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穿越小说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七百七十四章:朱·大忽悠·仪
    银月高悬,夜凉如水。

    一辆古朴的马车,摇摇晃晃的停在了英国公府的门前,虽然瞧着并不起眼,但是,待小厮接过递过来的拜帖,顿时不敢怠慢,一边将人领进了前厅,一边前去禀告自家老爷。

    不多时,张輗披着一身青色大氅,匆匆来到前厅。

    “见过世伯。”

    朱仪上前行了个礼,随后,二人分主客落座,张輗便问道。

    “这么晚了,小公爷匆匆而来,可是出了什么急事?”

    苦笑一声,朱仪道:“不瞒世伯,此次小侄前来,还是求世伯帮忙的。”

    闻听此言,张輗的脸色顿时也是一苦,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早已没有了退路,只得挤出一丝笑意,道。

    “小公爷不必客气,你我两家本就同气连枝,如今更是秦晋之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说便是。”

    于是,朱仪也便卸下了心里的“包袱”,张口道。

    “不瞒世伯,小侄此次前来,是希望世伯能够替我跑一趟南宫,向太上皇求个恩典!”

    虽然话说的漂亮,但是,当朱仪真的把要求提出来的时候,张輗的眉头还是忍不住一皱,踌躇片刻,问道。

    “什么恩典?”

    朱仪平静道:“先前太上皇曾说过,先父乃是为太上皇断后力战而死,于朝廷非但无过,而且有功,只是因土木之役太过严重,导致先父承受不白之冤,成国公府的爵位袭封,更是迟迟悬而未决。”

    “他老人家还说,若是有机会,定会替成国公府讨回该得的名声和荣耀,小侄觉得,如今,便是时候了!”

    “你是想让太上皇出面替鹞儿岭一战正名?”

    张輗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

    “小公爷,这和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啊,你应该也清楚,太上皇如今在朝廷的地位本就有些尴尬,尤其是这段时间,太上皇又召见了瓦剌使团,朝中更是议论纷纷。”

    “鹞儿岭一战,和土木一役关系颇深,朝中上下,对此事早有定论,这无缘无故的,太上皇贸然提起此事,必会引起朝堂上下的弹劾。”

    “而且更重要的是,你也知道,土木一役的处置,实是那帮文臣借故对我勋贵武臣的打压,并不单单是一场败仗这么简单。”

    “就算是太上皇开了口,替鹞儿岭一战平反,可若是乾清宫那边跟那帮文臣合伙对此置之不理,反倒碰了一鼻子灰,并非什么好事,你看,要不要在斟酌一番?”

    这番道理,其实双方早就已经明白,只不过,之前的时候没有说的这么透彻而已。

    说白了,现如今的太上皇在朝中,话语权其实还未必有他们这些勋贵更重。

    囿于礼法尊卑,朝廷上下包括天子在内,都不好明着违抗太上皇的旨意,但是,这不代表太上皇说话就顶用了。

    真的涉及到了关键利益,谁也是不会让步的。

    鹞儿岭一战,关系到土木之役的定性问题,如果给朱勇平反了,那么,在土木之役当中战死的诸多勋贵大臣,其功过是非,只怕都要重新核定。

    这是很多人都不愿意看见的,所以,这并不是说太上皇简简单单说两句话的问题。

    略停了停,张輗又道。

    “对了,你当初不是说,这件事情会由昌平侯府挑头吗?怎么,那边反悔了?”

    当初的时候,朱仪详细的跟张輗说过自己的“打算”,以及他和杨杰的“交易”,按照那個时候商定的打算,应该是由杨洪先来发声,让朝堂上先为此事议论一番,待到争执不下时,再由太上皇出面一锤定音。

    如此,太上皇的作用才能发挥到最大,可如今朱仪的意思,竟是要让太上皇来做这个发起人。

    这么做倒不是不可以,但还是那句话,如此一来,太上皇之后能起的作用,可就小的多了,而且,只怕还会平白遭受许多非议。

    提起杨洪,朱仪的神色顿时有些阴郁,冷哼一声,道。

    “反悔倒是没有,但是,那杨洪父子二人,的确不是好相与的,不瞒世伯,小侄之所以这个时候过来求世伯去南宫,就和昌平侯府有关。”

    “哦?”

