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云风传 > 第47章 灵府境三重之战
    “好!”剑宸朗声大喝一声好,什么狗屁死罪,此子,他剑宫要了!

    东海学宫众弟子皆无比震惊,心头狂颤不止。乾元学府天骄,一击秒杀!拿头颅祭旗!何等威风!

    此时议论之声更甚,有的弟子甚至扒出了张云风两年前的是是非非。

    张云风,一战封神。

    杨冬雪看着道台之上的身影,美目泛着异彩。

    “废物!”慕容华则是心中暗道,面色阴沉,他十分希望张云风死于对方手里,至于学宫的名额,他并不在意,尽管只有三十名额,他慕容华也自信定会取得一位。

    张云风并没有理会观战台上的议论声与那名长老充满杀意的眼神,而是目光扫向那名壮硕青年,轻笑一声,道:“的确,战斗会在几息内结束。”随后走下道台,回到原位。

    那壮硕青年目光冷漠地看向张云风,那之前出声的少女则满眼震惊。

    隋信看向张云风,目光冰冷,但他既已允生死战,以他武王境的脸面,自然不会出尔反尔。

    “第二战,灵府境三重之战,你们自己出人,若再败,便不用回来了。”隋信口中吐出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

    第一战他失策了,若是派拓拔狂出战,也许情况会大不一样,毕竟拓跋狂若使出全力,也可一击败鲁臻。

    不过既然已经输了一场,那么便无法挽回,所以这第二战,必要拿下。

    乾元学府众弟子的眼中皆少了之前的狂傲,他们知道,此战不可再败,定要一位最强之人。

    这时,一位青年缓缓走出,对隋信拱手道:“宫主,此战,我必斩对手。”

    乾元学府弟子们见此身影,皆面色舒缓,此人乃是灵府境三重真正的第一人,秦清。

    隋信点头,道:“可以。”

    他始终相信,第一战是没有让拓拔狂出战,因轻敌而败,这一次走出的弟子,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再无败的可能。

    秦清迈步走上道台中央,平静的目光看向东海学宫诸人,等待着对手,既然自己出手了,那么便没有悬念了。

    “我东海学宫,何人可以一战?”剑宸开口,声音不大,却使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东海学宫诸长者显然对此战极为重视,因此皆脑海中飞速的思考着人选。

    目前东海学宫已手握一胜,若是再胜一场,那么就会给对面极大的压力了。

    而且后面五重之战暂且不提,七重与九重之战有李青衣与华勋坐镇,未必会输,毕竟三年前的两胜,就是他二人夺得,当时,李青衣灵府五重,华勋灵府七重,如今他二人皆有成长。

    “宫主,我可一战。”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于剑宫区域传来。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一位少女站了起来,她穿着竟是男子衣服,头戴锦帽,不知是否为长发,显得十分英气逼人。

    “是韩柔。”

    “剑宫韩柔,善软剑,如今灵府境二重。”不少东海学宫弟子认出她来。

    “胡闹。”剑宸喝了一声,他知这位女弟子天资卓越,不过却为人极为骄傲,认为这东海学宫无一男性天才,就连她对师兄李青衣的评价也都是:若她与师兄同境,必击败之。

    对此,李青衣自然只是笑笑,不会与小师妹较真。

    韩柔想必是见张云风以如此威势拿下第一胜,激起心中好胜之心,欲以灵府境二重战对方三重。

    然而剑宸却知道尽管韩柔出众,可战胜一些灵府三重之人,但对方乃是乾元学府天骄,恐怕很难弥补境界上的差距。

    “坐下。”剑宸见韩柔倔强的双眼,不由再次喝道。

    韩柔撇撇嘴,最终还是坐了下去。

    秦清平静地看着这一幕,他不急,无论是谁,他都会胜,这是他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

    这时,宋岩开口:“慕容华,去,为东海学宫拿下第二胜!”

    宋岩之言与剑宸让张云风出战之时之言何等相似,这是要让众人好好看看,他弟子慕容华才是最耀眼的吗?

