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网游小说 >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 第三百八十三章对话和方案
    思维小屋里,菲利克斯递过一杯茶。

    “这里越来越真实了,”邓布利多好奇地说,他轻轻抿了一口琥珀色的液体,“这是什么茶,我好像没喝过。”

    “普通的茶,你我口味不同。”菲利克斯说道,他坐在邓布利多对面,此时,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们有多少时间?”邓布利多微笑着问道。

    “两分半,”菲利克斯揉揉头,“如果你非要坚持,最多五分钟。”

    “那就是至少一刻钟了。”邓布利多微微颔首,说道。

    菲利克斯瞪着他,翻了翻眼睛,他翘起腿,慢悠悠地说:“两件事,一件是安抚四所学校,一件是追查幕后黑手。”

    邓布利多修长的手指交叉在身前,“你有什么见解吗?”

    “第一件事很好解决,主要是看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邓布利多微笑着说。

    “火焰杯的契约不容违背,这一条就能压死他们,但这会产生一个问题,霍格沃茨声望大跌,丢人丢到国外去——”

    “这也是我不想看到的场景。”邓布利多果断地说,“我们需要作出一定的妥协。”

    “有两种办法,一是增强对手,二是自我削弱。前者不可取,毕竟每所学校的诉求不同。”菲利克斯冷静地说。

    “那就只能选择后者了,说说第二件事吧,这才是关键的地方。”邓布利多说,“你认为他们的目标是谁?”

    “只可能是哈利了,这种可能性最大。”菲利克斯突然想到了一点:“小天狼星在世界杯期间跟我提过,哈利的伤疤……”

    “我知道这件事,小天狼星也给我写过信。”邓布利多带过了这个话题,他沉声道:“说回火焰杯吧,我曾怀疑过哈利用什么手段绕过了火焰杯的限制,但当格兰杰小姐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可能了。”

    “有这种可能吗,绕过限制?我一直以为是强力混淆咒来着……”

    邓布利多笑了笑:“制定火焰杯规则的是人,是人就会有漏洞,老实说,我对暗地里的人有点失望,手段太明显了。”

    菲利克斯点点头,这话倒是没错,如果能找到规则漏洞,或许更让人摸不着头脑。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火焰杯被人为干扰了。

    区别在于,其他四所学校认为是霍格沃茨动的手脚,即便不是,也占尽了便宜。

    “所以,是伏地魔?”

    “所以,伏地魔。”邓布利多轻声说,“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不可能是他本人动手。”

    “他肯定有帮手,那个跟小矮星彼得一起袭击哈利的,也许还有更多。”菲利克斯顺着校长的思路说下去:“他曾统治小半个英国,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说到这里,他脑子转了转。他给卢修斯·马尔福留的期限是圣诞节前,但现在形势有了变化,他不可能继续等下去了,另外,根据雨燕守护神的反馈,那个神秘的古董卖家似乎也与马尔福庄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菲利克斯,你不了解他,伏地魔把力量作为统治的基石。失去了力量,他就失去了对手下的约束。”邓布利多叹息地说道,“我在暑假里逐一拜访了他在孤儿院里的同伴和工作人员,越是了解,越是清楚他的本性。”

    菲利克斯想了想:“所以他这些年一直藏在阿尔巴尼亚森林,也与这个有关?他在失去力量后不信任任何人,不,应该说他信任的那批都被关进了阿兹卡班……直到小矮星彼得找到了他!”

    “你说到关键了。”邓布利多同意他的观点。

    菲利克斯却皱起了眉头,“能确定是谁动的手脚吗?理论上来说,四位校长和他们带来的教授都有机会,甚至霍格沃茨里的教授……”

    这个范围就太大了。

    “伊戈尔·卡卡洛夫曾经是食死徒。”邓布利多平静地说道,“这也是我制止阿拉斯托的原因。”

    “会是他?”菲利克斯不太相信,卡卡洛夫的反应太真实了,就算想洗清自己的嫌疑,也没必要那么卖力,另外三所学校的情绪都是被他鼓动起来的。

    反倒是穆迪……过往一幕幕快速闪过,一些疑点似是而非,他拿不出任何证据。

    “卡卡洛夫的可能性不大,他背叛了曾经的主人,在战后供出一批食死徒的名单。”邓布利多说道:“我个人认为,伏地魔不会找上他。”

    “夺魂咒呢?复方汤剂?”菲利克斯试探地说,他想说的不是这个人,但要看看邓布利多的态度。

    “你还不理解我的意思,菲利克斯。如果是伏地魔,他不会把虚弱的一面展示给曾经的背叛者,他更乐意在复活后,宣扬他的名,让叛徒日日夜夜活在恐惧中,直到悄无声息地死在阴暗的角落里。”

    菲利克斯点了点头,这就是黑魔头的骄傲吗?他轻声说:“据我所知,穆迪教授在入职前,宣称自己受到过袭击……”

    邓布利多的眼神锐利地看过来。

    “……我还留意到,他随身带着一个弧形酒瓶,但我一次也没见他打开过,有点多心,他不会口渴的吗?”

