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四个崽崽的恶毒后娘 > 第73章 怎么这么好吃?
    李三爷的媳妇捻着荷花酥,心里琢磨着陆诗秀要搬来镇上这件事。

    她试探着问陆诗秀,“怎么好端端的,想着要搬来镇子上了呢?”

    虽然李三爷反复强调,自己和陆诗秀并没有什么暧.昧关系。但李三爷的媳妇心里依旧有些疑神疑鬼。

    按说陆诗秀一个寡妇,还带着四个娃,怎么就有这份能耐,突然就有了银钱搬来镇上了呢?

    这里头难道真没有自家那口子帮忙?

    会不会看上了人家的美色,借了钱给人家?

    李三爷的媳妇谨慎了起来,手里的荷花酥也放了下来。

    陆诗秀不慌不忙地说道:“大娘子也知道,我是靠摆摊子过活的。这日日从村子里,搬着家伙事儿到镇上,一天结束了,再把家伙事儿给搬回去。来来回回实在是麻烦。”

    “且不说晴天就麻烦,遇到刮风下雨的日子,那滋味更是别提了。可不出摊又不行,还有一大家子人等着我养活呢。这才想着,索性搬来镇子上,开个小食肆。这样一来,既有遮风挡雨的住处,又有赖以生存的手艺好施展。”

    李三爷的媳妇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她又问:“你想的的确是好,可镇子上的房子可是不便宜。你这样,买是买不起。打算租一间是吗?”

    陆诗秀点点头,“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来的。想托李三爷的关系,寻一处合适的宅子租下。到时候前面开食肆,后面住人。这样也能顾得上我家那四个孩子。”

    陆诗秀接着道:“这回不独我一个人搬过来。我家那死鬼,不晓得是得了什么天大的福气。竟然从悬崖底下爬出来,活着回家了。还遇着了他的两个兄弟。所以我家这回是一家七口人搬家。宅子也不能太小了。”

    陆诗秀低头笑了一下,“他那两兄弟还没成亲,以后兴许会一大家子人住一起。宅子小了,就住不开了。”

    李三爷的媳妇这回是真的放下了心。她重新捻起了荷花酥,咬了一口。流心蛋黄的馅料从缺口处缓缓溢出来,口腔里香甜软糯的馅料让她沉醉其中。

    “这荷花酥的馅料是怎么做的?怎么这么好吃?”

    李三爷的媳妇不仅惊讶道:“我从来没吃过这种馅料的点心,你到底是怎么做的?”

    陆诗秀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可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独门绝技,轻易不能告诉别人。她还指望着,自己可以靠这个能赚上一笔呢。

    陆诗秀说道:“这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馅料。主料用的是蛋黄,用了一种秘法制作出这样的流心蛋黄。不知道大娘子觉得合不合口味?往后我打算先卖一段时候,看看受不受老饕们的欢迎。”

    李三爷的媳妇一听,就知道自己得不到陆诗秀的馅料配方了。

    她有些不高兴,但很快就把这种不高兴给抛到了脑后。毕竟陆诗秀搬到镇子上后,与他们家必定常来常往,要让他家帮忙的地方好多得是。到时候,有什么好吃的、新鲜的吃食,陆诗秀一定会给自己捎带一份。

    有的吃,还不用自己动手做。李三爷的媳妇觉得这买卖更划算。

    “这点心我倒是挺喜欢的。回头你要真开始卖了,我倒是可以让相熟的一些手帕交去捧场。”

    李三爷的媳妇本性并不坏,想通后,就为陆诗秀分析了起来。

    “不过你还需准备别的吃食才行。你这荷花酥虽然做的精致,但却只能受到不怎么出门的闺中妇人喜爱,还有小孩子也会喜欢。可真正家里头掌事儿的,都是男人,怕是卖不大好。”

    陆诗秀点点头,“大娘子说得有理,我都记下了。”

    李三爷媳妇说的这些,陆诗秀早就想到了。只是她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好,究竟应该给自己的食肆拟什么菜谱。

    至于这小小的荷花酥,不过是她打算前期食肆还未开张时,接着去摆摊的时候,为食肆打广告用的。陆诗秀还另外琢磨了一些新吃食,预备到时候一并用来打广告。

    李三爷的媳妇看着冷漠高傲,其实并不难打交道,在陆诗秀的刻意殷勤下,两个人相处地很愉快。

    时间渐渐过去,李三爷依然没有回来。

    李三爷的媳妇主动说道:“这样,今儿个日头也不早了,你怕是还得赶回去吧?在镇上租房的事,我已经记下了,等三爷回来,我就同他说。你明儿个再来一趟,我让他特地在家里头等你。”

    陆诗秀很是惊喜,没想到李三爷媳妇竟然帮忙帮到这个份上。她赶紧向对方道谢。

    陆诗秀的确有些心急想要离开,不过她并不是想要回家。而是带着新制作的荷花酥,去了一趟怡和饭馆。

    她是算好了日子的。今天章家小少爷和章彦涵都会在怡和饭馆。

    每逢初一十五,都是章家怡和饭馆的试吃大会,就是为了能在下个月推陈出新,拿出新菜。否则只靠吃老本,是无法在谢阳镇上有一席之地的。

    陆诗秀特地挑了十五这一天过来镇子上,为的就是让他们也尝尝自己做的流心蛋黄馅料的荷花酥。她相信,凭章彦涵他们的嘴刁程度,还有眼光,一定知道这种馅料有多么地重要。

    小二过来告诉章彦涵说陆诗秀来的时候,楼上雅间的几个人都有些不太相信。

    “不是说陆小娘子最近忙活着家里修旧宅的事,连出摊都没出吗?怎么就过来了?”

    “可不是吗?上回我在镇上见着她,还看她四处选购建房材料呢。”

    “听她说,是故去的相公得了天大的福气又回来了。”

    “这倒的确是一件大事。而且闻所未闻,我从未听说有人掉落悬崖后,还能再活着回来的。”

    雅间的人对陆诗秀近来的经历充满了好奇,在雅间纷纷窃窃私语。

    陆诗秀挎着小篮子,轻轻提着裙裾上楼,在小二打开雅间大门后,走进去,向里头众位行礼。

    “今儿个我是冒昧打扰了。”

    章彦涵连连摆手,“陆小娘子说的什么话,无论什么时候,你来怡和饭馆,都绝不会是冒昧打扰。”

    他看着陆诗秀挎着的小篮子,心知陆诗秀绝不会无事登门,一定是又做了什么新鲜的吃食。想起上回吃的那些卤味,他的舌头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不知道这一回,陆诗秀还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陆诗秀掀开篮子上盖着的粗棉布,将里面的荷花酥取出来,一人面前摆了一个。

    “这是我的新作,流心蛋黄荷花酥,还请众位品鉴一番,提提意见,好让我下回做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