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穿越小说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三百七十三章:人在屋檐下
    英国公府的花厅中,一片沉默。

    罗通压着火气解释完,便将目光投向了上首的张輗,他相信,这其中的道理,稍微有点政治眼光的人,都能够清楚。

    之前的时候,他们之所以想要叩阙,是因为朝堂舆论并不倾向于支持互市。

    从高层来看,王文那个臭脾气,得罪的人也很多,将矛头对准王文,大概率很多大臣都会是中立态度。

    再加上,罗通觉得自己有把握能够说服陈镒和高谷,众多原因叠加之下,才决定赌一把。

    但是如今的情况已经变了,不知道天子使了什么手段,让朝堂上形成了一面倒的局势,不仅在互市一事上态度坚定,而且还都力挺王文。

    在他们如此坚决的态度下,朝堂舆论也发生了转变,已经不具备叩阙的条件。

    再有就是,经过今天的朝议,高谷明显已经有了退意,下朝的时候,罗通本还想找他商议一下,但是高谷却理都没理她,直接就离开了。

    各方面都处于不利的地位,何必要再做这等无用功呢?

    这番道理,张輗明白,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明白。

    但是,他们依旧没有对罗通有任何的表态,纷纷都沉默着。

    片刻之后,依旧是陈懋淡淡的开口道。

    “罗大人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会不成呢?”

    罗通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但是,还没等他出言,一旁的蒋义也犹豫着开口道。

    “罗大人,宁阳伯说的有道理,凡事总要试试才知道能否成功,当初你说要叩阙,我等便将朝中能用的上的人手,甚至连宫里那边的人手,都一并交给了你,如今事到临头,未战先怯总是不好的。”

    “何况,今日朝上,那王文对你们明显已经有所敌意,就算什么都不做,他也必会寻个时机,将你们远谪,何不搏上一把?”

    随着蒋义的开口,张輗也幽幽的叹了口气,道。

    “罗大人,老夫知道这件事情你很为难,但是,刚刚宁阳伯的话你也听到了,天子先是急着将使团送出京师,接着又竭力推动互市,最后还特意表态,说不会对瓦剌有所妥协。”

    “种种迹象都表明,他是想要借刀杀人,想要激怒也先,加害太上皇,吾等既然一心要迎回太上皇,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惜身不前。”

    “这个时候叩阙,哪怕不成,消息传出去,也先至少也不会觉得,大明完全没有诚意跟他和谈,能保得太上皇的平安,才是我等该做的事情,不是吗?”

    罗通的心凉了半截。

    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这帮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们当然明白,这个时候叩阙的风险,也明白成功率不高。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又不是自己上去冲锋陷阵,就算被天子降罪,大概率也是亲自出面的罗通。

    对于他们来说,最多不过是折损一些摇旗呐喊的低阶官员,甚至于,他们的人手都只是跟在后面凑数,天子会不会处置还两说。

    所以到最后,真正承担风险的,其实就是罗通自己。

    说什么为了太上皇的安危,简直是胡扯。

    就算是开了互市,也先要是敢动太上皇半个手指头,罗通敢把自己的姓倒过来写!

    他们之所以在明知道风险很大的情况下,也要逼着罗通继续叩阙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天子奇怪的表态,让他们开始担心,如今正在瓦剌谈判的使团的安全问题。

    要知道,这次使团当中有一个关键的人物,张軏!

    不论是对于英国公府,还是对于如今的太上皇一党来说,他都是至关重要的人物。

    作为老英国公在世的时候就竭力培养的人,张軏无论从威望,地位,能力各种方面,绝对全方面碾压张輗。

    别的不说,张軏要是还在京师,凭他在五军都督府的影响力,任礼哪敢打什么小九九。

    这次出使,张軏半是被迫,半是为了拿到迎回太上皇的大功。

    但是没想到,谈判还不知情况如何,就被天子给算计了一把。

    对于眼前这帮人来说,张軏绝对不容有失。

    相对而言,一个罗通,也就不值一提了。

    张輗的话,态度已经很明白了。

    对于叩阙,他们已经不抱成功的希望了,但是罗通还是要去,不仅要去,而且要闹大,闹得越大越好。

    最好形成一种,大明天子虽然没有诚心和谈,可大明的满朝大臣,都竭力反对互市,生怕因此而影响大明和瓦剌的关系的假象。

    如此一来,哪怕互市真的通过了,但是只要消息传到瓦剌,也先也不会在恼怒之下,对使团生出杀心。

    至于,在这种情况下,叩阙无法成功,失败之后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那他们就顾不得了。

    反正,失了一个罗通,他们还能慢慢再继续在文臣当中物色人手,但是张軏却只有一个,绝不容有失!

    想明白了这些,罗通有些绝望。

    他明白,自己彻底被当做弃子了。

    脸上划过一丝悲凉,罗通霍然而起,冷声道。

    “诸位莫要欺人太甚,罗某固然希望太上皇早日归来,但也不是平白被人拿出去弃子的,今日之事,到此为止,罗某告辞。”

    说罢,转身就朝外头走去。

    但是没走两步,花厅周围就跳出来几个英国公府的家丁,拦在他的面前,罗通脸色铁青,转过身道。

    “怎么,英国公府难不成还敢私自囚禁朝廷命官不成?”

    张輗摆了摆手,示意围在一旁的家丁退下,起身来到罗通的面前,淡淡的道。

    “那倒不敢,只不过老夫想提醒罗大人一句,十年前的那桩案子,罗大人幸得定西侯府相助,太上皇宽宥,方能有今日的风光,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

    罗通的脸色由青转白,后退了两步,勉强定了心神,恶狠狠的瞪着张輗,道。

    “你这是在威胁罗某吗?”

    张輗回到椅子上坐下,脸色依旧平静。

    “不敢,只是善意的提醒,今日朝堂之上,罗大人弹劾王文,想必天子心中必然不悦,这个时候,他若是一时兴起,命锦衣卫翻一翻早年旧案,查出什么东西,也未可知。”

    “罗大人不妨想想,若是今日你前去叩阙,无论如何,至少能搏一个敢言直谏的名声,如此一来,哪怕被罚,也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但是若因旧案落马,恐怕……”

    罗通的脸色一阵变化,显然十分挣扎。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宁远侯任礼忽然开口道。

    “罗大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又何必再三推辞,如宁阳伯所说,尽力一试,或许事情并不如你想象的那般糟糕,也未尝可知呢?”

    看着任礼平静的脸色,罗通迟疑着点了点头,旋即,他沉着脸色,死死的盯着张輗,开口道。

    “既然如此,罗某就再为太上皇冒一次险,但是,二爷须得答应,之后再也不提十年前那桩旧案,否则,罗某拼着身家性命不要,也绝不肯替他人做嫁衣裳!”

    见罗通总算是松了口,张輗和蒋义,陈懋等人对视一眼,脸上立刻绽出了笑意,开口道。

    “罗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前尘往事,既然罗大人不愿再提,我等自然也不会如此不识趣,毕竟,我们是自己人,对吧?”

    面对张輗的这番假笑,罗通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英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