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极品悍妇的五零年代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倾听
    祁邦彦被支出去,贴心的把包间门给关上,先去厕所一圈,回来看到秦博年在楼下看上面一眼,方向正好是他们包间所在的位置。

    他眯眯眼,刚才来的时候,秦博年就看了他们好几眼,他现在又在看什么?

    秦博年很快发现祁邦彦:“小祁同志,现在点菜?”

    “对,来一份佛跳墙……”祁邦彦点完菜也不急着上去:“秦老板店里生意这么好,怎么没想着把饭店开到市里,京市的大师傅也做不出你们饭店这个味儿。”

    “没那么夸张,主要是食材好。”秦博年唠嗑一样道:“天南地北的食材,我这儿都不缺,再开一个,我可没那么多精力,顾不过来,我也没那么大野心,把这家饭店经营好了,我就心满意足。”

    “这样也好,专攻一个,不会分心。”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小祁啊,你和小苏以后就去江市那边定居工作了?”秦博年不经意的问。

    祁邦彦惊讶,没想到他知道这个:“是,没想到秦老板知道这么多。”

    “跟小孟闲聊的时候说起过,以后说不定采购食材的时候,我也会去江市,听说那边的海鲜质量不错。”

    “在市里买,贵的要死,找到源头,也能节省点成本。”

    “那边海鲜确实不错。”祁邦彦肯定。

    “到时候去江市,我去找你们带个路,你们可别嫌烦。”秦博年笑呵呵道:“为了示好,我再送你们一份新出的麻辣虾,小苏肯定喜欢。”

    “没问题,不过菜就不用送了,再点一道。”

    “客气了,小苏是我这儿的老客户了,再说你们结婚我什么也没送,就当我送你们的贺礼,这么说还听磕碜,这顿饭我请了。”秦博年爽朗道:“我这儿来客人了,就先过去了,你自便。”

    “老王……”

    祁邦彦又在前台处和服务员要了纯牛奶,也没急着走,又闲聊几句:“你们老板每天都要来店里?都当老板了,还这么累。”

    店员见他和老板跟朋友一样说话,对他也是有问必答:“那道不是,老板就偶尔过来一趟,刚才你们过来之前,老板还不在,你们一来就碰上了。”

    “那挺巧的。”

    “可不是,老板经常出差采购,回来也不经常到店里,能碰见老板的次数不多。”

    “经常出差,那够累的,老板都去过哪儿?”

    “那可太多了,前段时间去了j市……”

    楼上包间

    “……没有的事,瞎说什么。”闫秀珍闷声道:“别说他了,你和祁邦彦这几天怎么样,相处的还好吧?”

    “生活还和谐?”夸张地做表情,不怀好意:“你这都快十年没那啥了,现在可是能吃肉吃个够了。”

    “看你的脸就知道,一定非常滋润,没想到他都三十的人了,体力还不错。”

    苏江柳头疼:“禁止开车,我问你的话还没说呢,你到底怎么了,难道遇到困难不能跟我说?”

    “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还拿不拿我当朋友。”

    闫秀珍不笑了,低头端着茶杯也不喝,最终还是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结婚时间太久,感情有点淡了,他好像喜欢上一个小姑娘,两人走的挺近。”

    见闺女暴怒的模样,她赶紧补充:“不过他没有做出格的事!”

    “我就是生闷气,最近跟他吵了一架,闹的不太愉快,我自己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

    这件事弄的她很难受,婆婆那就不用说了,肯定不会占在她这边,但娘家也让她忍忍算了,毕竟也没有做出格的事,让她把男人的心给拉回来就行了。

    苦口婆心的一大堆道理,让她为了孩子,为了家忍一忍,说开了就好了。

    回了娘家才一天,霍森去接她,爸妈就劝她跟着回去,给了台阶就顺着下。

    她不想回婆家,娘家也待不了,可她没地方去,儿子也跟着叫她回家,她只能回去,但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

    “那个王八蛋,竟然还敢精神出轨!”苏江柳气的半死,要是霍森在她们面前,她绝对要把人给打个半死:“不能惯着他!”

    “什么毛病,自己犯错了,还理直气壮,跟你吵架?他哪来的底气!”

    闫秀珍眼睛顿时红了:“被我发现之后,他恼羞成怒,斥责我胡说八道,听风就是雨,明明我亲眼看见了他们两亲近,他什么时候对个女同志那么照顾,崴了下脚就担心成那样。”

    “当时周围没人,他还把她的脚放在腿上检查。”光是一想闫秀珍就委屈的要命:“之前我就觉得不对劲,被我抓到了,他就心虚了一下,回家一说就梗着脖子否认。”

    “他要不是心虚了,他大声嚷嚷什么,我无理取闹,我胡搅蛮缠,寻事生非,好日子过够了,非得挑事,他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明明是他错了。”

    “死不承认就罢了,还怪我想让他丢人,他妈听见动静,上来就骂我,他一声不吭,任由他妈指着我的鼻子骂,骂我大过年的也不消停,说她儿子多不容易。”

    “一年到头的养家糊口,我还没事找事,难道就只有他一个人累,只有他一个人养家吗,儿子、家务都还是我操心,难道就只有他遇到诱惑,难道我就没有吗?”

    “为什么我能为了他为了这个家拒绝,他却不能,霍森变得我根本就不认识,我当初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人。”

    憋了很久的情绪瞬间爆发,苏江柳就在旁边倾听,听她把所有的委屈都说出来。

    “你都不知道这些天我在他们家都受了多少憋屈,霍森一句话不说,他妈整天阴阳怪气,指桑骂槐,要不是怕被邻居看热闹,肯定天天大吵大闹。”

    “就这样还没个消停,要不是不想让人看笑话,我早就搬出去,去招待所住了。”

    她这么委曲求全,最后苦的还是自己。

    “他们都不是东西,为了他们让自己难受才不值当,就该痛痛快快的活着。”苏江柳将把自己的手帕递过去。

    见她冷静下来,苏江柳问:“你是怎么个想法,是想继续还是不想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