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阴阳圣帝 > 第七章 “战争机器”
    “你……你没事?”老者呆呆地看着风痕,之前那种攻击,就算是一般的宗门长老直接被击中也会受伤,而看风痕的样子,分明是……毫发无伤!

    而且他刚刚居然顶着变异人往上冲的力量将它击飞,这种力量是怎么回事?还有他瞬间出现在变异人和死字之间的那种速度……

    “你……到底是什么人?”老者第一次用有些严肃的语气和风痕说话,现在,在他的眼里,这个极其不寻常的少年似乎比变异人更加奇怪。

    风痕笑了笑:“前辈不用紧张,晚辈并非是隐藏实力,也并非是恶徒,这一切,可能与我的气属性有关。”

    “你的气属性?”老者一愣,这一点他倒是忘了,如此不平凡的少年,气属性很可能是稀有属性,想到他那诡异的速度,老者猜测有可能是能够跨越空间移动的空间属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超能学院可一定得招揽他!想到这里,老者看向风痕的目光隐隐有些期待。

    看出了老者的期待,风痕笑着摇了摇头,道:“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晚辈的属性并非是那些稀有的空间或时间等属性,而是单纯的速度和力量。”

    “速度和力量?”老者一愣,他还第一次听说有这种属性。

    “没错,晚辈可以运用体内的气,强化自身,短期内获得爆发性的速度和力量,一但体内的气耗尽,这种强化也就消失了。”

    老者缓缓皱眉,速度和力量,古往今来人们只能通过提升实力来提高速度和力量,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属性的人。

    “那你刚才受到攻击为什么没有事?莫非你还能强化自己的防御能力?”老者问道。

    “这个……晚辈也不是很清楚,自从觉醒了属性后,晚辈的身体和皮肤似乎变得比较耐打。”风痕道,自从觉醒了属性后,他的皮肤变得非常坚韧,有一次他试着用刀子划了一下皮肤,结果连道痕迹都没留下。

    “等等,你是说……你不用气来增幅,什么都不干,就有这么强大的防御力?”

    风痕点了点头。

    老者抽了一口凉气,心中骇然,速度和力量,意味着灵活和强大的攻击力,而他的防御力又这么强。

    一个有些荒诞的想法突兀在老者心中产生,强大的攻击和防御,就像是最强的矛和最硬的盾结合再一起,而飞快的速度又意味着可以快速地攻击和防御,这种种特征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为战而生的战争机器一样!

    不过老者马上就收起了这样的想法,对方只是一个少年而已。

    缓缓平复了下心情,老者刚想开口再问点什么,一声巨大的吼叫从刚才变异人落地的方向传来,只见变异人从深坑中冲天而起,再次飞向死字的方向,老者一惊,连忙控制住阵法,对风痕喊道:“小兄弟,麻烦你牵制一下这个怪物,它的力量强度已经超过了阵法束缚的力量,我们必须一点一点将它的生命能量耗干!”

    风痕点了点头,运转力量纵身一跃,再次出现在变异人头顶,一拳轰出,这时变异人也出爪相迎。

    风痕的力量再强,但修为境界还很低,力量上限不会很大,刚才也是突袭才将变异人击飞,此时和变异人的爪子正面碰撞,必然不敌,被轰飞很远,不过变异人前冲的身形也被反冲力止住,老者连忙注入力量加强束缚之力,变异人又被阵法拉向地面,同时生命能量又被吸收了一部分。

    变异人愤怒的吼叫,但毕竟只是个不会思考的行尸走肉而已,不懂得攻击操控阵法之人的道理,它只知道谁攻击它,它就攻击谁,之前攻击风痕是受到了对方冰冷的眼神的刺激,而现在,是天空上的死字不断吸收它的生命之力,于是它再度冲起,飞向死字。

    此时风痕也赶了回来,再次与变异人碰撞,不过变异人的生命之力已经被吸收了很多了,力量也随之下降了很多,对阵法的抵抗力也随之下降,阵法的束缚力再加上风痕的力量,再次让它砸了回去。

