “这次机会来之不易,一个个巧合撞在一起那就是天赐良机,你我,必须拼一把!”

    ..........

    囚房之内,刘蟒三人静静的坐在一起,身前身后是十来个持枪戒备的黑衣护卫。

    而在他们落坐四周,一条条小蛇盘踞在侧,高高昂起的蛇头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进攻姿态。

    这种看管程度,刘蟒等人莫说动手,就是连商议的机会都不曾拥有。

    然而他们现在仍旧沉寂在乔阳的事情当中,谁都没心思说话。在这短暂的失神里,脑中尽是混乱根本没什么好的脱身之法可想。

    “忙了一夜了,都去喝口水吧!这里我先看着。”坐了不知多久,矮瘦首领缓缓走了进来。

    “头儿,这仨可都是那种人,你一个人....”手下护卫有些不放心。

    “去吧!你是觉得我不行还是这些个毒物不行?”矮瘦首领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

    “嘿,那成!谢谢头儿。”这些护卫爬了一夜的山早就累到不行,一个个也不再犹豫嬉皮笑脸的结伴而去。

    待到他们走远,矮瘦首领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轻轻点着两根,深吸一口气之后,竟缓缓伸手递了一根给刘蟒。

    而后的一句话直接让除刘蟒之外的二人脑子一震,看向这黑衣人的眼神也满是不可置信!

    “行了神棍!那话痨没死。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一会儿你动手,穿黑衣服的,不准下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