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医妃她从末世来 > 第一百三十四章:落水的青穆
    …

    陆君昊沉默了,看向这自信的大女儿,这丫头根本是想把府里的大权全部收入掌中,变相要回她母亲的嫁妆,这真是他那个废物女儿吗?陆君昊浑厚的声音响起,“为父不同意又当如何?”他现在都气不出来了,这个大女儿总是能把他的怒气挑起。

    陆晓蕾挑眉,这个父亲竟然没生气,真是意外,“父亲不同意也没关系,想必现在的生意已经很惨淡了吧?女儿可是听说拍卖会要开了,那柳家可以准备了五十万两拍卖古董呢!”

    陆君昊眼睛眯起,“你说柳家要拿五十万两拍古董?你从哪里知道的?”

    陆晓蕾却疑惑道:“父亲不知吗?京城都传遍了啊!”她就是知道父亲这段时间忙的根本就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真是蠢,竟然被后院的人耍的团团转。

    陆君昊面色彻底黑了下来,看向管家,眼里的意思很明显。

    管家面色一怔,忙行礼下去,去查证。

    “你俩坐下吧。”陆君昊只说了这一句,就沉默下来,手敲击桌面,让人看不出想法,只是他脸色阴沉的模样,代表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陆晓蕾刚刚去清华居,祖母依旧不待见她,只是简单问了句,就让她回了。

    陆晓蕾也是无所谓,早就知道她做的不论多少,也得不到她这祖母的好话。

    她把从慈恩寺求来的平安福递给孔嬷嬷后离开了。

    管家进来俯身禀告着。陆君昊脸更黑了,“我同意你们的条件,不过你们要是挣不到五十万两,以后便都听我的安排,不可违抗!”

    陆晓蕾笑了,“父亲放心,女儿定让家里产业蒸蒸日上。”

    陆君昊嗤笑,蒸蒸日上?“你们只要别丢了左相府的脸就行。”

    陆晓蕾很有自信的夸道:“父亲放心吧,就算我不行,还是有大哥,毕竟大哥可是将军呢!”

    陆君昊半信半疑的看着陆青柏,有些怀疑,这个儿子脑袋有那么好吗?”

    陆青柏被看的尴尬,轻咳一声,起身道:“父亲,想必您也累了,我们刚刚回府,妹妹也要好好休息,毕竟受了惊吓。”

    陆君昊点头,“今天就让你们休息一天,明日在开始,还有杜府的事,柳氏必须跟着,你们不许丢脸。”

    陆晓蕾点头,给了大哥稍安勿躁的眼神,“父亲,那就让柳姨娘跟着吧,只要柳姨娘不给父亲丢脸便好。”起身行了礼,同陆青柏离开了书房。

    陆青柏刚出书房就问道:“蕾儿,为什么要柳氏跟着!”

    陆晓蕾只是神秘一笑,“大哥,你便等着吧,看柳氏如何出丑!”

    陆青柏疑惑的看着她,却也没问,毕竟自己妹妹,他还是相信的。

    陆晓蕾到了夕颜阁门口,丫鬟们都激动的跪在她身边,于嬷嬷也很高兴,秋月上前高兴道:“大小姐,您回来了!太好了!”

    秋黛也道:“是啊!大小姐,您不知道,这两天柳姨娘被放了出来,还来找过小姐呢!”

    “那赵姨娘可来过?”陆晓蕾柔声问她。

    李广抱拳行礼道:“回大小姐,每日都来,今天也是刚离开。”

    陆晓蕾点头,对秋梅道:“你去找她来吧,就说我回来了。”

    秋梅行礼,才离开。

    陆晓蕾坐在主位上听着秋黛和秋月说这两日府里发生的事。

    当她说道陆青穆掉下水时一惊,不过还好,被人救起,看了大夫。

    陆晓蕾心里有些不放心,决定下午去看看。

    看样子是柳氏下的手了,府里的丫鬟知道柳氏平安出来,自然觉得柳氏又可以一支独大了!真是可笑。“父亲可说了什么?”

    秋黛摇头,相爷只是说让人看大夫,没有做什么太过击的事。

    陆晓蕾皱眉,不可能啊,青穆可是父亲最小的儿子,虽没有陆青枫受宠,但父亲也不会如此不在乎他这个小儿子的!

    现在陆晓蕾更不敢休息了,起身道:“你们下去吧,于嬷嬷和秋夏跟着我去看看!”

    秋黛同秋月离开了,陆晓蕾面色严肃,她觉得不对。

    “大小姐,您不用担心,媚姨娘不会看着她的儿子不管的。”于嬷嬷不忍心看大小姐如此,便宽慰道。

    陆晓蕾叹气,“我知道媚姨娘不会不管青穆,我怕她是没法管。”

    “柳氏出来,必定会暗中警告,陈姨娘根本不重要,就剩下赵姨娘和媚姨娘了。”

    于嬷嬷暗自心惊,“大小姐是说,柳姨娘会对付媚姨娘?”

    陆晓蕾点头,“于嬷嬷,这两日除了柳氏和赵氏,还有其他人来吗?”

    于嬷嬷不明白小姐为何又问这个问题,刚刚秋黛她们已经过了,刚要点头,却突然想起来心漪偷偷趴在门口,看到柳氏来后就跑了。

    陆晓蕾暗自思考,总觉得不对,为何心漪要偷偷趴在门口?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三人到了“彩霞园”见门口连个侍卫都没有。

    直接走进去,便见到媚姨娘坐在窗边,面色也是苍白,担忧的看着穆儿,时不时为他擦拭。

    心漪看到门口来人,连忙跪下来,“大小姐!”

    心慧听见也跪了下来,“大小姐!”

    媚氏抬头眼里无神的看了眼陆晓蕾,也没说话,也没行礼,呆呆的坐在床边。

    陆晓蕾惊讶看着媚姨娘,怎么几日不见,变成这样!连忙上前看向床上躺的青穆,同样面色苍白,要不是胸口起伏,真觉得他没救了,这可不是好事!连忙为他把脉,快步上前,“秋夏,快准备纸笔,再晚一些,就没命了!”

    心漪连忙起来,“奴婢知道纸笔在哪。”

    秋夏也着急,穆少爷这么可爱的人,怎么能如此苍白的躺下床上。“快取来!”

    心漪爬起来,快步走到内室,拿来了纸笔。

    媚氏这才有些反应。激动的抓住陆晓蕾的手,“你说我儿子还有救?真的吗?大小姐?”

    陆晓蕾手腕被抓的疼,看着媚氏激动的眼睛,低声安慰,“媚姨娘,放心吧,我不会让青穆死的。”

    媚姨娘这才大哭起来,跪在地上,磕头道:“谢谢大小姐!谢谢!”说完看着躺下床上虚弱昏迷的穆儿,又大哭起来。

    仿佛把这两天不可说出的哀伤,全部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