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网游小说 >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 第二百八十五章意外频发
    几分钟前——

    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办公室,里面的气氛剑拔弩张。

    斯内普手里的魔杖直指卢平,眼睛闪着奇异的光,他轻声说:“你在隐藏什么?”

    一张办公桌旁边,卢平同样拿着魔杖,他叹息地说:“是你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是吗……?”

    斯内普的视线落在卢平脚边,那里有一个巴掌大的骑士盔甲,猩红色的眼睛一直盯着他,联想到之前的猜测,他有种强烈的渴望,为什么不找机会把它踩扁呢,实在太碍眼了……

    “盔甲飞来!”

    他用魔杖指着它,但下一秒,卢平敏捷地打断了他的咒语:“我不能让你这样做,西弗勒斯。”

    斯内普的眼神危险起来,他往旁边走开几步,卢平也走过来几步,两人始终正面相对。

    “我早就和邓布利多说过,”斯内普慢慢地说:“霍格沃茨里有一个内奸。”

    卢平急切地说:“动动你的脑子吧,西弗勒斯,事情根本不像你想得那样,为什么不去找海普教授问清楚呢。”

    “把他交给我!”

    “我想不行,”卢平说,突然一条粗蛇般的绳子从斯内普杖尖飞出,卢平精准地刺中绳子的一段,绳子硬邦邦地摔在地上,断成了五六截。

    “他很有可能是无辜的,想想吧,我从哪里获得的他,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求证。”

    斯内普杀气腾腾地说:“你想证明他的清白?把他交给我,我自己看——”

    “西弗勒斯,你着魔了,有些事你不知道,我们认为——邓布利多也知道,那个叫罗恩的孩子,他的宠物老鼠有问题!”

    卢平避开一道咒语,办公室里的瓶子砰的一声炸开。

    “开始讲故事了,卢平?这点时间可不够,你要加快速度。”斯内普抖出一片黑雾,迅速汇聚成十几只叽叽喳喳的飞鸟,随着他手臂如利剑般刺出,这些黑色飞鸟齐齐射向卢平。

    “你把黑魔法融入常规咒语?”卢平惊讶地说,他的动作也很敏捷,他比一般人有更多机会接触到这些黑暗的咒语,但不是学习它们,而是研究如何抵御它们。

    他猛地挥动魔杖,桌子上的羊皮纸论文“哗啦啦”地飞起,在他面前排成一堵坚固的墙,黑鸟黏在上面,拼命抖动翅膀,挣扎着化作一缕缕黑烟。

    这些黑烟汇聚到一起,变成一条大蛇,蛇头高高扬起,顶在天花板上,随后它的脑袋猛地下落。

    大蛇冲溃了卢平的防御,他一把抄起‘骑士’,顺手扔出办公室的窗外,“去找海普教授!”他扑向一侧,躲开大蛇。

    “嗡~”

    整个办公室颤动了一下,屋子内的桌椅箱柜齐齐跳动。

    “布莱克飞——”

    “嗤!”

    一道红光擦着斯内普的脸颊打中他身后的文件柜上,卢平从满是灰尘的地板上站起来,“可不能让你这样做,傻瓜,我早就想和你打一架了。”

    斯内普脸上露出笑容,但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在表达善意,“是吗?不在伪装自己的老好人形象了?一个被驯服的狼人?”

    “我从来没伪装——盔甲护身!”

    卢平挡下一道幽蓝色的可疑咒语,道理已经说不通了,他挥动魔杖,一道道红光连绵不绝,斯内普魔杖连连挥动,将这些咒语逐一挑飞,他后退两步,魔杖笔直刺出——

    “神锋无影!”

    “嗖!”

    一排排木头箱被齐整整切开,卢平赶紧避开,一道细微的伤口划破脸颊,“这个咒语……印象深刻!”

    他魔杖一抖,斯内普赶忙撑起无形的屏障,咒语偏转打在一个上锁的箱子上。

    “别!”卢平惊呼道。

    一个红头发女人走了出来,“西弗,为什么……”

    斯内普的眼睛瞪大了,他踉跄着后退,魔杖从手中滑落,他的身体畏缩着,“不,不……”

    “为什么……”

    卢平慌乱地挡在斯内普前面,眼前的幻象消失,变成了一轮满月,他神情复杂地叹了口气,良久举起魔杖:“滑稽滑——”

    “轰!”

