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国公凶猛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向龙强的发现
    听着襄王的言论,史自通不断的点着头。也因为襄王把这般的大事交给自已而激动。“殿下放心,这件事情交给属下去做就是,一定会尽  可能把钱庄内的银子都拿出来的。”

    打大乾钱庄的主意,自然是不看好沈傲的未来。而这不仅是襄王一人看法,像是庆王也动了心思,采取了同样的办法打起了钱庄内银子的主意。

    有不看好沈傲,想要落井下石的。自然就有看好沈傲,为其担忧的。

    聚荷宫内,五公主唐敏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便跑到母妃面前哭诉,请求母妃一定要想办法救傲哥哥,实在不行,她愿意亲自去求父皇,请父皇派兵援助。

    五公主是什么样的性格,宫内的太监宫女们大都也是知晓的。说是性格懦弱,胆小怕事并不为过。

    其它的公主都是想办法去见乾文帝,时不时去撒撒娇,唯她总是躲得远远的。除非必要,躲不过去了,才会去见父皇。这或许也和从小父皇就不喜欢她有关系。

    现在,为了沈傲之事,五公主竟然要主动去见皇帝,可想而知,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更加看出,五公主是真的喜欢沈傲,为其担心着。

    “敏儿不必担心,你的父皇已经说了,就算是傲儿被蛮人所抓,他也会想办法,哪怕付出代价也会将人给救回来的,这一点你放心便是。”赵贵妃出言宽解着女儿。

    要说赵贵妃心中不急是不可能的。这些年她早就将沈傲视为已出。在她心中,这和自已的儿子是没有什么分别的。沈傲如今有事,她又如何不急?

    只是一来乾文帝的确向她做出了保证。这是因为她的关系,还是因为傲雪的关系就不得而知了。

    二来,彩玥派人出宫打探了一番,不管是忠成侯,还是忠国公府的人都是一幅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急不缓的模样,这才是她最为想不通的事情。

    倘若是沈傲有事的话,这些人又怎么会忍住不动?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自已不知道的事情呢?

    鉴于这两点,赵贵妃决定看看再说。当然,如果沈傲真的出了事,她是绝不会袖手旁观,便是求皇帝,也要求得沈傲平安的归来。

    ......

    新州。

    总兵大营。费青松召集了手下的众将,宣布了出兵夺取葱岭周边地盘的军令。

    军令下达的时候,还有一些将军是一脸的疑惑。他们不是不久前刚与蛮人签定了停战协议吗?现在出兵的话,岂不是出尔反尔,实非君子所为?

    看到不少的将军都是一脸的疑惑,费青松就知道有些话是不说不行了。当下便道:“这一次的确是我们先撕毁了协议。但本总兵想问大家,这个协议就真的那么重要,可以管上万万年吗?”

    “怕是不然吧。这样的协议我们以前不是没有签定过。但哪一次蛮人又当真了,他们向来说是撕毁就会撕毁,何时想过他们的所为是不是君子所为?这一次蛮兵的精力放在了北境,正是我们趁机夺回地盘的好机会。如果现在不做,等到蛮人解决了北境之事,那回头怕又会打我们新州的主意。即是如此,早晚一战,何不让我们来掌握主动权呢?”

    费青松会下这个决定,是与沈傲派人来送信的关系分不开的。可更重要的是,他也想立下军功,得皇帝另令相看。

    想一想吧,连沈傲这个未加冠的少年都能打败蛮人,他做为一个领兵多年的总兵在蛮人面前却总是处处碰壁。这会让别人如何看待自已?

    倘若有一天,自已真的让皇帝失望了,夺了自已总兵的职务之后,他这一生就算彻底的完了,便是想要表现也不会在有机会。

    人生难得几回搏!

    即是有这般的好机会,为何不去抓住?

    想来想去,费青松终于做了决定,那就是撕毁协议,收回失去。他倒要看看,两面作战的蛮人要如何的选择。

    一番的解释之下,众将脸上释然,这便一个个领命而去。就在第二天一早,提前做好准备的新州兵出击了,向着丝毫没有防备的葱岭附近的蛮兵军营杀去。

    没有防备,也没有想到新州兵有胆量敢率先动手的蛮兵,很快就吃了亏,足足扔下了足有上千的蛮兵尸体,被迫逃出了新州境外。同时求援的战报也直向着蛮都内送了过去。

    正在监国的大王子俄必克,看到了急报之后亦是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新州兵也有硬气的一天,竟然敢主动的找他们蛮人的麻烦。心中一边生气,一边又派人把消息向父王汇报。他只是监国而已,并没有调动大军的权力,若是他一意孤行的话,惹怒了父王,谁知道会不会以为他要造反而收拾了自已,那才是得不偿失。

    ......