    张輗往前俯了俯身子,一副等着听下文的样子。

    见此状况,朱仪只得将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那杨家倒是上奏了,但是,除了鹞儿岭一战,在奏疏当中,杨洪还斥责了三杨对太上皇教导不力,指责朝廷近年来重文轻武,直言文臣蓄意打压武将,还说土木之役,除了王振弄权之外,更重要的是,文武内斗,文不谏武不练,上下混乱,方致此祸,整篇下来,矛头直指文臣打压武将之风。”

    “这杨洪,倒是敢说,他就不怕把朝堂上下都给得罪了吗?”

    听完了朱仪的话,张輗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次廷议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杨洪这个老家伙,骨子里带着战场上的那股疯狂,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老家伙疯到了这个程度。

    真要是按朱仪所说的,他这番话,可算是把整个文臣都给得罪了。

    不过,也真是解气啊……

    张輗的心中有些复杂,但是,朱仪却是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恨恨道。

    “他当然知道,叫我说,他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看着张輗疑惑的神色,朱仪平静了一下,解释道。

    “世伯请想,如今是什么时候,朝廷正值整饬军屯的关键时刻,这次整饬军屯,乃是天子在背后支持,对边军的一次大规模的整顿,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也是一次对我勋贵武臣的打压。”

    “这个时候,杨洪出面上这道奏疏,陛下能答应吗?”

    于是,张輗顿时回过味来了,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他轻轻摇了摇头,道。

    “不可能,这个时候,天子必定是要站在文臣那头的,如果单单只是说鹞儿岭一战也就罢了,但是,若是扯到文武之争上,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天子不可能不偏向文臣的。”

    “如此说来,这道奏疏?”

    “被打回来了!”

    朱仪轻轻的在桌子上一拍,道。

    “奏疏送到了内阁,立刻就被封锁了消息,随后,天子召了杨洪父子觐见,不知谈了些什么,但是最后,那道奏疏被打了回来,反倒是杨杰那个小子,得了个锦衣卫镇抚司的差事,被派到于少保身边帮忙去了。”

    张輗就算再迟钝,这个时候也渐渐觉出了一点味道来。

    “这个杨洪,倒是好心机,看来之前,倒是我小瞧他了!”

    恨恨的骂了一声,在朱仪的这番话引导之下,张二爷总算是明白了“真相”。

    当初杨家风雨飘摇,不得已之下,向成国公府求助,以渡过难关之后,替成国公府平反为条件,让朱仪帮忙给宁远侯任礼使绊子。

    但是现在,任礼是进去了,可杨家却陷入了两难。

    还是那句话,以杨家的出身和立场,他们注定是要背靠天子的,可是,勋贵世家之间,最重的便是承诺。

    大家都是要传承世代的家族,若是信誉没了,那么在这个圈子里便寸步难行了。

    所以,杨家既然承了情,就得履行承诺。

    可是,成国公府已然和英国公府定了亲,英国公府,又明摆着和天子不对付,这个时候替成国公府说话,又会得罪天子。

    当初杨家朝不保夕,自然是什么条件都可以接受,但是,如今渡过了难关,有些事情,就得考量一下了。

    这种状况下,杨洪,或者说杨家那个小家伙,就搞起了歪门邪道。

    你们不是让杨家上本替朱勇说话吗,好,没问题,但是,既然要说,那就不止说朱勇,还说说其他在土木之役当中,战死的,未战死的勋贵,给他们一块“平反”,顺带着,再把脏水往文臣的身上一扣。

    如此一来,杨家就不是在帮成国公府一家,而是在帮整个勋贵争取利益。

    先不谈这么做后果如何,至少这么做可以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不会让天子觉得,杨家是在帮成国公府。

    有了这一条打底,那么天子自然会对杨家宽容许多。

    而且,闹得这么大,天子自然会出手干预。

    所以,杨洪顺理成章的被召进宫去,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

    训斥一番,然后给杨杰个官职,算是给杨家些安抚,其实潜台词就是,好处朕给你了,别再闹腾了。

    杨家既得了好处,又可以顺着这个台阶下来,独善其身。

    毕竟,当初的交易是说让他给朱勇说话,但是,可没说不让给其他人人说话,至于说因为闹得太大,导致没成功,那就不是他杨家的问题了。

    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朱仪沉着一张脸,愤愤道。

    “谁说不是呢,得了这个消息之后,我找上杨家那个小子,可谁料他跟我说什么,天子将他派去兵部,就是为了敲打杨家,让他不要再跟文臣起什么冲突,还说什么杨家已经尽力的,总不能为了我成国公府,把整个昌平侯府都搭进去。”

    “我呸!”