    如此来来回回数次,变异人体内的生命之力终于消散一空,整个身体站在地上一动不动,仿佛一棵大树。

    见状,老者松了一口气,收回阵法,取出一个白布状的东西将变异人包裹成了一个茧状的物体,这是特制的白布,能阻隔外界能量的涌入,防止变异人从外界吸收生命能量。

    风痕迎面走来,衣衫有些破损,头上些许汗水,看起来刚才消耗不小,不过眼神依然明亮坚毅。

    老者看着他,目光中露出赞赏:“呵呵,此次多谢小友了,否则,老夫怕是会付出一定代价了。”

    风痕拱了拱手,道:“前辈言重了,晚辈只是教训自己想教训的东西罢了。”

    老者哈哈一笑,眼中赞赏之色更浓,他伸手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小友,日后如果对超能学院感兴趣,有此令牌,无人敢找你麻烦。”

    风痕也不矫情,接过令牌。

    “多谢前辈。”

    老者高兴地点了点头,既然对方要了他的令牌,那么应该是打算去超能学院的,对于这样一个特殊神秘的少年,他十分期待。

    老者印法一掐,光幕涌现,他一把将变异人丢了上去,转身对风痕道:“走吧小友,我带你回去。”

    风痕点了点头,这次他消耗很大,没有拒绝。

    待二人走后,某处空间扭曲了一下,一个黑影显现出来,他全身被黑气包裹,根本看不清身影。

    “有意思。”一个邪魅的声音传出。

    ……

    将风痕放于结界前,老者一挥手解开了结界,“小友,老夫需要赶紧将变异人送往暗隐塔,就此告辞了。”

    风痕拱手:“前辈,后会有期。”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身影飞向天边。

    风痕转身,刚走进屋子紫墨就扑了过来,“哥哥!你回来了!坏人打跑了吗?”

    风痕揉了揉她的头,笑着道:“当然。”

    “嘻嘻,我就知道哥哥最厉害了!”紫墨甜甜地笑道。

    风痕捏了捏她的小脸,抬头看见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过来,那是贾真的父母,他们已经醒了一段时间了,一切的经过紫墨已经告诉了他们。

    “叔叔阿姨放心吧,之前欺负你们的人已经被抓走了。”风痕笑着道。

    男人面相随和,感激地看着风痕道:“小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啊!”

    女人在一旁也留下了感激地泪水,她回头看了看熟睡的贾真和甄假,然后又看向风痕,道:“小兄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的着我们家的地方,尽管开口。”

    男人也重重地点了点头:“是啊小兄弟,我们家虽然是小门小户,但是只要能帮到你们,我们一定竭尽全力!”

    风痕笑了笑:“叔叔阿姨言重了,我这人天生就看不惯那些恶人,出手教训教训而已,叔叔阿姨不必如此,如果以后真有需要帮忙的,我会开口的。”

    他知道不这么说对方反而会过意不去,况且,他还真有件事需要贾真父母帮忙。

    在贾真父母的目送下,二人离去。

    风痕牵着紫墨的小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此时已是夜晚,繁星点点。

    “哥哥,我要进入超能学院了,哥哥也去陪我好不好?”紫墨一边任由风痕牵着,一边抬头看向天空的星星,问道。

    “那你雪姐姐怎么办?”风痕笑着问道,尽管已有打算,他还是故意逗逗紫墨。

    “嗯……呜……”紫墨想了想,然后委屈地瘪着小嘴,她也不想留下雪姐姐一个人。

    看着她那可爱的模样,风痕哈哈大笑,刮了刮她的鼻子:“逗你呢,放心吧,哥哥自有打算。”

    “真的吗?”紫墨大眼睛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了,我怎么会丢下紫墨一个人呢,哥哥还要去保护你呢,等到了那儿要是有人敢欺负你,我把他们都打跑!”

    “嗯!我相信哥哥,哥哥到了哪里都是最厉害的!”