    慕容华扫了身旁杨冬雪一眼,随后站了起来,向宋岩躬身,道:“是,师尊!”

    剑宸点点头,道:“好。”

    慕容华为三系法师,宋岩亲自传道,之前又有外门第一人之称,境界又刚好匹配,的确,慕容华出战再合适不过了。

    慕容华迈步走出,与秦清相对而立,秦清眼中仍平静的可怕,仿佛对面没有站人一般。

    对秦清来说,对手是谁都一样,想在我这里拿下第二胜,不可能。

    “云风,你的老对头出战了。”钱良小声打趣道。

    张云风闻言,一笑:“我从未将他当过对手。”

    铁熙妍与他二人站在一起,自然听到两人谈话,不由得看向张云风,还真是骄傲呢。

    慕容华面容充满着不屑,开口道:“这第二胜,我要了,你自己下去,我不伤你。”三系法师,这是天道的恩惠,他对自己的天赋有自信。

    秦清闻言,平静的脸庞陡然变得锋利,他陡然气息暴涨,身上绽放无数光辉,强大的压迫感向四周弥漫而出,他身为这一境的第一人,已经太久没有人在他面前狂言了。

    此气息一出,东海学宫诸弟子发出惊呼,太强了,这是属于灵府境三重的气息吗?一些寻常灵府境四重的弟子皆脸色不太好,这种气息,已经比他们强大了。

    剑宸等大人物皆皱眉,这种光辉,是三系法师!

    慕容华感知到这份气息与那身上绽放的光辉,笑容逐渐凝固,露出凝重之色,他感知到,此人,竟也是三系法师!

    秦清一字一顿地道:“生,死,战,可敢?!”他答应了金行宫主,必斩对手。

    证道区域的气氛被这句话再次点燃,第二战,又是生死战吗?慕容华,敢接吗?

    慕容华闻言,面色变得扭曲,一方面,他欲生死战,杨冬雪,师尊以及众弟子面前好好展现自己一番,斩对手于道台之上,使道台染敌将之血。

    然而另一方面,在对方展现同为三系法师之后,他又没有之前必胜的把握。

    为了一时快意,弄不好会葬送性命,值得吗?慕容华的答案,当然是不值得,只见他冷声说道:“我不想杀你,今日便点到为止。”

    “不想杀我?哈哈哈,如此无耻之言竟能说出口,不愧是东海学宫天骄。”秦清笑了,不敢生死战,便言不想杀我,岂非可笑不堪!

    东海学宫诸人也觉脸上无光,真是丢脸丢到外面去了!宋岩脸色同样不太好看,不过却也没说什么,毕竟那是他弟子。

    “秦清,既然对手怂如丧家之犬,那么打残便是,留他一条性命吧。”金煞书生隋信的声音于身后飘来。

    “是,宫主。”秦清道了一句,随后对慕容华冷漠道:“既然你无胆量接下生死战,那么,我便留你一条狗命!”

    说着,秦清动了,只见他身上红光绽放,右手向前猛然轰出一掌。

    “嗷呜。”一道火龙凭空凝成,随后朝着慕容华倾泻而去,证道台之上出现炽热高温,他的第一种能力——火之力。

    慕容华脸色阴沉,同样轰出一掌,一道水龙凝成,不过体型却比火龙略小几分,不过同样威势惊人。

    证道台之上出现绚烂的一幕,一蓝,一红,二龙分别朝着对方飞驰。

    “轰。”

    一声巨响传来!二龙相遇,竟扭打在一起,火龙伸出利爪,狠狠地扣住水龙的脖子,竟直接将其切断!水龙散,浇灌在火龙身上,发出呲呲的响声,使得火龙气息减弱,另一部分水汽则是宛若细雨般挥洒在正道台之上。

    火龙再次朝着慕容华飞去,只见慕容华再轰出一掌,方才使火龙炸裂。

    谁也没有注意到慕容华另一只手在凝聚灵力,突然他大喝一声:“土之囚牢!”

