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乔 > 第45章 攻山(2)
    牛大柱大骂着,一刀劈向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北蒙兵。

    惨烈的厮杀顿起。

    库拓被偷袭本就心生恼恨,只恨不得一刀一刀把这些厉国人宰割干净,哪知竟然还有人敢指着他的鼻子骂。

    他转头看向牛大柱,抬手把刀指向他,然后轻蔑一笑。

    牛大柱更是满心的激动,这可是北蒙的大将军库拓,是要杀了他,加官进爵,封侯拜将近在眼前,那可是自己再在战场上拼杀十年都达不到的。

    不得不说牛大柱想的也太美了,如果库拓是那么容易就能杀的,也不配称为北蒙第一勇士了。

    牛大柱一路杀过来,只是还没等他近了库拓的身,这个大功劳便让别人抢走了。

    曹镇一刀劈向库拓,库拓刚杀了厉国的一个小兵,感觉到杀机立刻回挡。

    “当”的一声,两把刀撞击在一起,一触即分。

    曹镇咬牙切齿道:“库拓,上次让你侥幸逃脱,今日你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说着话,拎着刀有攻了过来,库拓不屑的一笑,“上次?若是没有那个小美人,你以为你还有命在?”

    这句话无疑是对曹镇最大的侮辱了,曹镇生平最恨的便是别人说他技不如人。

    此刻他面色阴沉如水,紧咬牙根,动作越加狠辣,一招一式都带着开天辟地的凶悍。

    可是就像库拓说的,上次若不是浦安修,他能不能完整的回去都是问题。

    上次的不敌,在曹镇的心里始终是个疙瘩,别人都安慰他说他是旧伤未愈,所以才会不敌库拓,时间久了,他便真的这么以为了。

    这次,他说什么都要拿下库拓,否则他在康平城的地位将急转之下,无立足之地。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他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库拓却还是游刃有余的模样,仿佛他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跳梁小丑。

    若不是有小兵不时的干扰库拓,曹镇甚至有一种自己在他手底下撑不了多久的感觉。

    这让曹镇面色越加难看。

    牛大柱见库拓被人截了,且这人还是曹镇,只能无奈暗骂一声,然后当机立断的转身寻找下一个目标。

    牛大柱杀人的手法刁钻,每每让对面的人措不及防,他一边杀,一边观察北蒙里那些厉害的角色。

    离它不远的裴峰并不像他有那么多的想法,只要是北蒙人,他毫不吝啬的送上自己的刀刃。

    只是他拿手的是远程弓箭,近战相对吃力一些,能在战场里保全自己,靠的便是动作灵敏。

    只是今日的北蒙人已经被逼到了绝路,往常和厉国人的对战都是带着戏弄轻视的心思,今日却是带上了鱼死网破的心理。

    裴峰刚杀了个比他高出半个脑袋的北蒙壮汉,就感觉后背一痛。

    他回身,看到牛大柱正把偷袭他的那个北蒙兵架开,然后将其一刀抹了脖子。

    牛大柱咧嘴一笑:“裴将军还是要多练练近身功夫才是。”

    牛大柱自以为是真诚憨厚的笑,却不知道他此刻满身是血,看起来狰狞异常。

    裴峰沉着脸点了点头,算是记住了他这次的恩情,刚刚若不是牛大柱那一下,他可能已经被捅了个对穿,而不是只破点油皮。

    两人如此不过耽搁了一瞬间,复又投身战场。

    浦安修身姿轻盈在战场上穿梭着,北蒙人并没有将这个清俊的少年放在眼里,反而因为他容貌出色儿,言语调戏。

    “哟,厉国是没人了吗,连这么好看的姑娘都舍得放到战场上来搓磨,不如……”

    只是人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刀穿心。

    那人临死眼中还带着不可置信,明明自己比这人强壮那么多,怎么会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只是没时间让他想明白便轰然倒地。

    死了几个,北蒙人毫不在意,只以为是这些人看浦安修长的好看,而轻敌了。

    “小娘子,不错嘛,只是战场血腥,不如让哥哥来……”疼你。

    说着话,这人眼中泛着邪光,只是同样不等话说完,便跟前面的几人一样,死不瞑目的去见了阎王。

    浦安修狠狠地擦过脸上被喷溅的血迹,轻嗤一声,神色越加冷冽。

    每次他走过的地方,那些刚刚还叫嚣的北蒙兵,下一刻便都被抹了脖子轰然倒地。

    一刀毙命。

    这招还是他跟薛月学的,果然以最小的力气,达到最有效的目的。

    惨烈的战争还在继续,倒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眼看着北蒙人越来越少,地善心急如焚,如果再这么耗下去,北蒙军队只会死伤殆尽一条路。

    地善心中暗恨,爱干净整洁的他这会儿是狼狈不堪,他强逼自己冷静下来。

    只是目光所及都是他们北蒙人一个个倒下去的画面,厉国知道自己体格不如北蒙人的强壮,单打独斗不是对手,便三两人对付一个。

    来了个人海战术。

    地善额角青筋直跳,口中泛着血腥气,自攻入厉国以来,从没有一刻像这样的狼狈。

    他咬牙狠声吼道:“跟我撤。”

    东南西三个方向都被厉国大军包围了严实,冲出去的可能为零,只有北面,因为有一条小溪横挡在那儿,反而没有什么人。

    那条小溪他也带人探过,最深的地方有一人深,虽然北蒙人不善水性。

    为今之计,却也只能破釜沉舟,奋力一搏。

    北蒙人大部分人跟着地善向北杀去。

    察觉了地善的意图,陈奕信大吼一声,“北方,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