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穿越小说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二百五十三章:沈尚书兴奋了起来
    说这话的时候,沈尚书眼角都在抽动。

    要知道,凡是皇家的一应宴席,不管是宴请命妇还是外臣宗室,按例都是由内廷负责,花的是内承运库的银子。

    但是鸿胪寺的花用,可是户部来拨银的。

    这便足可以看出,这位大司徒为了打消天子在盐引上打主意,可是狠下了一番决心,甚至都不惜再出一回血。

    不过沈翼的这番表现,倒是叫朱祁钰有些啼笑皆非。

    感情这沈老头,是以为最近宗室进京,他这个天子的内承运库银子告急,所以才想拿盐引捞一笔银子?

    当下,朱祁钰便沉了脸色,不悦道。

    “沈卿说的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朕连摆宴的银子都没了不成?”

    沈尚书麻溜的跪在地上,道。

    “臣不敢,陛下误会了,只是如今宗室进京,宴席接待之事,乃是朝廷体面,臣恐内廷人手不足,所以才想请鸿胪寺一尽绵薄之力。”

    得,这沈老头还真是会做人,面子里子都给足了。

    朱祁钰要真是想要银子,怎么也该就坡下驴了。

    只可惜,他是真的只想要盐引,并不想要已经快要穷死的沈尚书国库里的银子。

    摇了摇头,看着沈尚书一副“真诚”“自愿”的表情,朱祁钰也绷不住了,摆了摆手,道。

    “这些客套话就别说了,朕真不是要贪图户部的银两,不妨跟沈卿直说,盐引和茶引,朕是一定要的。”

    沈翼的脸色迅速的垮了下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见状,朱祁钰虚手下压,又道。

    “不过,沈卿刚刚所说也并非没有道理,既然如此,朕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这些盐引和茶引,虽然不过开中法取用,但是朕也不会白白拿走,朕会将应该输送到边境的粮食,以倍二之数折算成银两,发到户部。”

    “户部将这笔银两专用于修缮边境城墙,不得挪用,多出来的那部分,便算是不运粮,直接折银的补偿。”

    “如此,也算是不破坏开中之法,沈卿以为如何?”

    这……

    沈尚书眼珠子转了转,有些犹豫不定。

    所谓开中法,实际上是广义的说法,并不单单是指运送粮食到边境换取盐引。

    事实上,除了粮食之外,当年太宗皇帝军费不足的时候,布匹,马匹,大豆,甚至是银子都可以用于换取盐引。

    当然,开中的本质不变,无论是什么物资用来中盐,都需要送到边境进行换取。

    这也是开中法的核心所在,由民间承担运输途中的折损。

    所以事实上,天子说的这个变通之法,倒也不是不行。

    将银两给付户部,由户部购置修缮城墙的材料,运送到边境用于加固城墙,也算是开中的一种。

    只不过,运输的过程是由户部来承担了而已。

    但是,人家多给银子了呀!

    天子可说了,按照原本应当运到边境的粮食折银的二倍给付户部,以补偿在运输上的折损。

    三万盐引,一万茶引,如果按照开中的法子,边境收到的粮食折算成银两,大约二十五万两左右。

    但是实际上是不足的,因为茶引并不严格实行开中制度,管理相对松散,并不能和盐引一样产生这么大的收益。

    但是天子既然这么说了,那么盐引和茶引肯定都是按这个来办。

    二十五万两,翻上一倍就是五十万两。

    粮食等货物,就算是在路上再损耗,也不可能到这个地步。

    因此,按照这个法子,朝廷肯定是赚的!

    沈尚书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心动了。

    要知道,上一回二十多家勋戚联合起来,也才凑了三十万两银子。

    虽然天子说了专款专用,这银子就算到了户部手里,也要用于修缮边墙。

    但是,这玩意对于穷疯了的沈大司徒来说,还不是左手倒右手的事。

    既然边境有银子先用着,那么明年的预算就削减点不就成了,朝廷需要用银子的地方,那可海了去了。

    什么,陛下您不同意?

    那要不,工部修河的预算削减一点?

    都不能削?

    《臣户部尚书沈翼请致仕疏》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沈司徒已经熟练掌握了耍无赖的各种技巧,只要能弄来银子,让他干啥都行!

    不过,就在他张口想要答应下来的时候,沈尚书还是及时的刹住了车。

    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

    多年的仕途生涯告诉沈尚书,事出反常必有妖。

    天子既然盯上了盐,茶,无非是想要银子充裕内帑,但是照这个法子,早晚赔死。

    要知道,这个世上如果说最追逐利润的人,就是商贾之辈了。

    但凡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空隙可钻,他们都会挤出一个大口子。

    开中法之所以能够稳定运行到现在,那帮商贾之所以愿意老老实实的运粮到边境换盐引。

    就是因为它是最容易,耗费代价最小的获得盐引的办法。

    贩盐,贩茶的利润的确很高。

    但是朝廷对于盐,茶的销售价格和地区,都是有严格的规定的。

    三万盐引,一万茶引,按照正常的价格,就算是全数售卖一空,所获也就是四十万两的样子。

    其中,二十五万两的粮食成本,有点关系的,或许能省下一两万。

    但是算上路上的损耗和人工,盐商的总成本稳定在三十万左右,最终获利在十万两左右。

    三分之一的利润,而且几乎不会赔钱,已经算是很高了。

    但是按照天子的这个给法,不说人工了,成本就先赔了十万两。

    尽管沈尚书很想要这笔银子,但是在弄清楚天子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答应下来的。

    皱眉思索了一阵,沈尚书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天子说了,他并不打算将这些盐引和茶引当做赏赐,而是打算支盐支茶,送到皇店当中。

    那么问题就来了。

    三万盐引,一万茶引,可支取食盐近六十万石,茶叶近七万石。

    京城如今人数繁多,但是也不过七十万左右。

    这么多的盐,茶,整个京城一年都消耗不完,只怕要扩展到整个京畿数个州府,才能全数售卖一空。

    天子如果不想让整个京畿地区的盐商都被挤死的话,那么这些盐,茶就只能砸在手里。

    又或者,天子有其他的门路,能够消耗掉这些盐,茶。

    沈尚书的脑子里头,忽然闪过刚刚天子递给他的账册。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天子的这些皇店,基本都是些日常用度的店铺。

    虽然账册上记录不多,但是沈翼是其中老手,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店铺在努力的进行大宗买入,但是却甚少卖出。

    这很不正常。

    如今是年节,正是各个店铺的销售旺季。

    但是天子的这些皇店,却一反常态的大买而少卖,这并不符合做生意的规律。

    想来,管事的太监是肯定没有胆子自己擅作主张的,不然的话,赔了银子,天子肯定要扒了他的皮。

    也就是说,这种反常的举动,是天子在背后操持。

    现如今,这些皇店囤积了大量的布匹,粮食,首饰,瓷器,天子又来跟他讨盐引和茶引,丝毫都不怕卖不掉吗?

    在能赚的时候不赚,必然是有更大的利润在后头。

    沈尚书眸中闪过一丝精光,忽然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了起来,往前凑了两步,搓了搓手,开口问道。

    “臣斗胆敢问陛下,如此大量的茶,盐,粮食,布匹,是打算在何处售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