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十二龙之灵器劫 > 582、必然不可能
    腿能跑得动,那胳膊有力气嘛?

    一根九尺来长的树杆,挺直了腰板在俯瞰着他曹祐,全然没想把他跟项俞楚等人区别来对待。

    这玩意少说也有一两百斤,寻常庄稼汉扛在身上都有点儿吃力,何况是要带着它爬山涉水。

    不甘被那仨牲畜看扁,曹祐咬了咬牙,攥紧了这俩比他手腕还粗的铜环,愣是把它俩掐出了个寸许来深的爪坑。

    调皮的小欧桓嫌他还不够累,蹦跳而上坐在树杆的中间,美名其曰帮他侦察可能出现的陷阱,实际就是在看风景。

    其实,在鲛海那珊瑚水晶宫里度过的六年,已让他这身板强过常人数倍了。

    他能活到现在,不完全是依赖那点运气,也有一部分原因,得归功于他自己的变强。

    有意思,看来他们这个小队,不用再躲在山里头闲逛了。

    远远听得曹祐那吊车尾沉重的脚步声,项俞楚背着一小根鹅毛似的,不快不慢地往前散着步,成了他们四人里头最悠闲的那个妖孽。

    落在他身后的邱福桐,不知是故意还是假装的,跑七步总得停下来歇两步,然后又是一顿狂跑追赶着项俞楚,怎么追也追不上。

    嚇,摸了摸额头上滑落下来的汗水,邱大胖子怀疑着是不是自己昨夜里饭吃多了,竟然还追不上项俞楚的脚步。

    往后一瞄,已经能够瞧见齐寿平和曹祐的身影,他那悬着的心又稍微沉下了些许。

    果然,他们连大将军看中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生怕被齐寿平那家伙赶上,这厮又抱稳怀里的美娇娘,气势汹汹地溜了远。

    他可不想成为吊车尾,万一这个月的饭钱都被扣没了那可怎么办。

    切,该死的,一定是那大饭桶搞的事情。

    明显能够感受到曹祐在追赶他的气息,齐寿平恨不能停下脚步来,重重地把肩上这根三百来斤的臭树杆,砸到曹祐的脸门上去。

    可是,他已经没有那种大好机会了,这要是耽搁下来,等会儿又该轮到他当吊车尾了。

    不能一雪前耻就算了,还要再背上个包袱,那可真是有够丢人的。

    瞧着前边出现了一条小溪,这牲畜一计心生,偷乐着盯准大饭桶的身影。

    原本,这条山间小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小流,少有人经过此地,也没什么风险可言。

    但在项俞楚他们的折腾之下,那地方硬是多出了几千块滑溜的沙鹅石,别说是往上踩一脚了,就是空手要把它们其中一颗往上捞,那都得滑手老半天。

    现在倒好,他们这群疯子要在背着大木头的情况下,安然无恙地走过去。

    第一个走过去的项俞楚,并没有着急往下一个目的地出发,而是耐心地等着眼前那三人往这岸边走来。

    “哎……哎……哎哟……好险好险……”

    第二个踩进了这片滑石阵,邱大胖子还没走到中心地带呢,鞋子浸了点水,脚底瞬间跟抹了灯油一般润不可言。

    他想往左边躲一躲,那股滑溜劲非要把他的重心带往右边。

    这不急着往前走吧,貌似往后退一退也是死路一条。

    无奈之下,这家伙掌握了窍门似的,原地转了个圈,勉强稳住了身形,转而一蹦一跳地溜到了项俞楚的身边。

    不知道的人都以为这厮运气好上了天,但项俞楚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那是暗镖门特有的云踪蝶影,用在这种地方是再合适不过了。

    想要通过这种破石头阵,那最好的方式就是足够快呗!

    像那些能够在水里跳舞的天鹅,偌大的一个肥桶腰杆,死活都是不能在水面上跑的,但它们利用好翅膀和尾巴的平衡,偏偏就能踩着水面往前冲。

    用心良苦的齐寿平,保持好了这杆树的重心,蹬脚一窜掠了进去,是没落得跟邱大饭桶那般搞笑的下场,可他踩过的地方,都没石头了。

    乍一看挺正常的,可仔细一瞧,问题就大了。

    那些石头再怎么滑溜,也比小溪里的沙床好走一点吧,谁晓得底下哪里是个坑,哪里又是片实在的硬地。

    剑眉一皱,项俞楚虽看出了齐寿平有心捉弄曹祐,然而他没有说出任何多余的话语来劝阻曹祐不要以身犯险。

    那些沙鹅石的添加,本是加重了环境的复杂,而齐寿平只是让那情况更加严重一点。

    谁也不清楚以后会面对什么样棘手的敌人,事先多吃点苦,以后说不定能多点活命的机会。

    这边这边!还有那边,那边!

    同样沉默不语的邱福桐,时不时丢点儿眼神出去暗示一下曹祐,哪些地方才是安全些的区域。

    他很想大喊出声,又恐齐寿平事后来找他晦气。

    像他这种实在的人,怕也只有用这种实在的笨法子了。

    反观齐寿平那边,那双眼睛都快笑到升天了,巴不得看到曹祐一脚滑溜,摔得个头破血流。

    “唉呀,这还真有点难过去了,没被溪水盖住的石头,就剩那么四五颗了。”

    露出了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小欧桓帮忙想着些法子,盘算着以曹祐目前的状态,该从哪边过去最好。

    “……”

    平淡地看了对岸的项俞楚等人一眼,曹祐像是无计可施了一样,腰酸胳膊疼地放下了这根大木头,呆呆地坐在上面望着那五颗沙鹅石。

    这么点儿距离,释放点灵力出来,一跳就过去了。

    但是,这会儿不能使用任何灵力的话,多少有些痴心妄想。

    “有了有了!你踩到第一颗石头,停一下下,让它带着你滑到第二颗石头的身边,然后你再垂直往上跳,利用木头的重量,往第三颗石头上走……”

    一计骤生,看出了点不可能里的必然,小欧桓顾不得任何的高兴,喋喋不休地解释出了一堆稀奇古怪的话语。

    怪就怪在曹祐也不怀疑一下,闷声照做了起来。

    “?!”

    看到曹祐在踩到第五颗石头的时候,把那一根笨重的木头推向了岸边。

    而他又在刹那间翻转身形,抓回了那俩铜环,项俞楚也不多看一眼,转身就继续往前走去。

    邱福桐像看到了什么罕见的高手一般,又是搓腰又是摸背,倒像要把曹祐当师傅来膜拜一下。

    啐了点晦气,齐寿平只觉老脸火辣辣的疼,似乎被曹祐隔空抽了几大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