    顿时,秦清身体周围竟凭空形成一道空心土牢,欲将其包裹其中,此招正是两年前对付张云风的招式!

    秦清来不及闪躲,瞬间便被埋葬其中!

    此时,道台之上,只有半空中的一个大土球,土球前方,慕容华含笑站定。

    东海学宫诸弟子皆欢呼起来,这第二胜,就要到手了吗?

    可就在这时,异变斗生!只见那土球之上,竟逐渐长出绿芽,仿佛是什么植物在不断生长着!

    “咔嚓。”土球上龟裂出无数裂纹,慕容华脸色一变。

    “砰!”

    裂纹再次细碎,猛然间爆裂开来,无数土块宛若无数暗器朝四处射去。

    隋信衣袖一挥,乾元学府众人面前出现一道光幕,挡住了所有土块。剑宸目光射出,无数剑气纵横,搅碎了无数朝东海学宫方向射来的土块。

    反观秦清,只见他身躯之上竟长出无数古树,古树由幼年迅速成长,撑破了土之囚牢!

    古树粗大的树干疯狂生长,朝着慕容华杀去,这是秦清的第二种能力——木之力。对战多系能力者,抓住对方属性能力至关重要。

    树干遮天蔽日地朝着慕容华席卷,慕容华双手伸出,顿时炽热的高温降临手掌,无数火球朝着那古树轰杀。木属性是吧,那么便将你全部烧为灰烬!

    就在古树即将碰到慕容华之时,无数火焰球瞬间降临,二者交织在一起,顿时烧焦的味道弥漫而出,古树毕竟为木,承受不了如此高温,被逐渐烧毁,释放白色的呛人烟雾。

    慕容华冷笑一声:“还有什么能力,使出来吧!”

    慕容华自问击败不了对手,可对手想击败自己,如若没有绝对的力量压制,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是么。”烟幕之中,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嗖嗖嗖!”正当这时,只见虚空之中无数道破空之声传来,烟雾之中,遮天蔽日的金线陡然如遮天大网般笼罩而下!

    金线离他太近了,来得也太快了!根本来不及躲闪,更何况金网的覆盖太大了!

    慕容华眼瞳无限放大,露出恐惧之色。唰得一声,一切来的太快了,电光火石之间,金网收缩,将慕容华紧紧地包裹其中!

    战场瞬息万变,无论是东海学宫,还是乾元学府弟子,皆屏气凝神看着这一战,直到慕容华被包成粽子一般失去战力,乾元学府一方弟子终于露出笑容。

    “将金网阵藏在树干径之中,掩人耳目,秦清,你不但天赋卓绝,而且心思还如此缜密,回去我会禀告你师尊赏赐于你。”隋信笑着点评道。

    “谢宫主。”秦清回应道,但他却没有下台,而是一步一步走向慕容华,金网也在随着每一步而收缩得更加厉害。

    此时慕容华的身躯及脸庞已经被金网勒得渗出血迹,慕容华的脸极为扭曲,眼神却充满恐惧。

    “这…不是…生死战,你..不..能杀..我。”慕容华咬着牙冠费力地说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秦清没有回答,而是将金线收缩得更加厉害,慕容华脸色的血顺着金线流淌着。

    秦清他师弟的头颅还在那瞪大着眼睛,他也要对方血债血偿!

    “隋信,难道你要违背周王定下的规则吗?”宋岩沉声开口道,慕容华是他弟子,他怎能见他去死,他看得出,秦清已经有了杀念。

    隋信闻言,面色冰凉,不过却也不敢当众违背周王规则,缓缓开口:“秦清,饶他一条狗命!”

    秦清闻言,冷哼一声,再次锁紧金网一下,随后将之收回。

    这最后一下巨大的痛苦使得慕容华拼命地嘶吼着,随后紧紧地蜷缩在台上不停地抽搐着身体如同丧家之犬。

    至此,

    第二场,乾元学府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