    邓布利多注视着他,过了十几秒,他平静地说:“这只是你的猜测,阿拉斯托的神经比较敏感,而且他从不碰任何可疑的食物,这是公认的事情。我和他认识的时间超过了半个世纪,比伏地魔还长,我对他足够了解,但我没在他身上发现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

    “我们不能因为猜测而对一个人动手。”

    “是‘你’不会因为猜测而对人动手。”菲利克斯刻意强调着说。

    邓布利多沉默下来。

    “邓布利多,”菲利克斯说:“我们不应该让潜在的威胁留在身边,”他的语气低沉下来,“至少要试探一下。”

    片刻的肃静后——

    “你打算怎么做?”

    “夺魂咒,复方汤剂,记忆修改,是我能想到的三种方式,但第三种方法在不制服穆迪教授的情况下暂时无法验证。”菲利克斯说着,他还捎带上其他人,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针对穆迪:“当然,对其他人也适用。”

    “前提是,他们不是心甘情愿成为伏地魔的走狗。”邓布利多补充了一句。

    “没错,如果心甘情愿,我的手段就很有限了,敢于在你眼前搞事的黑巫师,肯定会对摄神取念有所防备,”菲利克斯也感觉到棘手,“难道还能让我一点点查探他的记忆,这跟把人扒光了有什么区别?”

    万一弄错了,那就是生生给自己创造一个死敌。

    为什么巫师看重自己的记忆?因为他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巫师真的有手段修改、伪造和抹掉别人的记忆。

    “这件事我来做,菲利克斯,我去和阿拉斯托说。”邓布利多沉声说,“夺魂咒,复方汤剂,这两种方法我都会去验证,但是探查记忆,我不同意,那是对阿拉斯托最大的羞辱。”

    “可是……”

    “在没有更明显的证据前,我不同意使用任何过激行为。”他不容置疑地说,“除此之外,如果他没有问题,我打算让他留意身边可疑的人……”

    菲利克斯耸耸肩,“我等着您的答案。”他打了个响指,将魔法散去,两人回归现实。

    房间里,马克西姆夫人正瞪着自己,她看起来气呼呼的,穿着黑色缎子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似乎下一秒就会冲他递拳头,不过可能想到了他还有一个校董的身份,这才勉强忍住了。

    她沉默着不说话,卡卡洛夫此刻终于从穆迪的阴影中缓了过来,不耐烦地说道:“到底是什么小问题?该怎么解决,你们盯着看对方足足有半分钟了,也不说话,别以为可以这样糊弄过去。如果没有好办法,那就放开德姆斯特朗的束缚,允许他们使用任何手段——”

    “卡卡洛夫校长,”菲利克斯看着他说,“你学生的限制没有想象得大——”

    “你说什么?”卡卡洛夫瞪着眼睛。

    “我有一个问题,德姆斯特朗是一所培养黑巫师的学校吗?”

    “这是污蔑!克劳奇先生,你听到了吗?”

    “听我把话说完,”菲利克斯盯着他,“德姆斯特朗在对待黑魔法的态度上最是开放,这句话不假。但不意味着,德姆斯特朗是一所‘专门’教授黑魔法的学校,黑魔法只占据了授课内容的很少一部分,至少我从你们的教材上,看不到多少黑魔法的影子……”

    “黑魔法在决斗领域应用最广,但你们就不教缴械咒了吗?昏迷咒?铁甲咒?”

    菲利克斯慢慢地说道:“黑魔法只是一种有效的补充,但它永远也不会成为一所公开招生的魔法学校的主流,哪怕您再怎么喜欢黑魔法,也应该谨记这一点!”

    卡卡洛夫憋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他承认德姆斯特朗以黑魔法为主要教学内容,那明天这所学校的名声就彻底臭了。作为校长,他必须站出来为自己和学校正名。

    卡卡洛夫涨红着脸说道:“黑魔法只是德姆斯特朗的一部分,我们有能力解决它的副作用,学校里有专门的教授会评估学生的学习进度,有选择地传授给学生黑魔法。”

    话是这么说,但私底下很多教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过分追究,这也是德姆斯特朗崇尚黑魔法名声在外的原因。

    之所以德姆斯特朗没有成为黑巫师集中营,也确实和这所学校的制度有关。他们的确遵照了一定的审核标准,这种做法的好处是,即便有学生私底下练习黑魔法,但因为不敢公开使用,练习的次数不多,对心性的影响也不算严重。

    “那霍格沃茨多出来的一组勇士怎么解决?”卡卡洛夫很生硬地转移话题。

    “很简单,既然你们都把它看做是霍格沃茨的优势,那就把它变成劣势好了,”菲利克斯轻飘飘地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勇士和校长,他们才不关心是否有黑巫师暗中觊觎哈利,或是德姆斯特朗的教学问题,他们只想知道怎么合理地在赛前削弱一方。

    “邓布利多校长,克劳奇先生,巴格曼先生,我建议霍格沃茨的得分按照均值计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