    “倒不是当初天子要拿他杨家开刀,求告无门来找我成国公府帮忙的时候了,这笔账,我迟早要跟他清算!”

    看着朱仪怒火滔天的样子,张輗表示十分理解,换了是他,平白被人摆了这么一道,也必然会是这个样子。

    但是……

    “小公爷息怒,那杨家看来是指望不上了,算账这回事,咱们来日方长,现下还是要看看,这件事情怎么解决。”

    “我还是那句话,就算是太上皇开了口,这件事情也未必就能有用,何况,如今杨家闹了这么一遭,以后必定是不愿再掺和这件事了。”

    “没了杨家,光是太上皇开口说两句话,只怕朝堂上下,都会心照不宣的当耳旁风,我就算是愿意进宫说服太上皇,这也起不到什么用处啊!”

    张輗一脸的愁色,事到如今,他其实更想让朱仪复爵。

    毕竟,前期已经投入了那么大的成本,连任礼都已经栽进去了,要是成国公府拿不回爵位,那么,两家联手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到头来,鸡飞蛋打,最吃亏的反而是英国公府。

    所以,要说着急,张二爷也同样着急。

    不过,这个时候,朱仪反倒慢慢冷静了下来,道。

    “世伯不必着急,没了杨家,还有我岳丈,杨家不肯帮忙,但是,我那老岳丈,却是肯的。”

    “哦?”

    张輗眼前一亮,问道:“大宗伯愿意出手?”

    胡濙的身份地位,在朝中可谓首屈一指,他如果愿意帮忙,那么效自然不会差。

    但是,张輗心里也明白,胡濙毕竟是文臣,而且,以他老人家那保守的性子,想要让他卷进这风暴的中心,实在是难上加难。

    没瞧见当初成国公府被攻讦的最狠的时候,他老人家都袖手旁观的吗?

    朱仪点了点头,又轻轻摇了摇头,道。

    “岳丈的性子,想要他直接替成国公府说话很难,但是,敲敲边鼓,却还是有可能的。”

    “今日,他老人家便给陛下上了本,替小侄讨回了护驾将军一职,并且,还给小侄争取了参加春猎演武的机会。”

    “而这,就是破局的关键!”

    张輗皱着眉头,似乎觉得自己隐隐摸到了一点窍门,但是又想不通透, 迟疑片刻,问道。

    “你的意思是,在春猎上做文章?”

    朱仪颔首道:“不错,春猎乃是国之大典,这一次为了震慑瓦剌使团及四夷诸使,天子特意加了一场演武,到时候,各国使节都在场上,场面浩大,正是我们的机会。”

    “要知道,这场演武,太上皇也是会去的,当着四夷诸使的面,我想,天子和一众大臣,总不至于驳斥太上皇的话吧?”

    于是,张輗的眼睛顿时一亮,道。

    “对啊,春猎演武上,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天子和太上皇闹了矛盾,无异于让四夷诸使看我大明的笑话,说不准,还会让有些使节生出异心,那个场合,就算是天子有所不满,也必定得忍着。”

    “只要能够好好运作,或许真的能有所作为,也说不准呢!”

    见张輗已经心动,朱仪又继续道。

    “世伯,关于具体的做法,小侄也已经有了想法,到时候太上皇只需……必定可以达到目的,甚至于,还可以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听了朱仪的话,张輗神色闪动,最终,还是一拍大腿,道。

    “好,既然如此,那明日我就跑一趟南宫,小公爷放心,无论如何,我也会说服太上皇,春猎之上,我等齐心协力,定将成国公府的爵位给讨回来!”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