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强小说 > 其他小说 > 登堂入室 > 第二百章
    御窑厂门口,严老爷追上了宋积云,道:“世侄女,你也别难过,这人一生哪能不经历点风雨。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决定不干了,我们严家窑厂的名额, 我让给你!”

    怕她有所顾忌,还道:“到时候伱烧好了到我家窑厂来卖就行了!”

    免得被万公公发现了。

    这种情况下,严老爷算得上是雪中送炭了。

    宋积云非常的感激,道:“老爷子,不用了。我有对策。”

    就在这几句话的工夫,吴老爷等人已追了过来,纷纷道:“宋老板,我们跟着你干。依旧把瓷坯送过去烧。万公公能管我一年烧多少瓷器,还能管我怎么烧出来的不成?多多少少能把窑厂的大师傅小学徒们养起来。不然这些人走了, 想要再召回来可没那么容易了。”

    宋积云连连道谢,道:“等我需要大伙儿帮一把的时候,我肯定会找上门去。只是这会儿暂时不用。”

    说话间,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大伙儿七嘴八舌的,或者是给她出主意,或者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宋积云一一道谢,突然觉得自己景德镇的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

    荫余堂中,元允中的茶盅举起, 想起这是之前宋积云专门给他烧制的,他又放了下来。

    他烦躁地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心里的怒火才渐渐有所收敛。

    他问邵青:“你说,景德镇每年销售十五万件瓷器,他只给了宋家窑厂八千件的名额?”

    “嗯!”邵青点头, 还不忘把他得到的消息告诉元允中, “其他窑厂、作坊都没有少,就少了宋小姐的。他把宋家窑厂每年的销量都给了良玉窑厂。良玉窑厂答应,每销售一件瓷器, 就给他三分利,那阉货才会动心,帮宋桃出这个头的。”

    元允中冷笑,脸上像敷了一层薄霜似的,道:“让他来见我!”

    邵青犹豫了一下,道:“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阉货还讽刺宋小姐抱上了金大腿才会不把他放在眼里。我们迟迟早早要回去的,宋小姐还在这里继续生活。等我们走了之后,那阉货说不定会加倍向宋小姐报复回去。”

    元允中冷道:“他敢!”

    他身姿挺拔的站在院子中间:“让万晓泉给我滚回酒醋面局刷马桶去!”

    邵青哭笑不得。

    那万晓泉的干爹的干爹钱福才是酒醋面局出身,这个万晓泉是从直殿监出身。他从前也不是干刷马桶的活,是在保和殿扫地。

    如果不是万晓泉的干爹死了,钱福又和现在的司礼监秉笔大太监秦芳倾轧的太厉害,万晓泉也不会被丢卒保帅,跑到景德镇来做督陶官了。

    邵青只好道:“虽说把万晓泉弄走也是不错,但我们总不能一直帮着宋小姐……而且,我看宋小姐也不是那么没主见的。不如先看看情况再说。”

    元允中半晌都没有说话。

    *

    宋积云回到窑厂就召集罗子兴、项阳等人开会。

    几个人兴冲冲跑了过来。

    这段时间窑厂的生意非常火爆,他们都不用算,就知道今年的分红肯定比往年要多不少。可他们抬眼却看见周正拉垮着张脸, 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几个人心里“咯噔”一下, 都有种不太妙的预料。

    果然,没等他们坐下,周正已愤怒地和他们说起去御窑厂的事:“……分明是在针对我们窑厂。一年烧八千件瓷器,连给大师傅、学徒和窑工开工钱都不够,他们这是想逼死我们吗?”

    窑厂最宝贵的是技艺精湛的大师傅,没有丰厚的收入,短时间还好,大伙儿看着宋又良和宋积云的面子上会留在宋家窑厂,但时间长了,大家伙儿还要吃饭,肯定是留不住人的。

    到时候他们只有缩减烧瓷的规模。

    宋家窑厂肯定也就保不住景德镇数一数二的位置。

    “欺人太甚了!”众人非常生气,可也没有什么办法,不由都朝一直没有吭声的宋积云望去。

    宋积云见了,轻轻地咳了一声,指了各自面前的茶点,道:“大家坐下来说话吧!这也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众人分主次坐了下来,都有些垂头丧气。

    宋积云转了转手边的茶盅,这才笑道:“八千件瓷器,对我们来说,也不少了。”

    大伙儿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只有罗子兴心中一动。

    当年,有人看着宋家窑厂的生意好,趁着几位大师傅的契书到期,挖了不少人走,窑厂没人干活了,宋又良也是说类似的话,然后他们窑厂推出了玉瓷,参加御窑厂的竞标,在几年之内成了景德镇最大的窑厂之一。

    他不由道:“东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积云胸有成竹地倚坐在太师椅上,笑盈盈地道:“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再烧什么碟子碗啊之类的了,我们烧尺高的梅瓶,脸盘大小的供盘,双手抱不扰的花缸。”

    这些可都不容易烧。

    特别是双手抱不扰的花缸,给御窑厂烧,那就是龙缸。

    景德镇一年也烧不了两个。

    也就是说,他们放弃低端的市场,只做高端市场。

    账房里一下子像炸了锅似的:“我怎么没有想到?”

    “这个主意好啊!景德镇每年烧制的定制瓷不超过三千件,高档瓷不超过二万件。如果我们只烧高档瓷,八千件,那也相当于百中取四,和从前差不多。”

    周正立刻琢磨起来。

    他兴奋地对宋积云道:“东家,我算了算,我们每年能卖大约一千多件佛像,还有大约六千个名额,烧四千多个釉上彩,二千烧定制瓷,完全可以把窑厂支梭起来不说,收入还不会比往年差。我们还避开了大家都烧的日常青花瓷,不会夺其他窑厂、作坊的饭碗。”

    他“嘿嘿”地笑了几声,道:“我们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

    还在那里故意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道:“我都不知道是要愤恨他们好,还是感激他们好了?”

    大家儿都被他哄笑了。

    笑过之后,宋积云提醒他:“御窑厂可是说得明明白白,只准我们烧六千件青花瓷,二千件其他的瓷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