    满月突兀地炸开了,炸得粉碎,卢平惊愕地回头,看到斯内普面无表情地举着魔杖。

    “莱姆斯·卢平!”他咬牙切齿地说。

    “西弗勒斯,那是意外,博格特是给哈利练习守护神咒的。”卢平警惕地后退,斯内普的状态不对劲。

    “嗤!”

    剧烈的火光点燃了办公室,点燃了一切,斯内普头发凌乱地挥动魔杖,卢平节节败退,他只能硬撑,在斯内普进攻的间隙使用昏迷咒。

    “这里发生了什么?哦,天啊!”

    一个欢快的女声出现在门口,卢平只看到来人有着泡泡糖般的粉色头发,但随后她就被一道昏迷咒击飞,消失在视线里。

    “斯内普,停下,有人受伤了!”

    但斯内普罕见地失态了,他对卢平的喊声置若罔闻,咒语威力一道比一道强,他肆无忌惮地使用奇诡的黑魔法,脸上浮现出一层黑色光芒。

    卢平渐渐不支,斯内普表情冷酷地挥动魔杖。

    清脆的鸣叫声突兀出现,一只银色雨燕在半空中凝聚出来,将战场切分成两半。

    “西弗勒斯,卢平教授,请住手……”

    一道黑色咒语飞了过来,银色雨燕微微振动翅膀,躲开攻击,“西弗勒斯,你——”

    “滚开!”

    卢平赶忙说:“斯内普打中了我存放博格特的箱子,从里面走出来——”

    “闭!嘴!卢平!”

    斯内普怒不可遏地打断他,他在酝酿一种可怕的魔法,屋子开始颤抖,以他为中心,地面迅速向外腐蚀。

    雨燕守护神猛地膨胀开,从它的身体里绽放出洁白的光,一道道耀眼的光晕如巨大的涟漪扩散开,斯内普还未成型的魔法发出滋滋地声响,在交界处迸发出暗红色的电芒,交界两边是截然相反的世界,一边是腐蚀和黑暗,一边是温暖与光亮。

    雨燕守护神中传来温和的声音,“西弗勒斯,冷静。”

    卢平赶忙说:“西弗勒斯,我们发现了新线索,小矮星彼得没有死,他还活着,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的!”

    斯内普似乎清醒了过来,他主动解除了魔法,守护神的光芒扩散到他身上,不断冲刷着他脸上的黑气,他倚在墙上,缓缓坐了下来。

    雨燕守护神留下一句,“我马上过来。”随即化成了点点蓝白色的星点。

    片刻后,菲利克斯出现在办公室,大半个屋子都毁了,一小半的家具被腐蚀,另一小半还燃烧着小火苗,一排木头箱被整齐地切开,切口光滑如镜。

    “旋风扫净!”室内的烟尘被带走,火焰熄灭。

    斯内普倚坐在墙边,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黑色的眼珠像石头一样,眼神里没有任何视距。卢平在照顾一位昏迷的年轻女人,他看了一眼,竟然是唐克斯。

    菲利克斯皱起眉头,这是打出真火了,因为小天狼星·布莱克?他环顾四周,没看到骑士罐头里的小天狼星,他不会被干掉了吧?

    斯内普完全没有和人交流的意思,他只能走到卢平教授旁边,“怎么会打成这样?”

    卢平苦笑着说:“都是意外,一连串意外。”

    菲利克斯看着沙发上的唐克斯,“她怎么在这?”

    “我也不知道,好像突然跑出来的,可能是想劝架?结果被我的昏迷咒击昏了……”

    “只是昏迷咒?”菲利克斯打量着唐克斯的脸,她没有一点清醒的意思。

    “她没什么事儿,”卢平解释说:“我没有解除魔法,现在这个情况,实在不合适……我也不能带着她去校医院。”

    如果他解开昏迷咒,势必要让唐克斯看到霍格沃茨两位教授火并的场面,虽然已经看到了,但很容易就能牵扯出小天狼星;要是把她带到校医院,他又担心斯内普这边出问题,所以只能让她先趟着了。

    “明白了,”菲利克斯又给唐克斯补了一个昏迷咒,“一会儿直接送她到校医院,什么也不用说。”

    菲利克斯挑了一把被削掉椅背的椅子坐下,给卢平一个眼神,提高了音量,“卢平教授,解释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你没告诉西弗勒斯,小矮星彼得才是罪魁祸首吗?”