    休城外十里的蛮军大营。

    蛮兵们一个个显得无精打采,便是大白天,也有不少蛮人还在睡觉,一幅混吃等死的模样。

    原以来这里就是要以雷霆之势打败敌人,拿下休城,解救族胞。哪里想到,来这里不仅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相反还要给对手送军粮。这种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的事情,更不要说放在性格直率的蛮人身上,他们能够不起来造反,已然证明蛮王的权威甚重。

    只是权威可以迫得蛮人们不轻举妄动,但心中的抵触心理却是无论如何也化解不了。这便在军营中出现了消极之势,白天睡觉也就成为了常态。

    对此有不少的将军把问题反馈到了蛮王的耳中,蛮王也是不得其法。他不能拿万余的蛮人性命开玩笑,除非是迫不得已。

    现在,迫不得已的结果便出现了。负责留在蛮都的大王子俄必克派人来报,新州兵突然撕毁了停战协议,向着葱岭附近的蛮人出兵,损失千人又丢失了大量刚占的土地。

    消息传来,蛮王是怒不可竭。

    虽说协议的签定原本就是用来撕毁的。但这个权利一向属于他们蛮人,何时乾人也敢有这样的魄力了?

    战报上并没有说明新州兵要向蛮都逼进的事情,可蛮王知晓,如果他这里迟迟不返回的话,那位费青松接下来会做什么,那是什么情况都可能会出现。

    一向的手下败将,竟然也变得威风起来,还想踩在自己的脖颈之上拉屎,这是蛮王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他决定要回返蛮都,好好给费青松一个教训,也好让别人知晓,他们蛮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没有那好牙口,就要做好被崩坏牙齿的准备。

    蛮都是一定要回的,重要的是眼前的问题怎么解决?

    兴师动众的来了,却什么都没有做的离开,这让别人怎么看待蛮人?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可是运了不少的粮食入休城,算是资敌无疑。

    想着就这样的离开了,面子上过不去。且北境的问题不解决,蛮都就不会安全。谁知道他们大军退后,这位少年国公会不会继续向南出兵,要是那样的话,蛮人将面对着北、东两面的攻击,局面只会更加的复杂。

    可是如果不退兵要如何?难道要攻下休城吗?完全不顾城内万余蛮人的性命吗?

    就在蛮王感觉到十分的头疼,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决定好的时候,先锋将军冉超明和将军向龙强一并走入到主帐之中。入得其内,向龙强脸带兴奋的说着,“大王,我们找到敌军的弱点所在了。”

    “哦?怎么回事,具体说说。”正愁没有办法的蛮王听闻及此,脸上也变得激动了起来。

    一脸的激动,向龙强便把自己这些天来的收获讲了出来。按他所说,这些日子他一直心系着向氏人的安危,想来想去便借着给休城送粮的时候乔装打扮后·进入其中,为的就是看有没有机会能见到向氏人,向他们传递一些消息,譬如说安心等待,他和蛮王一直在寻找着机会营救他们。

    遗憾的是,所有的蛮人俘虏都被集中看押着,根本寻不到机会与他们接触。在苦苦找不到人的情况之下,向龙强做为一名将军,便本能性的观察起休城的防御来。

    正是这一细心的观察下,他发现守休城的这些士兵都极为的懒散,便是应有的巡逻人员也只是草草的溜达一圈便退了回去。至于其它的一些守卫,更是没几人坚守岗位,而是都寻着凉快的地方呆着,给人一种很松散的感觉。

    初一发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向龙强还有些不相信,他又跟着送粮车去了一次,看到的还是相同的结果。但谨慎的他依然没有把事情向蛮王汇报,而是叫了冉超明将军一起,他们又装扮成普通的士兵去了一趟。这一次连冉将军都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一路而回的时候,两人还非常的兴奋,所谈的都是如果带一支奇兵,有多大的可能能够破了休城的防御,杀入其中之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的结果竟然是事情可成。有着八成的把握能够冲破对方的防卫,冲进到休城之中。而一入那里,就可能会找到那些被关押的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