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锦鲤王妃爬墙啦 > 第93章 奇怪的和苏郡主
    夜风华万万想不到,一个那么漂亮精致的荷包里,竟然装着好几个糊了叭唧的汤圆。

    汤圆已粘成一团,分不出个数。

    可夜风华还是大喜过望,并且找郡主确认,“这就是你吃的汤圆?”

    和苏郡主点点头,又指着夜风华道,“好朋友说不吃汤圆,那就不吃汤圆。扔掉!”

    扔掉?不能扔!夜风华将荷包拿到鼻子边闻了闻,目光掠过跪在地上的丫环彩霞时,发现对方脸色骤变,心下已有了答案。

    同时鼻端传来花生特有的油香味,更证实了她的判断。但她并未立时揭穿,而是将荷包里的汤圆放进盘子里,让膳食管事来评断。

    这膳食管事平日里的工作,本就包括菜品营养搭配,新菜研究以及品尝。放到现代,就是美食鉴赏家。那舌头和鼻子值钱得很,随便一闻一尝,便能准确判断出菜里放过什么作料。

    现在要膳食管事来瞧瞧这汤圆是用什么做的,简直是扛起大炮打蚊子,根本不叫事儿。

    “花生粉!”膳食管事用鼻子一闻,再用指尖一揉捏汤圆软硬程度,立刻得出结论,“花生米烘干磨成粉,然后再与糯米粉揉在一起做成汤圆。”

    夜风华眸色冷了几分。

    她过来只是想治病救人,没想过要扰谁的好事。可面对这般可爱单纯的姑娘,竟有人要加害,她能无动于衷?

    若是丫环无心便罢,可丫环慌张的表情,加上之前说没加过花生,偏偏说明了一切。

    夜风华冷沉的目光落在彩霞的脸上,声音淡而冰凉,“说吧,怎么回事?你给郡主吃过几次花生汤圆?”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誉王妃这时才醒悟过来,丫环要害我儿!

    老母鸡护崽的架势拿出来,上前狠狠一巴掌打在彩霞的脸上,“竟敢害我儿!好大的胆子!”

    彩霞被打得头歪向一边,脸上顿时现出几个手指印,可见这一巴掌打得有多结实。

    彩霞哭泣道,“郡主爱吃汤圆,奴婢并不知道她吃了会犯病啊!”

    誉王妃本来还要打下去,听到这话手便滞留在空中,觉得此话有理。

    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女儿不能吃花生汤圆,一个婢子又怎么会知道呢?

    和苏郡主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夜风华,最后视线落在彩霞身上,“嗯,彩霞不知道!上次就给我吃了汤圆。她若是知道,这次就不会给我吃了。”

    这话信息量巨大,夜风华追问道,“上次?你什么时候还吃了汤圆?也是花生汤圆?”

    “就是上次啊!”和苏郡主嘟着嘴,不耐烦回答那么多问题了。

    夜风华只得疑惑地望向誉王妃。

    倒是誉亲王想起来了,“珠儿是说两个月前那次发病,也是吃了汤圆?”

    这一说,誉王妃吓得脸色一白,赶紧走去把女儿搂入怀中,生怕上天要来抢夺她的宝贝,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哭腔,“我儿啊!也是命大!竟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

    誉亲王解释道,“两个月前,我儿犯病,差点……没了!当时王府已在准备白事……”

    “王爷你别说了!”誉王妃抹着泪,双手合十道,“菩萨保佑,我明家的列祖列宗保佑我儿平平安安!”

    夜风华从这一家三口语无伦次的话语中,基本理清了线索。

    第一,两个月前,和苏郡主吃了花生汤圆引发性命之忧。

    第二,御医束手无策,和苏郡主危在旦夕,誉王府已经在准备后事。

    第三,和苏郡主最后又被救活了,结果在梅花宫宴再次吃了花生汤圆犯病。

    夜风华正待问几个问题,和苏郡主又开口说话了,“汤圆不好吃,珠儿不喜欢吃汤圆!彩霞说,汤圆能治病,要珠儿吃汤圆。”

    她说话的时候,吐字像个孩子。可每句话都是信息,每个信息都在点上。

    这字字句句都在说明,和苏郡主并不是自己闹着吃汤圆,而是彩霞诓骗她汤圆能治病逼着她吃的。这彩霞就是害命,害的还是郡主的命!

    夜风华抬眸望向誉亲王和誉王妃,“事关重大,誉亲王是和誉王妃回去自己审,还是……”

    誉亲王夫妇还未开口,倒是和苏郡主指着夜风华吱吱喳喳的,“好朋友!好朋友!”

    知女莫若母,誉王妃立时明白女儿赖上了明安王妃,歉然道,“看来我女儿很喜欢明安王妃你!可因这事让你受累,本王妃又过意不去。”

    夜风华与和苏郡主的视线隔空相撞,莫名感觉对方用一种无比哀痛又深切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种目光,令人无端疼痛。她搜遍脑中记忆,确定原主跟和苏郡主并无交集。

    她也不知道一个心智欠缺的姑娘,为何这么依赖她。不,这姑娘的心智并无欠缺,逻辑思维之缜密,是常人所不能及。

    自打夜风华踏入这间风梅殿,每当有疑惑并卡住时,和苏郡主就会给她递一个线索。

    是她想多了?还是巧合?

    夜风华仍在犹豫,却听誉亲王的侧妃莹秀夫人道,“这种事当然回王府自己解决,何需劳烦明安王妃?明安王妃刚大婚不久,初为王府主母,这里里外外哪件事不需要她操持?”

    那会子和苏郡主已经下了床榻,乖巧地站在明安王妃身边,她的手也搭在明安王妃的手臂上。

    听到莹秀夫人如此说,夜风华明显感到和苏郡主的手一抖。似害怕,又似央求。

    夜风华本可以不趟这混水,却鬼使神差道,“不碍事,本王妃是梅花宫宴协理人。太后说了,在梅花宫宴上出的任何差错,本王妃都得担责任。是这样么,秦嬷嬷?”

    秦嬷嬷朝夜风华福了一福,恭敬又简短,“王妃说的是。”

    夜风华清晰地感觉到和苏郡主重重松了口气,不由得拍拍她的手背,凉声道,“来人,把这丫环押下去!”

    立时有侍卫上前来,要将彩霞带走。

    彩霞慌了,猛地扑到和苏郡主面前,抱住她的腿哭起来,“郡主!求你救救我!彩霞什么都不知道!彩霞从小跟您一起长大,求郡主救命!彩霞是无辜的啊……”

    就在夜风华以为和苏郡主不会理睬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和苏郡主摸了摸彩霞的脑袋,像摸一只小狗一般,稚气的,“嗯,一起长大,彩霞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