    他比着口型,示意卢平往小矮星彼得身上扯。

    卢平心领神会,他尽可能详细地说:“圣诞假期后开学那天,在礼堂旁边的教工休息室里,我们和邓布利多校长猜测当年詹姆和莉莉遇害的事情存在巨大疑点,因为小天狼星有很好的机会杀死哈利,但他没有这么做,他的目标是哈利的朋友,罗恩·韦斯莱。”

    “我记不太清了。”菲利克斯说。

    “那我再解释下——小天狼星·布莱克是阿尼玛格斯,他能变成一只大黑狗,同样的,詹姆可以变成一只牡鹿,小矮星彼得可以变成一只老鼠,”卢平自嘲地说:“他们是为了在满月时陪着我,一个狼人。”

    “这样的话,布莱克从阿兹卡班逃出来的原因就清楚了,但是他为什么袭击罗恩·韦斯莱?”菲利克斯继续问,余光中斯内普的眼珠转了转。

    “罗恩养了一只老鼠,准确的说,是他们家养的,这只老鼠突然出现在韦斯莱家里,一待就是整整十二年,直到小天狼星在假期里袭击后才消失无踪。但我们看到了它的图像,和小矮星彼得的阿尼玛格斯一模一样!”

    “这么说,他没死?一级梅林勋章的获得者、战争英雄——小矮星彼得,不但没死,反而隐姓埋名、躲在一个巫师家庭当宠物?”

    卢平怪异地看着菲利克斯,但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说:“没错,这是最大的疑点,所以我们怀疑另有隐情。海普教授,小天狼星怎么在你手里,还变成了一个魔法傀儡?”

    “我抓住了他,之后我们——我和邓布利多打算设下一个局,引出小矮星彼得,到时候肯定少不了你们的帮忙,所以保密是暂时的。”菲利克斯解释说。

    卢平忐忑地问出他心里最大的疑问,希望能获得一个答案:“这么说,小天狼星是无辜的?可是詹姆家的保密人是他,赤胆忠心咒根本无法破解,就像牢不可破的誓言一样,如果他是无辜的……”

    “你没问他?”

    “没来得及。”

    “好吧,”菲利克斯想了想,决定利用这个机会解释清楚,而且这番话也是说给斯内普的,“因为保密人更换了,小天狼星认为自己太显眼,私下里把保密人换成不起眼的小矮星彼得。”

    “原来如此,”卢平喃喃地说:“当时凤凰社里的行动多次走漏消息,所有人都怀疑有叛徒,人心惶惶。”

    “这么说——”斯内普站了起来,“小矮星彼得才是伏地魔真正的卧底?”

    卢平惊讶地看着斯内普,他竟然直呼了伏地魔的名字,原本的猜疑一下子消失了。要知道,邓布利多当年力保斯内普的时候,他还是很震惊的。

    斯内普冷漠地说:“交换保密人?愚蠢!”

    “西弗勒斯……”

    但他没有搭理卢平,一瘸一拐地离开了,临走时他说:“关于小矮星彼得……需要我做什么,让菲利克斯告诉我。”

    卢平张开嘴又闭上,什么也没说,安静地注视他离开。

    “让他一个人待会吧,”菲利克斯说,他环顾四周,“你们打得也太狠了。”整间屋子,除了唐克斯躺着的沙发,找不出另一个能落脚的地方。

    “唉,都是意外……”卢平叹了口气,他今天叹气的次数太多了。

    “这间办公室不能要了,你和邓布利多商量一下,换一间吧。”

    “也只能这样了。”卢平说,幸好他前几天把一些教学用的神奇生物放走了,不然没几个能活下来,唯一的一个活物——博格特被炸得粉碎,连青烟都没留下一缕。

    “对了,你把小天狼星藏在哪儿了?”菲利克斯问。

    卢平吓了一跳,他早忘了这回事,“刚才战斗的时候,我把他从窗户丢出去了……”看着菲利克斯怪异的眼神,他心虚地说:“我让他去找你。”

    “唔,好吧。”菲利克斯耸耸肩,“希望不要被哪个小巫师捡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